第九話

-------------------------------------------

藍悅君,一個很熟悉的名字。

說不出在哪聽過,亦講不出在哪見過,總之這個名字就是深深印在我腦海裡……

但現在殺了阿惠和阿峰的「兇手」就在眼前,我怎可能放任不管?



我擋在阿惠面前,面對著眼前這個造形恐怖的阿君,我沒有半點害怕。

「你點解要殺左佢地?」我緊盯著阿君說。

「因—為—你—講—過—下—世—要—同—我—做—戀—人。京—介!你—快—D—記—起—啦!!」阿君的四肢不規則的扭曲著,看上去十分詭異。

「我唔係咩京介,我叫唐京!我依生依世都只會愛馮曉惠一個!就算佢死左我都一樣咁愛佢!」我用堅定的語氣說,阿君詭異的笑了一聲,然後慢慢消失。

我鬆了一口氣,豈料桌上燭光突然被一陣風吹熄,一把極高分具的女聲在空氣中好像憤怒的咆哮:「七—日—後—我—就—會—同—你—結—婚,你—走—唔—甩—架—喇。哈—哈—哈—」



七日?我管你的,總而言之我保護到阿惠就好了。

「阿惠…對唔住,你生前我保護唔到你…而家我先黎保護你…會唔會太遲…」我對著阿惠虛弱的身影說,阿惠好像輕撫了我的臉道:「傻…我…冇…怪…」

環境一片漆黑,我已經再找不到阿惠在哪裡,只是依稀感覺到她的存在。

我合起雙眼,幻想著阿惠就在我身前。

我的雙手,好像抱住了阿惠,當我張開雙眼時,終於能見到阿惠的樣子,展現在我眼前。



「阿惠…我…」

「唔…s…講…,我…永…愛…」

阿惠,你的意思是永遠愛我吧?我也是。

我將嘴唇慢慢湊到阿惠處,我感受到阿惠微弱的氣息流動,我知道…我終於可以吻到阿惠。

「走…拜…」阿惠慢慢地被一道風扯走,就像是不能久留此地似的。

看著空洞洞的房子,我躺在沙發上,感受阿惠殘留的氣息…漸漸地,睡了過去。

---------------------------------------------

翌日一早,我被陽光照射得夢醒過來。



天空,一片蔚藍。

我記得阿峰曾經說過,待我和阿惠結婚後,他就會正經找個女朋友,然後快快結婚,之後四人一起去冰島旅行。

阿峰…你這混蛋,怎麼比我先行一步啊!

到底你為什麼要跳樓啊!告訴我啊!

「叮—」短訊聲響起,我打開手機,是一個不明的電話號碼。

                             『阿京,作為你一世既兄弟,好對唔住,我先行一步。』

咦?阿峰?



對於靈異事已經開始適應下來的我,已經沒有驚訝的感覺,反而想把握機會,再與他們講一句…見一面。

我:『到底點解你會跳樓?』
 
阿峰:『你要小心,你細個果陣係墳場度見到果個阿君,係今世既藍月君。佢只係想同你一齊…但上一世既藍悅君,係想拉埋你同佢冥婚。自己小心。』

我:『我可以點做?』
                          
阿峰:『去搵梁正,藍悅君怨氣太重,佢想殺人,係非常簡單既事…殺李氏夫婦、阿惠既係藍悅君;但而家藍月君已經開始同上一世既藍悅君有接觸,如果兩個一齊出現既,真係神仙都搞唔掂。』

我:『我而家去搵梁正,總之我一定會還你地一個公道。』

上一世?今世?怎麼連前世今生都搬出來了?

但即便如此,我也得要找梁正,昨晚的應該是藍悅君,她給予我的壓迫感比藍月君更大,加上她的語氣,應該肯定會在阿惠頭七回魂那天來找我冥婚的。



換言之,我只剩下七天時間。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