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話

--------------------------------------------

我、梁正、剛仔開始拔足狂跑,我朝著小時候玩捉迷藏的墳場處跑去,路程並不遠,但感覺卻很大距離。

「剛仔,記住唔好望轉頭…」梁正話沒說完,剛仔已經大叫:「救命呀!救我呀!」

我轉身一看,嚇得差點失禁。



近十多隻身穿白袍的女鬼捉住了剛仔的腳,把剛仔絆倒在地,慢慢的拖行到一個黑洞處。。

「阿京!用你把刀劈佢地!」梁正說罷,亦甩出掛在身上的桃木劍,與我並肩一起跑去迎救剛仔。

我越來越接近這些鬼魂,緊握著武士刀的我,沒有一絲猶豫,就砍向那些白袍女鬼處。

我的刀勢大開大合,將那些女鬼瞬即趕走,梁正則是在我的掩護下,將剛仔由鬼門關拉回來。

「符上面既紅色硃砂掂到鬼之後會甩,自己留意下,依把刀主力對付藍悅君同藍月君。」梁正雖然口裡這樣說,但我看眼前的情況,似乎不容許我留力了。



本來十多隻女鬼消失後,換來的,是更多的遊魂野鬼,衝向我們三人處。

「跑呀!」梁正喝道,我和剛仔立即狂跑,但見梁正將一樽童子尿灑向那些遊魂野鬼處,卻只能阻止他們的速度,並不能壓抑他們的怒火。

梁正轉身就跑,未幾已經追上了我們。

我一齊跑,終於跑到那個墳場的入口。

在墳場的入口,站著一個人。



是阿峰。

我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阿峰,雖然他的外表是維持著死狀,但我卻沒有感到害怕,我知道,他是來幫我的。

「阿京,快d去啦。依堆友等我黎。」阿峰點了點頭道,我自然的微笑起來,果然,即使他死了,我們的感情依舊,沒有動搖。

我與阿峰來了個GIVE ME FIVE後,帶同梁正、剛仔,一起走入墳場位置,至於阿峰…則是為我們抵著這群遊魂野鬼……

在墳場裡,意外地不見任何鬼魂,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似的。

我對兒時的印象漸漸清晰,加上藍月君曾經說過,她的「家」被很多東西壓住了。

「附近有冇工地?」我剛問完,梁正就指著一個位置說:「果度,本身諗住起一個火葬場,但係因為依度太猛,所以後尾荒廢左。」

「係果度喇!」我跑向那個工地處,一直跑…跑了近有五分鐘吧?依然好像是原地踏步的。



「點解會咁既?」我停下腳步,暫且喘息一下。

梁正點起枝煙說:「果然,依度應該係藍月君既墳頭附近,佢而家擺明玩緊我地,我地已經入左佢既結界。」

我拿出iphone,連訊號都沒有。

「阿君,你出黎啦,我黎左喇。」我行前一步,感到一陣寒風吹過。

「大獲,今晚係月圓之夜!」梁正突然說,我看了看上面的月光,慘白的光芒照到墳場處。

我再回過神來,看向工地處,驚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藍月君…你終於也出現了。



「阿君…我係阿京呀,我黎搵你喇。」我慢慢走近藍月君,藍月君亦開始飄過來。

我緊握著武士刀,一直等待著一個機會,一舉將藍月君刺個煙消雲散!

「阿—京—!」藍月君詭異的笑起來,笑著笑著,她笑得很「燦爛」…不,是撐爛。

嘴巴完全裂開,露出長長的紫色舌頭,慢慢飄過來。

「阿君…」我走前一步,與藍月君只有一步之遙。

「係時候喇!」梁正將一樽童子尿擲到地上,藍月君頓時中招!全身冒煙!

「阿京!快呀!」梁正吼道,我舉起武士刀,一下就將武士刀刺在藍月君身上。

藍月君用不甘的眼神看著我,那一刻,我竟然有點悔意、內疚。



童年戲言,變成現在干戈相向的景況……現實,真殘酷。

「京…我—都—只—係—想—幫—你—走—姐…」藍月君變回當年的漂亮姐姐,我的手開始發軟,有種莫名的罪疚感湧上心頭。

「你—要—小—心,藍—悅—君—同—日—本—兵……」藍月君開始慢慢消失,我看了看武士刀,那些硃砂已經甩得七七八八了。

「殺了他——」我聽到一群人怒吼,好像在說日語。

我、梁正望向聲音的音源,心裡都涼了一截。

如果沒有刺「死」藍月君,或許她現在能幫到我…逃。

「快d走向工地果度!」梁正的說話將我和剛仔拉回現實,面對著眼前數以百計的日本兵怨魂,就算我們再勇敢,也只會送死。



我們一路跑向工地,就在工地附近之時,誤踩「陷阱」,跌入一個近五米深的地洞。

「阿京,冇事丫嘛?」梁正問道,我拍了拍身上的沙說:「冇事。」

「剛仔呢?」我問道,此時,月光終於照射到這裡來。

我看著眼前的景像,快嚇得瘋了。

眼前的,是一棟古式建築,上面寫著「藍家」。

而在牌匾處,吊著一個人和兩個寫著「冥」字的燈籠。

那個人,就是剛仔。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