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中學 - 井字型捉迷藏

果時應該係中三,放左學,我地三條友過左去愛民邨x民樓d樓梯口到hea下吹下水。
其中有個friend超健,你知啦,青春期,總係情緒波動嘅。
又可能係受浩南哥影響,超健成日都扮憤世,扮火爆。

 我同另外個四眼friend就純粹係樓梯口hea下睇漫畫,佢就成日響隔離煲煙吐口水,
其實我地都唔明,佢做乜跟埋黎,好心佢上去水庫球場跟人啦。
(註:煲煙吐口水,原來即係大煙炮…)



期間,佢講佢響出面撩人打交嘅事蹟,我同四眼friend都係「哦哦哦」咁啦。
佢有佢講,我地有我地睇亂馬1/2。果時睇亂馬,有少少算咸咸地嘅漫畫, 所以成日要柄埋睇。

 佢繼續講講講。

 忽然間,有一把細佬仔聲傳過黎: 「捉我吖。」

我地三個同一時間,好清楚咁聽到,不過,就唔係好分到係男定女聲。

 我地向上一層既樓梯望上去。



 無野。

 呢一句聲打斷左超健嘅大事典,佢即刻望望後面樓梯,大叫左句: 「邊撚個玩野呀?」

「你咪理人啦。」我同四眼同學都不以為然。

 之後上邊再傳黎多一聲細佬仔嘅 「嘻嘻」聲。

「表!好玩呀?」 超健一支箭衝左上去。



 我同四眼同學對望,無理佢。

四眼同學仲講:「佢咁好打,轉頭就落返黎啦。」

我地就繼續早乙女喇。

 睇下睇下,差唔多八、九點,天都黑曬。

 我:「喂,去左邊呀佢?」

四眼:「自己閃左?」

我:「咁…我地都返去喇。」



四眼:「好,聽日拎埋十三,十四…」

就係我地企起身,打算走嘅同時,樓上傳黎好大聲: 「嘩呀!」

我同四眼都知道,係超健把聲。

 於是,我同四眼就衝上樓梯睇下啦。

一上去轉彎出去,就係大家都一定見過嘅井字型格局,即係四四方方,四面都係單位,
一出門口,可以申個頭出圍柵望落地下果種。

 我地企響呢層,四眼不斷叫住「超健…超健…」 咁行左一圈,逐家門戶經過, 並無發現。

 四眼行返黎果陣,佢指指上層,示意再上去搵,我點點頭。



 當佢從我身邊經過嘅時候,我一眼望曬前面直排單位,
我見到走廊盡頭最尾一個單位門口,企左個著校服嘅細佬仔,
雙手攬住個書包,應該係小一果d年紀,
木無表情,隻眼擘得好大,望住我地呢邊。

 無理會,我跟住四眼又走多一層,上到去,
我又係企響到睇住,佢就如常兜個圈,周圍睇下咁。

 同一樣,佢並無發現,走過黎,指指上層。

 佢個身行過黎果陣係遮住我面前嘅視線嘅,而佢一行過,
我又再次睇得返,前面走廊嘅一排排單位。

 而我再一次,見到果個細佬哥。
 


同一個著校服,攬住書包嘅細佬哥。

今次唔係響最尾個單位,今次係企響,尾二果到。

 同頭先一樣咁,望住我地…

 嘩!我心知奶奶地嘢,擰轉頭就跑,四眼已經上緊樓梯,我尾隨跟去。

 如是者,又係一樣,兜個圈,四眼乜都無發現。

 而佢行返黎果陣,其實今次我可以自己行先,但係果下又有d好奇心作祟,心諗唔會咁呀化?

等到佢又經過我身邊,我向走廊望去…

 係真嘅。



 同一個細佬仔,企得愈黎愈接近我,後尾數上黎第三間屋門口。

 望住我。

 木無表情。

 眼睛撐得好大。 

我呆左企響到,當時情況係,一條直走廊只有五個單位,
我即刻就諗,再上多一層,個小朋友會唔會就差唔多面對面架喎…

 我響樓梯口拉住四眼。 「喂!唔好搵喇,落返去先啦!」

「吓?做咩呀?」

「走喇!走喇!」

佢見到我慌室室咁樣,都已經知咩事。我地無講咩嘢,兩個人直衝返落樓下。
順帶一提,愛民邨d後樓梯做乜成日都壞光管咁,
有d樓層黑媽媽,有d就成支白光管閃下閃下咁,好得人驚。

 我一面跑,一路驚。心諗如果響其中一層兜口兜面見到個細佬企左響到點算。

想着想着。 「嘩!」

突然,其中一層,真係有個人影閃出黎,響我同四眼隔離。

一齊跑。

係…超健。

「喂你咩料…?」四眼講到一半,見到佢果樣,即刻窒住唔出聲。

超健驚到好似面無血色咁,一味向下跑,發狂咁跑。

終於跑離現場,我仲記得我地跑到出大牌檔個小巴站外面,先識停低落黎。

大家都上氣唔接下氣。

超健成頭大汗,手都震曬,點左飛煙,係咁吹…

對於頭先個細佬哥,我仍然歷歷在目,我仲諗緊,如果真係再上多一層,會唔會…

我已經不由自主咁諗到果個毛骨悚然嘅畫面。

「要唔要?」超健遞左飛煙過黎。

「好d?」

「好d。」

就係咁,我吸左人生中第一口薄荷萬寶路。(利申:已戒)

之後,大家講返。我就叙述返頭先每上一層都見到同一個攬書包校服小朋友。

而超健呢,佢話一開始佢追上去,一直有把聲笑住話, 「黎捉我吖…黎捉我吖…」咁,
佢就唔順氣,狂追上去,都唔知自己行左幾多層,
突然去左一層,發現四邊全部單位門口,都密密麻麻貼滿曬一張張嘅黃紙符。

唯獨有一間,走廊位轉角果間,大門開左,淨係落左閘,
佢見到,屋裡面透出一撻撻紅色嘅神台燈。
而紅色燈光映照下,佢依稀見到一個個類似動物面孔嘅輪廓從閘裡面望出黎。

佢即刻就想拔足而逃,一擰轉身,衫腳感覺被人大力扯左一下。

佢停住左腳步,擰轉頭,望向自己衫腳…

雖知道,要完全見得囇自己後面衫腳位置,係要大幅度作扭腰嘅。

佢都心知不妙,慢慢咁擰轉,望落去。

好慢好慢。

佢見到個細佬仔兩隻手抆住佢個衫腳,兩隻腳凌空,就好似小朋友爬樹咁。

癡住係佢衫腳到。

「黎捉我吖…」小朋友抬起頭,望住佢,笑。

「嘩呀!」 超健亡命狂跑,之後跑跑下就見到我地喇。

唔…

「咁你呢?」我地轉向四眼friend問。

「吓…?我?無呀…我乜都見唔到喎…哈哈…夜喇…返去喇…哈哈…」

「你真係好彩!」

第二日返到學校,四眼先同我地講返:

「其實琴日你地猛咁係度講講講…你地形容果個校服細佬哥…
就正正係你地後邊個千鞦架到,搖下搖下咁聽住我地…」

「呃…」 無言以對。

之後嘅我地都好少去樓梯口睇亂馬喇,超健亦都好少放學同我地hea,
過左一排,佢好似都真係成功加入左社團,有同學見到佢響旺角賣二手書,成身佛牌。

雖然都無再出現過同類型事件(wood已touch),但係而家我講返起,都仲仍然好記得…

當日,果個同我地玩捉迷藏嘅小朋友,

個樣…

有幾恐怖。





捉迷藏    參考圖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