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洗頭

細過去市政局公共泳池游水 (唔講邊個池喇,就黎夏天,大家都要去游水架嘛),
果時應該係黃昏六、七點到,打算游完返屋返食晚飯咁樣樣。

一路無乜野,扮完一輪方力申過後,累賴賴入去更衣室到沖涼。

果陣更衣室無人,有去過公眾泳池嘅朋友都知,沖涼果d位係一格格嘅,我入左尾二果格,咁就沖啦。

開水,照頭淋。



一pat洗頭水撻上頭,瞇埋眼,就洗喇。

突然,聽到出邊有把女人聲響到唱歌。

唱咩歌就聽唔到,淨係聽到好似係度哼緊d音咁。

我心諗,喂,清潔阿姐,有人呀,咪洗地住啦。

當時成頭都係皂液,仲瞇住隻眼,阿姐仲變本加厲,愈哼愈大聲,


直頭好似行到入黎沖涼果位到咁。

我拿拿聲摔摔塊面,擘大眼,望出去。

淨係見到空空如也嘅一格格沖涼間。

…阿姐走左。

睇怕都係阿姐諗住入黎洗地,然後見到我沖緊涼個露了樣,唔好意思咁渣渣臨出返去。



果時我係咁諗。

無理會,再沖。

當我一瞇埋對眼再繼續向頭頂沖水果陣,我再次清楚聽到…

有把聲,係到唱歌。

而且距離我好近,好近。

近到…就好似企左響我個格出面咁。

而果種歌,d音係好舊好老土果種聲。

我唔想咁形容,但係黎到今時今日諗返,咁形容又真係好貼切。


佢就好似放慢版唱江阿姐首<經過那些年>果種感覺。

一個字一個字咁哼…

經.過.那.些.年.

尾音好長,好淒怨,好扭曲咁。

逐字逐字鄧出黎。

當然,exactly佢唱緊咩野詞,我真係聽唔到,
只係大概比喻到你聽,當時果把聲就好似呢一種感覺。

哈哈,你可能話覺得笑左?



Ok 嘅,當你一個人係公眾浴室瞇埋眼洗頭果時,
有d咁嘅聲係你好近嘅側邊傳過黎,
唔係唱機,唔係手機,唔係其他泳客係隔離,
你一擘大眼,乜人都無,完全寂靜一片,
靜到只係聽到冷氣機聲同d水聲,
你笑得出,係大膽嘅。

我就無咁威喇,我當時都開始意識到唔多對路,
即刻就澎澎聲狂fe走曬d泡,快手走人。

好彩沖身期間都無乜野,快手熄花灑,然後快手抹身。

但係更加恐怖離奇嘅野,係抹身呢度出現左。

而家講返其實我都不其然有d震震地。



我拎起條大毛巾,抹頭頂果陣,條毛巾一垂落黎遮住塊臉果下,
我清楚感覺到有隻手從後拍左我右邊膊頭兩下。

答。答。

實實在在咁,有隻手,拍左我兩下。

我梗係即刻擰轉頭望啦,奶野啦,一回頭,仍然都係空空如也嘅沖涼間。

一個人都無。

但係頭先,我好肯定,好實在咁,係有隻手搭左我膊頭兩下。

答。答。



我真係唔識反應,淨係覺得好凍,全身毛管戙。
我當時能夠做嘅,就係快快抹身著衫離開。

我連頭都唔敢抹,因為我為意到好似當我一合埋眼或者毛巾遮住眼果陣,就有唔尋常野發生。
我水滴滴咁滴住跑走,走到出大街果陣…

先有勇氣拎起條毛巾,擦返乾個頭。

之後,過左一排,我都仲有再返黎呢個池游水,
亦都touch wood講句無再有同樣事情發生,
當然亦唔希望再發生。

果日究竟咩事?更衣室內點解會咁?

我唔知,

我估係…

有…

路過貪玩卦。


洗頭     參考圖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