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酒店房

旅行完返來,多謝唔少巴絲私信問候我,Safe Trip,Good Trip。

今次行程緊密,返到酒店都大覺訓,touch wood無咩特別事件出現。

Lucky!

不過就無update,唉體諒下,
夜媽媽身處外地酒店仲要打離奇經歷實在太「玩命」,


淆底是常識吧。

包容一下。

不過今次令我諗返起以前住過嘅一d酒店經歷。

先講講一次,上海某酒店。

果次去上海工幹,有個大客想瞭解下黎香港買房子嘅野,咁我就去會會佢。
果晚食完個晚飯大約九點零就返酒店,十六樓,尾二房。



順帶一提,大家平時第一下入房門口,記得敲下門,入到去,開燈講句打搞曬…

喂,呢d你阿媽都有教啦,基本plan黎架喇,唔多長氣講喇。

聽過有人講過,有人盲舂舂咁就嘭一聲一野衝入房,結果一開門,
兜口兜面見到有一家大細企左響到,間房好黑,
見到好似大人拖住細佬仔嘅剪影輪廓,佢即刻關門出返去。
重新敲過門之後,入返去,就乜都無喇。



所以…大家記得喇。

講返上海間酒店,我習慣一入房就開住個電視,等有d聲聽下,跟住就去沖涼。
沖涼期間聽到出邊有人好大力拍我房對大門咁。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好急,好大力。

第一反應,以為有咩突發事,要疏散,
即刻濕滴滴著條波褲就衝出去昅下。
一開門,乜都無。一個人都無,一粒聲都無。
個心果下寒一寒,喂我個房去到轉角位?口都有段距離,
岩岩先聽到有人敲門,一開門就空空如也?



關門,唔理得咁多,沖埋個下半場涼,諗住快手訓覺聽朝走人。
臨訓前,諗住熄左電視訓,點知…狂噤remote,熄極都熄唔到。

唔係remote無電,大細聲,轉台無問題,但係熄呢就熄唔到。

於是,我叫左個room service人上黎睇睇。
咁我就坐響床睇住電視等啦。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諗住一開門霸氣講返句:「怎麼搞的!」 點知,一去開門,無人…

我O住咀咁關返條門,大佬,唔係化…

行返去床邊,又黎。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好急,好重嘅拍門聲。

我戰戰兢兢咁行過去門口,哄落個防盜眼到,望出去…

個侍應生企左響門口。

妖…

我開左對門,叫佢黎睇睇部電視,點知個待應生拎起個remote一噤,唔駛半秒就熄到。

吓…有無搞錯。



佢出門口走果陣,周圍望左眼,好似煞有介事咁問我,
除左電視之外,仲有無其他野,我話無喇之後佢就出返去。

果晚訓覺,成晚都俾廁所入面d水聲嘈醒。
果水龍頭開下,又關下,開下,又關下,
成晚我都聽到廁所入面好似有人係到洗手咁。

Well…呢d情況,無直接影響到我嘅,
其實我都係會採取置之不理嘅態度,
就當係水龍頭壞壞地,大被冚過頭訓就算。

但係,跟住發生嘅事就真係完全接受唔到,嚇到我要即刻衝落去退房。

咁,廁所水聲持續時有時無,我無咁大膽行過去睇下,
諗住轉過身,講句我黎借宿一宵架咋,訓覺算。



點知一轉身,哨到有個人坐左响床尾側邊張櫈到,隱約係一個中年男人。

我嚇到即時彈起,眨左下眼,已經唔見左個男人。
而我…亦已經全身郁唔到,訓左係張床到,個頭望住張櫈。
當時我好清醒,用力掙扎但係少少都郁唔到,
淨係隻眼珠可以四圍碌,我以有限嘅角度望住櫈嘅周圍。

好靜。好靜。

突然,我見到房入面對酒店拖鞋行入黎我視線範圍,
一步一步咁行過去櫈果邊。
係!係對拖鞋一步一步咁移動過去,
情形就好似有人著住對拖鞋行,
但係你見唔到個人,淨係見到對拖鞋郁咁!

仍然係好靜。好靜。

對拖鞋兜過左張櫈然後慢慢行出我視線範圍嘅上方。
呢個方向,我好清楚,即係床頭。

枕頭嘅隔離。

亦即係我隔離。

無幾耐,我終於郁得返,
我9秒9跳離張床,衝落去大堂話要換房,
個侍應生問都唔問多句就話幫我安排,
我就知,原來呢間房有野應該係家常便飯。

到侍應生同我上返房諗住執返d行李出黎果陣,
我地上到走廊一望,我地見到,
果間房門口,
果對酒店拖鞋…

好整齊咁企左响到,鞋頭向住我地。

感覺就好似…望住我地行番返黎咁…

「呃…我諗都係你幫我拎返個篋出黎啦…我唔過去喇…」


酒店房    參考圖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