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通領著阿元走,房外通道甚窄,走到盡處有幾階樓梯,這裡確實是一所房子的地下室。胡文通輕輕一按牆壁某處,只見前面的天花向上一移,開通了路。「這裡比較窄,要矮著身子過。等等我先上去,我叫你上來才好上來。」胡文通一路領著前面,這裡要是沒作防備就直接出去,說不準就遇上敵人。只見胡文通並不整個探出去,他先伸出頭來,望望屋內有沒有人。
 
  一道狂風忽至,卻不是將二人吹回通道裡,反而是拉扯著兩人往外。「發生什麼事?」胡文通努力撐著身子卻還是被風吸了出去。
 
  「啊──」阿元當然緊隨其後。兩人被狂風引導似的,張眼不見什麼,只是覺得在漩渦之內,不一會狂風消散,「砰──」的一聲、兩聲,兩人都跌倒在地,還未搞清楚是什麼一回事,只覺得一陣草香撲鼻,這裡鐵定不是M區。
 
  「這,這裡不就是!」胡文通望著眼前的建築物,興奮不已,雙眼閃閃生輝。阿元望著眼前這建築物,雖然破爛不堪,整座傾斜,還能辨認得出它是什麼。這是位處A區的第一圖書館,雖然科技發達,但設計師卻放棄了玻璃門和自動門,採用了高大寬闊的橢圓形仿木門,讓人感受到古香古色的味道。外牆是以白磚堆成,讓這建築物看來格外神聖純潔,雖然是圖書館,但予人感覺更像宗教場所。
 
  「為什麼開門之後,突然就到了這裡來?這裡跟M區可是相差迢迢萬里啊!」阿元雖誇大其詞,但若要步行來到這裡的話,從M區到A區少說也要走半天路,這事情實在太奇異。
 


  「還有事值得驚奇嗎?你不是已經領略過更出奇的事?」胡文通對阿元大驚小怪的態度顯得有點莫名其妙。他既然是聖人,不是一切天馬行空的事都經歷過嗎?只是小小的穿越,竟然讓他摸不著頭腦?
 
  一事奇,還有更奇,以為最奇了嗎?還有更奇的。何況阿元並未真的能夠掌握體內的力量,他只是憑著「霸道」的力量,做最單純的殺戮。神的大能,豈只如此?
 
  「別站在這兒了,進去吧!」胡文通徐徐地推開大門,他的冷靜、謹慎,這一刻完全被興奮所掩蓋了。他完全沒想過這門後,有不得了的怪物正等待著他,將他的生命拉入地獄。他才剛剛打開門,整個人已呆在門前。阿元這時才開始邁步,他見到大門前的胡文通發抖,意識到危機來臨。
 
  「可惡,才離開那班傢伙,又要應付這些惡魔嗎!」阿元幾個箭步,敏捷地攬住胡文通腰間,兩人抱在一起滾落樓梯。「嗚──嗄!」圖書館正門應聲而破,一堆黑色怪物直衝出來,古有詩云:「一行白鷺上青天」,今有成群惡魔上青天──也許轉眼就是上西天。
 
  數量再多,也不過是小卒。胡文通只嚇得渾身冷汗,癱在地上不懂反應。惡魔群直衝上天空,轉了個圈,然後衝往地面,惡魔似乎也有成長能力,只見它們速度比以前更快,雖然一整群,卻並非雜亂無章,整整齊齊的直衝向阿元。
 


  阿元運勁起來,銀光閃閃,白髮蒼蒼,也許是靈力提升的緣故,之前只是白了一小撮,這次頭髮更顯斑白。他喚出劍來,猛喝一聲,這吼叫並不如路斯法那一吼厲害,只是為了壯壯氣勢;惡魔似乎仍然為單純的殺戮而存在,它們見到阿元使出神力,還依舊向前衝,這是不懼怕死亡,還是不知道對方實力的強大?
 
  阿元用力一揮,道道白色劍氣往惡魔群裡砍,惡魔不耐打,這樣的普通攻擊便已足使它們往返地獄,化成黑霧消散,但見少少藍色光點聚集,慢慢進入到阿元的體內。雖然沒有激烈的戰鬥,還是看得胡文通目瞪口呆。
 
  「果然……果然你是聖人……」胡文通竟然哭了出來,不是因為嚇怕而哭,而是在他眼前的是他畢生研究的東西啊!
 
  阿元還沒有鬆懈,並未解除靈裝。一道黑影從圖書館裡閃出來,只見它渾身灰白,手執巨劍,這不是什麼怪物,是一副骨頭!一副人形骨頭!昂首六尺,像是憤怒地敲擊著巨劍,不知道它想表達什麼意思。
 
  不死戰士,因為已經死過,這是亡魂者。在電玩遊戲中很常出現的怪物設計,竟然真的會出現在眼前。它敲擊著巨劍是什麼意思?是因為阿元殺了它的手下?因為有人擅闖它的領地?還是其他原因?
 


  可是,這一刻阿元不能再想什麼了,它已經搶先攻過來,以意料不到的速度衝過來──「錚!」阿元的動作完全跟不上它,勉強擋格,才擋住了第一下攻擊,骷髏戰士攻勢未盡,提起巨劍,又是快如電閃的進攻,阿元還未看清它的動作,身上已劃出多道血痕,只聽「錚錚鐺鐺」聲音不絕,阿元用盡全力,也只能擋住幾下;只是對手力道之猛,已令阿元的右手麻痺;速度之快,使他渾身傷痕;接踵而來的攻擊,讓阿元沒有歇息的時間,已經氣喘如牛。
 
  「難道要死嗎?只有我一個人,果然什麼都做不到……」
 
  強者泣天地驚鬼神,自信天下無雙;弱者無可作為,糾黨結隊,以互補不足。這就是強弱之差,龍蟻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