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始終要有一死。不過每個人被賜予的時間都不同,有初出生就夭折的;有幾歲就因遺傳絕症而死;因意外或病發死的少年少女更是不勝其數;因食糧缺乏而餓死的;有的享盡天命。這世界有過公平嗎?為什麼每人所賦予的時間都不同?為什麼有人享盡榮華富貴,有人就要受盡折磨而死?唯一的公平就是都會死亡嗎?那為什麼要讓人類出世呢?沒有出生就沒有死亡,更沒有公平不公平的問題了。
 
  「終於……要死了嗎?」骷髏戰士出劍之快,行動之瞬速,與它的身體構造完全不成正比,只是一副骨頭,怎麼承受得起這閃電速度的壓力?正當它的劍刃貼近阿元時,它成副散掉了。阿元閉上雙眼,幾秒後還是未有個痛快的結束,甚感疑惑,張開眼來,只見自己不戰而勝?這是上天庇佑嗎?
 
  「咔咔咔咔咔……」四散的骨頭開始重組,一瞬間,這不死的戰士便重生了。既然不死,怎能取勝呢?
 
  阿元才剛怔了一怔,因著骷髏戰士的重生,又再緊張起來。「可惡,這傢伙……」骷髏戰士手一舉,劍往前遞,阿元舉劍來格,才擋一下,卻聽到長響幾秒,阿元手一麻,才驚覺這怪物幾秒間竟接連遞出十數下刺擊,這一聲長響正是短促的打鬥聲而來。骷髏戰士一躍而起,像在發怒:「剛剛這樣的攻擊還不足以打倒這門外漢嗎?」想要給阿元一個致命攻擊。
 
  力從地起,骷髏戰士速度之快,可見其爆發力之凌厲,它一躍至半空,阿元從地而受力更深。它雙手握劍,猛地一下劈落去,實在太快,阿元不及走避,只能硬接這招,「鐺!」的一聲清脆,阿元手中的劍已脫手,直飛出去,骷髏戰士還在半空,正想橫砍一下,卻又散掉了,看來這一下衝擊力,並不是它那脆弱的骨頭所能承受。阿元捏了一把,要不是它有著致命的弱點──骨頭太脆弱,自己早就死了兩次。他急亡閃身,手剛剛要碰著劍時,骷髏戰士已重生,馬上向前一砍,阿元翻滾了一下,劍緊握在手,才要起身擋格,眼見骷髏戰士正要手起劍落,斷阿元一臂。忽然,一支箭向遠方飛來,勁道之猛,破風聲強,正正擊中骷髏戰士手握的劍,劍鋒一偏,攻勢凝滯,阿元才得以脫身。
 


  「這一箭莫非是?」正是莉莎。她那冷冰冰的眼神從無改變,只見她射箭後姿勢仍未有變,單腳站立,另一隻腳搭在支撐腳的膝上,整個人向後拗腰接近九十度,就像整個人像弓箭般要發射出去,這是多麼獨特的射箭方法?可是力道之猛,速度如快,任誰也無法擋住,猶如箭神降世。
 
  「阿元,沒事吧?」是他──劉螭。阿元都感動到快要落淚,他還沒有死!還英氣凜然的站在後面的小山丘處。雖是感動時刻,敵人可不會就此停下來讓你相認,骷髏戰士見剛剛攻擊偏了,馬上又來補一劍,又是莉莎之箭,「唆」、「鐺!」又是她將骷髏戰士的攻擊擋下了。
 
  「阿元,先逃,這傢伙你不是對手。」劉螭身前突然出現了一支鐵槍,他手執鐵槍舞動數圈,白光閃閃,像轉動銀盤一樣;只見他身子浮了起來,直飛往骷髏戰士。骷髏戰士見有人插手,也不再專注於眼前垂死的獵物,只因這入陣者,兇猛非常!
 
 
  神不在,神人在。神人雖神,終究是人;然而當人成為了神,便可飛躍──
 
 


  「著!」劉螭直槍一刺,直取敵方頭顱,劉螭用力之猛,以前在攻擊低等惡魔時已見,一拳即可將惡魔擊退數步,如此直貫敵首,以鐵槍之勢,又豈會失敗?只是劉螭勁道雖猛,卻不如對方敏捷,骷髏戰士腳一滑,身子向後翻,直刺落空,骷髏戰士更乘滑倒之勢,腳向上踢,如此劉蝑便不得不閃避,他轉身避過,骷髏戰士已站住了步,乘勢追擊;只聽「鐺」的一聲,它往後退了一步,莉莎箭不虛發,在後方放箭,敵人僅此一個,要取其首級,又有何難?
 
  「女娃兒別阻礙雙雄決鬥!」劉螭見戰鬥被擾,破口大喝。想來自第一日起,他手無兵器,處處受制肘;現今有了兵器,對手還如此強橫,戰意大盛。「想來,你曾是一個用劍高手吧。」劉螭見這怪物耍起劍來,有板有眼,正是劍法套路,只是其之所快,其之所猛,其之所準,若非上乘高手,絕對耍不來。說不好還是古代的一流好手。
 
  骷髏戰士也像罕逢敵手,興奮起來。只見它原本森白的骨頭,漸漸由白變灰,由灰轉黑,是將骨頭硬化了,更能承受得起衝擊力,只是骨頭不再輕巧,速度上便不能佔優。雖然如此,它出劍之快似乎還如閃電,還能一秒間刺出三、四劍,可便忘了那還是把巨劍!劉螭剛鬥了幾回合,便已滿頭大汗。
 
  「痛快痛快!」劉螭槍頭一挑,攻它下盤,它倒也靈活,不住後退,「中!」槍正正刺穿它的腳掌骨,微見裂痕。似乎這骨頭變硬後,堅硬程度遠超劉螭想像,他一下得手,卻不如預料,正要舉槍擋格,骷髏戰士已一劍劃在他的胸口,只是劉螭盡量後退,這一下劃得不深。雙方鬥得激烈,且還只是個平手。
 
  如此激烈戰況,有攻有守,似乎還是頭一回遇到,阿元見一人一怪攻勢彼起此落,只看得目瞪口呆;胡文通這是倒鎮靜下來,靜心觀兩虎相鬥,莉莎也不再出手,讓彼此公平相鬥。
 


  只是,何處公平?劉螭有血有肉,動起身來,更能承受衝擊,動作更見靈活;骷髏戰士只得堅硬骨頭,縱使能承受千斤力,終究會散。再鬥十數回合,骷髏戰士身法便已凝滯,稍見遲緩,敗象已露。
 
  「喝!」劉螭猛喝一聲,連刺數槍,骷髏戰士一一避過,雖稍有遲緩,卻仍是快得不合理。它才避過幾槍,手中的劍猛然一揮,劉螭著了道,胸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痕,負傷之下,劉螭依然勇武,體力速度卻再不如前。
 
  骷髏戰士向後一躍,拉開距離,手中巨劍忽然變了樣,變成了把細而長的劍,看來這才是它慣用的兵器,而且使起來輕巧方便,似乎它要使出真功夫了。
 
  「要認真決勝負了嗎!」劉螭雖失利兩次,被刃口劃出兩道血痕,仍然禁不住他那強大的戰意。骷髏戰士剛揮舞巨劍,速度已如斯快,此時此刻,換了細劍,他真的能跟上這怪物的速度嗎?能贏嗎?
 
  古時行軍打仗,兵卒何其多?極致的武者,雖千萬人,仍往矣,揮舞一把兵器,將沙場染成血河。但兩將相鬥,不到戰死亦不休。而今天這場仗,是人類勝,還是怪物贏?
 
 
  人者,人矣。但人潛能無限,盡數發揮,則能撼山敵浪,被凡人稱為神,但,終究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