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進.” RICHARD 正在辦公室批閱同學們的交上來的報告, 房門上傳來了敲門聲. 學院老師在辦公室內的時候房門總是虛掩的. 

“DR.Keung 這裡是這周的你佈置的作業.” 林同學抱着一疊報告進來説. 

“怎麽不是鄺同學來送的, 就放字桌上這裡罷.” RICHARD 邊挪開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 邊問道. 鄺同學是這班的班代表, 一般都是他來辦公室交功課的. “我正好有事來問老師, 就順便帶過來了.” 林同學邊放下功課邊說道.

“DR. Keung, 下周何時你會有空, 我二家姐想帶警察公共關係科的人來拜訪你.” 

“你姐姐和警察有什麽關係, 公共關係科找老師幹嘛?” RICHARD 抬起頭, 向上推了推眼睛, 有些愕然的表情, 直視着林同學, 問道.



“我二家姐是重案組的督察, 説警察公共關係科的人想拜訪你, 請教關於佔中的事情.”

“不好意思, 我這裡不接受採訪, 而且這方面的事情應該去接觸教務處或者是政治系的老師, 找我幹嘛, 不對口嗎.” RICHARD 有些不耐煩, 他只對科學的問題有興趣, 這些根本沒有對錯的政治議題, 他是巴不得避之則吉的, 要不是最近學院裡面的氣氛, 他才不屑在課堂上浪費時間回答這方面的問題.     

“不是採訪, 是私人拜訪. 拜託, 拜託.” 林同學顯得有些靦腆, 不像那次在課室內趾高氣揚的架勢. 

“好吧, 通常周二, 周三下午我沒課, 一般都會在這裡批改作業, 她們要來就來這裡罷. 但申明在先, 如果要是採訪, 我一定會立刻閉門謝客的.” 雖然礙於林同學的面子, 另一方面也是好奇,  RICHARD 雖然答應了要求, 但也預先設定了自己的底線.

“一定, 一定!” 林林同學忙不迭地答應到.



“請進.” 周二下午大約三點半的時候, 又有人敲 RICHARD 的虛掩的房門.學校的教師辦公室永遠是人來人往, RICHARD 並沒有立刻抬頭, 還注視着其中一篇關於社會性昆蟲的論文. 

“是姜教授罷, 我是林有道的姐姐.” 聽到這話RICHARD 這才想起林同學上周安排的見面, 忙站起來對站在門口的兩個年青女子說道. “請進, 請進. 不好意思, 這裡比較亂, 只好將就一下了.”  邊說, 邊忙著挪開僅有的兩把椅子上堆積如山的各種書本功課.

“不打擾姜教授罷.” 一個穿着便裝短頭髮的年青女子客氣地説道.

“不會, 不會, 下午沒有課, 正批改學生作業呢.”

“我是林有道同學的姐姐, 你叫我 VIVIAN 罷, 這位是警察公共關係科的高級督察, 李警官.” 林同學的姐姐指着一同來的另一位長髮女子介紹道.



“我是林警官弟弟的導師, 教的是自然科學. 對政治議題可沒有什麽研究, 不知道你們二位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麽?” 

“是這樣的, 我弟弟本來是一個死硬的佔中份子, 你知道我是當差的, 不想自己的弟弟去做犯法的事情, 在家裡為這事不知道吵了多少次. 上星期他的態度突然轉變了, 説他依然支持低門檻的普選, 但不會去罷課佔領中環了, 我覺得納悶, 問他是什麽原因, 他只是説聽了姜教授的教導後才改變自己的看法. 這事我在同學聚會的時候給我的死黨李警官提起. 她正煩惱如何勸住被人不要佔領中環, 覺得這事挺有啟發, 因此想來這裡取經, 而我則是代表林同學的家長來謝謝姜教授的.” VIVIAN 不愧是警官, 說的清晰乾脆.

“姜教授, 我們警察公共關係科經常要下社區去講解反佔中什麽的, 但總是覺得無法很好地和社區人士交流, 聽 VIVIAN説姜教授可以讓她弟弟那個死硬派改變自己的立場, 覺得很有啓發, 就托 VIVIAN 冒昧地約教授了. 請多多指教.” 李警官說道.

“我不是學習政治的, 其實也沒有勸阻 VIVIAN 的弟弟不要去佔領中環, 而是讓他去思考自己有多大的決心可以為自己的理想去奮鬥, 而且有沒有從多角度去分析和看待所謂的篩選, 隨我所謂的平衡機製.” RICHARD將上次上課時和後來與林同學溝通的內容簡單地敘述給兩位女警官聽.

“其實, 我并不反對公民抗命, 作為一個研究科學的人來說, 歷來相信懷疑所謂的真理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 從牛頓到愛因斯坦, 到如今的霍金, 那個不是站在前人肩膀上的. 我反對的只是那些不經深思熟慮,     沒有瞭解事情的全部而斷章取義, 沒有從各個角度去看待問題的行為和思維的.”

“佔中哪有科學家質疑教廷, 質疑上帝創造人來得嚴重? 其實沒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 RICHARD 確實是這麽看待這個問題的, 當然他畢竟是事外之人, 所謂關心則亂, 無欲則剛.  RICHARD 總結道.

“是啊, 今後應該改變策略, 不要講佔中的害處, 而是介紹更多關於普選的知識, 畢竟香港絕大多數的市民是講道理的.” 李警官感慨地說道.

“VIVIAN, 你是重案組的, 肯定會應該經常遇到些離奇古怪的案子. 我有一個作家的朋友, 叫商善的, 最喜歡寫一些離奇的故事, 假如可以透露一點的話, 那天約他一齊請你飲茶.” RICHARD 不喜歡在政治議題上多糾纏, 順便將話題轉到林警官那裡去, 同時也是出於禮貌, 不要讓美女枯坐在那裡. 



“這類事情幾乎天天都會有, 最近就有一單. 在一間村屋裡頭, 一名身強力健活生生地中年漢子在不到八小時的時間就變成了一堆白骨. 我正煩惱此事呢. 要不是陪李警官過來, 我也正好順便向姜教授表達謝意, 我現在應該還在事發現場呢, 老頂為此事大發雷霆, 要求盡快破案呢. 這不, 已經過去好幾天了我這裡連一點頭緒也沒有. ”  VIVIAN 帶著煩惱無助的表情說道.

“一堆白骨, 一點肉也沒有? 內臟有沒有剩下?” RICHARD 對這個問題的興趣明顯大於對政改的興趣, 或者事佔中的議題. RICHARD 這樣問的理由是如果骨頭上還有肉, 則兇手必定是一個有廚師背景的人, 只有廚師才可以將骨肉分開, 這點一般外科醫生也做不到. 而內臟則是判別是不是動物幹的, 比如說大型犬科動物, 大型貓科動物, 特別喜歡吃動物的內臟. 

“乾乾淨淨, 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只剩下毛髮和指甲.” VIVIAN 用略帶恐懼的表情說道. “辦案這麽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景, 就剩下一個穿着衣服的骷髏. 要不是滿床滿衣服的血水, 還以為是受害人的家傭搞得惡作劇呢! ” 

“照林警官這麽介紹, 這個案件的兇器和兇手應該不難被發現, 但要找到動機, 或者是逮到凶徒, 恐怕就沒有那麽容易了.” RICHARD 想了一下, 笑着回答.

“什麽, 你真能找到兇器, 兇手?” VIVIAN顯得非常地震驚, 一臉既興奮又懷疑地表情,  那個進房後一直顯得冷靜安詳的她, 瞬間變得相當的激動. 

“今天我們先討論李警官的事.” RICHARD 先賣弄一下關子, 將話題叉開, 回到李警官佔中的問題上去. 讓一個美女在那裡焦急不安對 Richard來說也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情, 至少他當時是這麽想的.

“我的建議你們不應該勸阻民主派佔領中環, 而是應該引導他們如何去佔領中環, 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明白到如果佔領中環也不解決問題的話, 下一步如何呢? 發動革命? 推翻香港政府, 顛覆大陸共產黨政權? 畢竟不要命的死硬派不多, 要走民主政治道路就不可避免要經過很多次的動亂, 這就是民主的代價. 如同我們大家都經過年少輕狂的階段, 不可阻止, 只可以引導, 讓他們自己明白將要面對的事情.” 關於佔中問題討論就快結束前, RICHARD 是這麽和李警官說道.



“VIVIAN, 如果方便的話你帶些現場的照片, 我帶上我那個作家的朋友, 他有非常明銳的觀察力, 我們大概可以提供一些有助於破案的線索.” 

“好啊, 就今天晚上罷.” VIVIAN 爽快地答應道, “我先去現場, 然後回警署, 晚上八點後應該有空.”

“你駐守那裡? “

“東九龍重案組, 駐守將軍澳.” 

“哦, 晚上就在將軍澳地鐵站那家東九龍皇冠假日酒店, 那家酒店的頂樓有個意式餐廳, Cielo, 環境安靜, 吃的東西就很一般, 我帶商善一齊去.” 

“好啊, 警署在寶林, 過去就兩個地鐵站, 晚上見.” VIVIAN 答應道.

送走了兩位警官, RICHARD 立刻和商善通了電話, 將剛才所聽到的案情向他大致介紹一下, 并約他晚上一齊上 Cielo 一邊吃飯, 一邊聊案情, 順便等 VIVIAN來. 放下電話 RICHARD 特意抽出了林同學做的關於社會性昆蟲的論文. 想先看看, 有必要的時候也可以向 VIVIAN 交待一下.

打開一看, 題目是 <論社會性昆蟲的演化與發展> <The Development & Evolution of Social Insects”. 裡面引用了2008 年發現的火星螞蟻 (Martialis heureka)的事件,  證明螞蟻大約是在 1億2千萬年前和黃蜂分離的. 然後演化成各種不同的亞種. 對於今後螞蟻的發展, 林同學提出的看法是, 不同亞種的螞蟻可能會進行某種意義上的溝通, 并進行族群層面的分工合作, 形成所謂的超級族群. 就等於人類逐漸學會和不同種類的動物共生, 共同發展. 



RICHARD 覺得占整篇文章 80% 的篇幅基本是靠尋找資料而獲得, 分析的有些膚淺, 至少沒有分析到 1億2千萬年前黃蜂和螞蟻分道揚鑣後各自發展的區別, 以及各自發展後的優缺點. 對於這一部分來說, 尋找的資料內容比較充足, 但材料組織與表達略欠功力, 深度和廣度不夠. 在對未來發展的看法上有其創新, 也符合科學的發展規律. 從文章的內容可以發現, 林同學屬於讀書認真, 比較感性, 理性和深度不足. 因此RICHARD 給這篇文章B- 的評分并將自己的意見寫在論文結尾後面的空白欄中.

RICHARD 想這大概這就是林同學原先支持激進行為的內在原因罷, 他對社會的問題從大面上來看還是有相當程度的瞭解, 但對一些具體問題的細節則沒有研究得比較透徹, 這樣的性格容易被問題的表面所迷惑, 而不能讓自己看清楚問題的本質. 可以聯想到不同亞種之間的合作, 證明其想象力還是比較丰富的.

丰富的想象力, 不求甚解的分析能力, 除非她姐姐的性格不似弟弟, 要不然, 就這種不拘小節的性格如何去破案? RICHARD認為破案要的就是對細節的分析能力. 在這個方面, 商善就厲害的多. 這也是他要讓商善參加今晚聚會的其中一個原因. 

“老商, 從西安回來後有沒有再聯繫林太?”  RICHARD 依然對上次思琪的事件念念不忘, 兩人剛坐下來點完餐, RICHARD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和林太交待了大致的情況, 也去拜祭了思琪的安葬之地. 林太説她把從上官婉兒墓地裡帶回來的泥土和思琪的骨灰安放在一起. 我想這件事基本就算結束了. 聽李明説在上官婉兒的墓地周圍又發現其它唐朝公主的墓穴. 至於是誰的, 李明說過, 我不記得了.” 商善交待説.

“這事應該有什麽科學的解釋.” RICHARD又準備開始他的宇宙之源的探索.

“不說思琪的事情了, 說說今天的案件罷!” 商善最怕就是那種關於科學探索的理論和沒完沒了地推論. 發生就發生了, 六合彩中就中了, 誰關心是如何中的, 真是的. 



“其實案件説簡單很簡單, 説複雜也可以很複雜. 簡單地說來兇手就是臭名昭著的狩獵蟻, 俗稱殺人蟻, 他們的唾液能分泌有毒的蟻酸, 有些人會對蟻酸過敏, 被咬後會產生血壓過低, 傷口會產生赤痛, 呼吸困難, 抽搐, 昏迷甚至死亡. 而且有記載蟻群可以短短的幾小時就將一匹死馬吃得只剩下白骨. 

“為何不是人類或者是其它什麽動物幹得好事呢?” 雖然商善百分之百相信RICHARD的判斷, 而且螞蟻的問題是屬於自然科學範疇的, 對於自然科學專家的 RICHARD 來說, 這個結論肯定是不會有錯的. 但商善就喜歡沒事擠兌他, 反問道. 

“如果兇手是人, 誰有功夫將人殺死後再將所有的肉剔除, 然後清除內臟, 而且清除得如此徹底也不是幾個人化幾小時的功夫就可以做到的. 如果嫌疑犯是犬類等大型動物, 則不可能將肉體吃得只剩下白骨. 還有兩條, 除白骨外剩下的只有毛髮與指甲, 這正好是狩獵蟻吃不下的東西, 再則, 誰還有功夫隔著衣服殺人剔肉, 之前還要將毛髮剃除, 拔下手甲腳甲的.” RICHARD 斬釘截鐵地說道. “問題是要在這麼短時間內將人體肌肉內臟完全吃光, 最起碼要有百多萬隻螞蟻才可以, 哪這些小妖精之後去那裡了, 平常他們又以何為生呢? 為什麽狩獵蟻只襲擊單一個人, 而不是掃盪整個一片區域? 樓下一起居住的一個家傭就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如果不能盡早破案, 則對那裡附近的居民會形成一種潛在的風險, 是嗎?” 商善聽 RICHARD 這麽説後逐漸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是啊, 這就是我想讓你一起參與破案的原因之一了, 希望借助你超強的觀察力去發現并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 坦白來說, 假如確定是狩獵蟻的話, 要找到它們並且徹底消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姜教授, 不好意思來晚了.” 商善注意到這是一位身材不高, 大約只有五尺四寸左右; 年紀不大, 估計在32, 33 歲左右的女子. 圓臉, 一頭短發, 看上去有些精幹的感覺. 穿着一條褪色的窄身牛仔褲, 印花圓領短袖T恤, 外加一件深色無袖夾克. 挎個超大單肩包, 裡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收藏了多少寶貝. 

“林警官, 這是我向你提起過的作家商善. 老商, 這是重案組的林警官.” RICHARD 起身讓座, 介紹道. 

“剛才和夥計們討論了近期的工作, 隨便吃了幾口就過來了, 不影響你們用餐罷.” VIVIAN 客氣道. 

“我們也是邊吃邊聊. 早就吃完了. VIVIAN 你喝些什麽?” RICHARD 邊讓侍應收拾桌面, 邊說道. “有帶現場的照片嗎?”

“現場照片有些血腥.” VIVIAN 從肩包裡摸索了一陣找出一部手機, 三星大屏的. 調出照片後遞給 RICHARD 説道: “沒有帶 hard copy, 手機裡面有一些, 你先看看.” 其實在沒有確定對方是否真的可以協助破案, VIVIAN 覺得將屬於機密的資料給第三方看不一定適合, 實際上肩包裡面就有這個案情的全部資料, 包括照片與受害人家傭的筆錄.
    
    RICHARD或用右手指輕輕滑過手機表面遊覽下一張照片, 或兩指并用將照片放大來看. 有照片顯示一間頗大的睡房, 內有一張歐式大床, RICHARD 總覺得這種高靠背的設計太過於古老, 靠起來非常不舒服. 有一張顯示厚厚的床墊和被子好像是被鮮血浸泡過的. 有一張最為詭異, 一個穿着滿是血跡睡衣的人體骨架, 白森森的如同人體骨架標本, 空洞洞的眼窩茫然地注視着鏡頭. 有一張顯示床墊上散落的黑色的毛髮和修剪的很好的指甲, 腳甲. RICHARD 看得很仔細, 也很慢, 有時還將照片來回反複地看, 或者是將照片放大以便觀看局部的細節. 照片上有時間標識, 顯示拍攝的時間是三天前的上午十點鐘左右. 

    大約看了十來分鐘, RICHARD 將手機遞給商善, 然後對林警官說道: “這些照片更加確認我本來的看法, 兇手很容易被確定, 但要抓到兇手, 找到動機則不是那麽容易.”

“請詳細說説, 兇手是誰? 兇器是什麽? 警方在現場可是什麽也沒有發現到.” VIVIAN 焦急地問道.

“是狩獵蟻, 也就是俗稱的殺人蟻. 百萬隻以上的狩獵蟻是有機會將人體, 或者任何受傷, 或者是死亡的大型動物咬成白骨. 殺人蟻是肉食性螞蟻, 毛髮, 指甲沒有在它們的食譜內, 衣服等棉織品也不是.”

“被咬的人不會跑嗎? 受害人可是一位身強力健的消防隊目.” VIVIAN 若有所思地自我回答道.

“這可能是受害人對蟻酸過敏, 被大量的狩獵蟻一起咬後產生過敏導致昏迷而喪命. 你們可以查一查受害人過往的醫療檔案.” 

“这是蟻酸的分子式, 你們可以檢查衣服上的血跡或者是被褥裡面的血跡成份, 看看裡面有沒有一定濃度的蟻酸. 如果有的話我想我們大致就可以確定誰是兇手了. 其次, 你們可以用高分辨電子顯微鏡去觀察受害者的骨骼, 應該可以看到骨頭上有被細小生物咬過的痕跡.” RICHARD 一邊解釋, 一邊在一張紙上寫下了蟻酸的分子式, HCOOH.

“如果確認了這兩點, 基本就可以斷定兇手的身份, 接下來就需要對現場進行勘探, 希望找到這些妖魔是從那裡來的, 又去了那裡. 不是我在這裡嚇人, 如果確認是狩獵蟻幹的, 這些螞蟻可要比一般的殺人慣犯還要可怕得多, 如果群體再大些, 所到之處不論人獸都難逃一劫. 假如不盡快得到控制, 可能會釀成香港開开埠以來最大的生態災難事件.”

“有那麽嚴重啊?” VIVIAN 有些不知所措地自言自語. 畢竟重案組以往的案件都是以人為偵查的對象, 而這次卻有可能是其它的生物. 這樣的話本案子恐怕就不是警方的工作範圍了, 可能要移交環保和醫務衛生部門.

“在化驗結果和現場勘察結果沒有出來以前, 我們還不可以完全確定兇手的身份, 即使確認了兇手的身份,  恐怕還有好多辣手的問題需要解決.” 

林警官看了看手錶, 然後問商善要回自己的手機, 撥打了一個電話, 要求對方幫忙將某某編號案件的血液樣本立刻進行化驗, 看看是否存在蟻酸, 并問大約多少時間可以知道結果. 掛斷了電話後説, “現在鑑證科的同事還在辦公, 我讓他們檢測一下受害人的血液樣本, 看看是不是含有蟻酸, 他們説大約半小時左右就會有初步的結論.” 

“剛才你説還有棘手的問題, 究竟是那些?” 

“狩獵蟻一般是在地面活動的, 如此龐大螞蟻大軍不可能不被發現, 它們可不會分辨昆蟲, 動物, 人類, 只要是肉類的東西就會被掃盪一空, 應該説沿途還有類似的發現才對. 第二是它們平常躲在什麼地方? 襲擊受害人後又去了那裡? 這些都必須要盡快釐清的. 再則, 就算是確認了兇手是誰, 如何找到它們? 如何徹底消滅它們? 可絶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啊. 但不消滅, 特別是控制不了, 則遲早會釀成生態災難的.” RICHARD 顯得有些無奈, 搖著頭嘆道.

“找到螞蟻的巢穴, 然後用火, 或者用水, 再或者是用藥, 不就了結了?” VIVIAN 對此似乎有些不以為然, 她想這小小的螞蟻能有多大的能耐啊.

“首先是要找到它們. 狩獵蟻本身一種是沒有固定巢穴的螞蟻, 它們就像螞蟻中的吉普賽人那樣. 到處遊蕩, 走到那裡, 吃到那裡. 這種隨意流動的模式使人類只能在它移動的時候加以消滅, 如果在平原中還比較容易些, 一旦進入市區, 比如進入大樓, 如何清理啊? 其次是消滅的問題. 消滅一隻, 消滅一大部分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但要是沒有徹底消滅, 則將會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等族群擴大了, 依然會爆發生態危機!”  RICHARD 反問道: “人類能消滅小強, 蚊子, 蒼蠅嗎?”

“香港從來沒有發現過狩獵蟻, 我倒希望自己的推斷是錯誤的. 坦白來說, 我寧願兇手是一個人, 或者是獅子老虎, 也不要是狩獵蟻.” Richard 感嘆道.

“姜教授, 不幸被你言中了, 受害人血液中含有相當高濃度的蟻酸.” VIVIAN 接聽完一個電話後, 臉色嚴峻地說道.

“現在還不是擔心如何消滅這些妖魔的時候, 我們需要到現場去進一步確定對兇手就是狩獵蟻. 目前也不排除有人知道受害人有蟻酸過敏症, 從而設計陷害嫁禍於狩獵蟻. VIVIAN 你方便的話安排一下? 不論如何, 要快, 否則後果會更加嚴重.” 

“明天一大早我先向上頭彙報此事, 然後約政府其餘相關部門的同事一起去現場勘察, 等確定時間後我來接你們, 你們看可以嗎? 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電話聯繫. ” 說完就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RICHARD 你真行啊, 真的有可能是狩獵蟻啊.” 等 VIVIAN 走了以後, 商善由衷地感嘆道.

“這案子不難判斷! 到現場勘察的時候, 希望你老兄能發現些蟻絲馬跡的, 這事有些詭異. 萬一能夠破案, 這個案子夠我寫一篇頗有價值的論文, 而商兄你也能由此獲得靈感寫一部恐怖小說呢.”

“希望論文能獲個什麽獎項, 才好!” 商善由衷地說道.

“彼此, 彼此. 等 VIVIAN 來電後我通知你, 到時一起去.” 說完結賬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