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梵蒂岡, 商善循著當年馬可波羅的足跡去到了中國揚州. 揚州在商善這種偽文人的心目中具有極其崇高的地位, “古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天下三分明月夜, 二分無賴在揚州”, “人生只合揚州死, 禪智山光好墓田”, “十年一覺揚州夢, 贏得青樓薄倖名”, “二十四橋明月夜, 玉人何處教吹簫” 等等不勝枚舉, 其實最讓文人心動的不是揚州美景, 而是揚州美女, 所謂 “自古揚州出美女.”商善到了揚州才知道, “如今揚州盡霉女.”

美女沒有見到, 但商善總算在揚州吃飽了. 似乎去了英國這些年商善就從來沒有吃飽過, 揚州的美女不多見, 但揚州的美食足以甲天下, 早上皮包湯(吃湯包), 晚上湯包皮(泡澡), 商善懷疑馬可波羅帶走了如何炮製披薩的絕技, 卻將古羅馬人喜歡泡澡的文化留在了揚州. 揚州 “三刀, 三頭” 讓商善留戀忘返大有樂不思蜀的感覺, 如果還有美女, 商善真的覺得做人就應該 “人生只合揚州死, 吃飽泡死溫柔鄉”. 

但人家商善還是有靈性的, 溫柔鄉是一件事, 鎮江金山寺才是這次旅行的真正目的所在. 這個金山寺可不是一個開玩笑的地方,當年白娘子水漫金山指的就是這裡, 倒霉的法海和尚就是這裡的主持, 當然那是傳說, 真實歷史上的裴老和尚并沒有幹過拆散人家夫妻的缺德事. 但金山寺與愛情有緣則成為千古佳話, 商善這次來訪也是為了他哪愛情的疑惑, 就如同他走訪梵蒂岡的目的一樣, 希望在金山寺能遇到位大德高僧替商善解開心中的疑惑.

商善早上在富春茶社吃飽喝足後坐船從揚州到了金山寺, 棄舟登山求佛問道去也. 剛到山門商善就被一幅長聯給鎮住了, “上聯是, 一峰浮玉十地布金憶裴頭陀江岸披緇蘇內翰山門留帶光陰瞻逝水誰續勝緣願宏開寶宇琳宮永鎮名崖翠壁; 下聯是, 萬頃煙濤千林風籟想焦仙人幽岩瘗鶴陸處士中泠品泉卜築有芳鄰堪尋陳跡漫辜負蓮花貝葉同聽晨鐘暮鼓.”

“小師父, 我想拜訪主持不置可否通融?”商善步入山門見到一位小道童問答.



“阿彌陀佛, 請問施主何事想見主持?”小道童合十鞠躬問道.

“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主持.”商善夜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請問是哪幾個問題呢? 請施主賜教, 方便小僧稟報主持?” 

“愛情是什麽? 如何會失戀? 如何走去失戀的痛苦?”商善覺得就這樣告訴小和尚有點不妥, 畢竟是世俗間情愛的問題, 雖然有些遲疑, 但還是認認真真地告訴了小和尚.

“施主請稍等一會, 容小僧稟報主持.”聽商善說完, 小和尚似乎一點也沒有奇怪的表情, 似乎這些就是問題根本就沒有什麽特別, 商善想, “這裡的小和尚也明白色即是空?”



“施主這邊請, 慈舟方丈有請.” 過了好一會小和尚才出來請商善進去, 商善心想這老和尚老大的架子, 讓人等上半天, 上回在梵蒂岡見教宗也沒有等這麽久! 哪知隨小和尚一路上山商善才知道自己錯怪了人家, 剛才小和尚得先上山請教主持, 然後再下山來通知自己, 這一上一下少說也要十幾、二十分鐘, 商善暗暗罵自己連一點耐心也沒有. 

後山的景色讓商善大吃一驚, 要不是小和尚領自己前來, 誰會想到名震山林的金山寺主持居然會在後山的一間草房內修行, 金山寺的金碧輝煌與後山茅屋的簡樸平實形成極強烈的對比! 茅屋內只有一張書案, 幾個蒲團. 書案上堆滿了經書, 案後面一位盤膝而坐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正在寫着什麽.

“施主請坐.”老和尚放下毛筆, 將信紙放入信封封好後, 抬起頭打量了一會商善然後說道, “剛才心銘轉告了你的問題, 老衲只懂得如何妙解佛法, 渡人向善, 但不解紅塵, 老衲修行多年只懂得出世而不懂得入世, 恐怕無法釋解施主的心魔. 這封信是寫給我師叔道濟法師的, 他懂得出世入世的道理. 我建議施主如果想解開心中的疑惑, 不妨去他那裡一趟.”

“謹遵教誨”商善雙手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 心裡壞着無限的感激之情, 就自己這麽一個問題, 小和尚心銘要上山下山地跑, 身為主持的慈舟大師不惜坦承自己修行不夠, 還特意修書介紹自己去找他的師叔, 商善心想慈舟法師看上去已經年近八旬, 那他的師叔肯定是一位年近百歲的得道高僧, 就自己這些破問題去打擾人家清修, 商善覺得十分過意不去, 但想想人家是古道熱腸,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