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善又一次呆立在那裡, 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的, 也不知道是好氣還是好悲, 這和尚不是折磨人嗎, 問他們有沒有吃的, 一個來句過午不食, 一個給自己吃白麵饅頭, 等自己吃飽了, 他們倒好, 有酒有肉吃起佛跳牆來, 自己説想吃罷, 剛才人家反複問自己吃飽沒有, 這算什麼事啊, 怕自己搶他們東西吃啊. 但看到和尚拿出的是四套餐具, 心裡忽然有一動, 似乎這些人是在點化自己, 似乎想藉吃東西來向自己說些什麽.

“如此美味的食物, 不吃真有點暴殄天物啊.” 商善雙手合十, 向三位和尚分別鞠了個躬, 說道: “多謝大師指點, 請明言, 解開學生的心結.”

“坐下來先吃飽了再說.”中年和尚笑了起來. 也不知道那個心悟從那裡搬來了四把竹椅, 四個人圍坐在破桌子邊, 喝酒吃菜其樂融融. 一邊享用美食, 商善邊想這裡面的禪機在那裡?

“施主, 想明白了嗎?” 吃飽喝足後, 小和尚心悟負責收拾殘局, 中年和尚問道.

“有點明白, 還請師傅說法.” 商善合十低頭.



“你覺得剛才是吃重要還是愛情重要?” 

“當然是吃重要!”商善餓肚子那會, 早將倩兒啊, 愛情啊給留在了劍橋.

“那時饅頭好吃嗎?”

“當然好吃.” 所謂飢不擇食, 肚子餓的時候, 有吃得東西都是美味.

“佛跳牆好吃還是饅頭好吃?” 從肚子餓到饅頭, 從饅頭到佛跳牆.



“當然是佛跳牆好吃.” 商善似乎開始明白了這裡面的道理.

“哪愛情呢?”中年和尚笑着問道, 這會終於不說吃的, 說愛情了.

“多謝指點.” 商善終於明白了, 自己在劍橋未遇到倩兒時, 一格人孤苦伶仃漂流他鄉, 就如同餓肚子的人一樣, 遇到倩兒, 就如同遇到饅頭, 飢不擇食, 那時的饅頭美味無比, 但等佛跳牆一出, 自己還嫌那些饅頭占着胃裡有限的空間, 在佛跳牆面前誰還會懷念白面饅頭? 自己那些所謂的愛情, 根本就是不堪一提. 再則, 自己對愛情的執著, 對倩兒的思念, 在肚子餓的時候邊消失得無影無蹤, 自己不是想找方法忘記失戀的嗎? 如今肚子一餓自己啥也不記得了, 就知道吃饅頭! 原來什麽都是假的, 唯有活在當下!.

“施主不用謝我們, 我們也是因為施主來才有緣吃一頓師叔老人家煮的佛跳牆啊.” 那個主持的師弟不勝唏噓地感嘆道. 商善這才明白這一切都是用來點化自己的道具, 高招, 實在是高. 

這就是從這之後誰問商善愛情是什麽, 他會問你吃過飯沒有的原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