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咗令女神開心我刻意收起傷感嘅情緒。

「生日快樂,小鎂,個蛋糕送比妳嘅。」

「小亮你永遠都是最好的,我愛死你喔。」

同佢食蛋糕果陣我問女神。

「如果今次係我最後一次見妳,妳會點?」



「那是沒有可能的,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想我喔。」

「我一定唔會。」我一定會。

我就係鐘意妳呢份天真同傻氣。

「怎麼了?你要拋下我,然後自己去穿越未來嗎?別當我白痴喔,我才不會相信呢。」

一諗起今次係最後一次見女神,我個心就好痛,眼淚亦不聽話咁走出呢。



「你幹嘛…哭?對不起喔,我想不到你那麼認真耶。」

「傻女,梗係唔關妳事啦,有沙吹咗入我隻眼姐。」

「白痴,我家又怎麼會有沙呢?」

「妖!食妳嘅蛋糕啦,咁多野講。」我真係好想好想喊。

「哎喲,有人不夠我講生氣喔。」



「再嘈下次我唔整比妳食。」仲會有下次嗎?

「行啦,只是想逗你開心而已,食蛋糕吧。」

「嗯。」

女神啊,妳可唔可以唔好離開我,我真係好愛妳。點解個天要咁殘忍,既然祢比機會我地相識,點解又要我地分開。點解我做咁多野最後咩都冇,公平咩?

時光飛逝,轉眼間蛋糕已經食完,我亦都係時間要走,臨走前我同女神講。

「小鎂,保重啦。我地仲會再見嗎?」

「當然會了,笨蛋。」

「咁再見啦。」



「那麼婆媽,再見喔。」

「桂綸鎂我愛妳。」我望住佢背影講。

我始終都無勇氣親口同佢講。

或者默默離開先係最好嘅結局,相方亦唔咁辛苦。

不過原來呢個諗法非常錯誤。

返到現實我嘗試適應無咗女神嘅生活,但係根本完全冇可能,我每一刻都會諗起佢。而粗口天使亦都因為完成咗佢嘅使命離開咗我。

愛情就好似毒品一樣,你一但試過就會上癮,好難戒甩。



我每日就好似隻喪屍咁,只得個空殼,靈魂仲停留係15年前。

如果比我揀,我寧願停留係15年前,就算要死我都願意。

「喂亮公子,你死得未呀?」粗口天使突然出現係我間房。

「仲返黎做咩呀粗口天使?」

「無聊咪呢睇下你囉。其實你一早就應該知道呢段愛情根本無可能,現代人可以同古代人拍拖只係笑話,你同‘佢‘一樣咁傻。」

「妳講得好錯,愛情只有分愛或者唔愛。愛情係唔限時空或者係距離,即使妳愛嘅人已經死咗只要妳仲愛佢嘅話,佢就會一直係妳心入面。如果妳係愛一個人嘅話,即使要為佢死妳都會願意。
妳永遠唔會計較為佢付出幾多,亦從來唔會介意回報。可能妳會問我為咗一棵樹而放棄成個森林值得咩,但係如果棵樹係識發光嘅就非常值得。」


自從識咗女神之後我領悟咗好多野。



「即使要死都願意?」

「無錯。」

「妳做咩呆咗咁?覺得我講得好啱?」我問佢。

「多謝你你幫咗我一個大忙,我終於知道要點做。」

「你又話想返去嘅,嗱攞去啦。」粗口天使係佢自己本筆記到撕低咗一張紙。

「粗口天使妳咁做嘅話會⋯」

「死哎嘛,你啱啱都話為咗愛人死又有咩所謂喎。反正我死咗之後就可以見返‘佢’。仲有其實我叫啊柔,唔好再叫我粗口天使啦。」

「咁妳可唔可以話我知其實果個‘佢’係邊個?」



「‘佢’就係你朋友啊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