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我留意了很久了。為甚麼你那個外觀精緻的護腕只戴一隻左手?還有另外一隻呢?」華婷婷指了一下嚴芳左手的袖刃。

   華婷婷並不知道那一個不是普通的護腕,不過嚴芳亦似乎不打算告訴她那個護腕的用途。

  「這個嘛...只是我在大巴山的一個朋友送給我,他送我的時候就已經只有一隻。」嚴芳緩緩道。

  「大巴山!?難道這一個護腕是大巴山的唐門送給你的!?」華望天突然道。

  「哥哥你知道些甚麼嗎?」華婷婷被華望天嚇了一嚇。



   嚴芳原本不想多說關於這個護腕的事情,以免引來了不必要的麻煩。不過可惜的是嚴芳並不沒有想到這些年間,位於大巴山的唐門的名聲已經傳遍了整個中原,說到機關、暗器、用毒、特別的匕首技巧,沒有人不是第一時間想到唐門。不過嚴芳想隱瞞的事情太多,一時間沒有記起大巴山只有唐門,並沒有其他人家。

  「我是在我的朋友身上聽回來的!大巴山唐門有四絕,令它可以在短短十年間獨步江湖,就連一些武林前輩亦不敢到唐門找碴。四絕分別是機關開發、暗器發射、毒功和獨特的匕首劍訣。就算是功力深厚的人亦可以致命於瞬間!」華望天說過不停。

  「咦咦!莫非芳芳的護腕內有甚麼乾坤!」華婷婷說完後便雙手抓起了芳芳的左手。

   芳芳知道要是繼續辯稱下去,自己的身份更容易被這兩兄妹懷疑。就直接告訴兩人關於她護腕的事情。

  「這個的確是唐門的人送給我的,但是這個不是普通的護腕來的...」嚴芳說著說著,左手手腕輕輕一甩,觸動護腕的機關,護腕立即伸出一把短少的劍刃出來。「因為我年幼時都是在研習醫術,並沒有修練過任何武功。我那一位唐門的朋友怕我一個女子會在外遇到麻煩,所以就特地為我製造這一個袖刃。」



  「真好咧...我也想要一隻...」華婷婷目光依然沒有離開嚴芳的袖刃。

  「不過話說回來...為甚麼唐門四絕,前三個都和武學無關,但最後一個反而是劍訣?感覺第四個並不是唐門所創的武學?」華婷婷突然想起問道。

  「聽說...唐門的始創人,即是現今的掌門,他原本和芳芳一樣不會武功。但是在偶然的機會下,拜得一位擅於用匕首的隱世前輩為師。並且將他的匕首劍訣歸納為唐門的武學,聽聞也是這位前輩的主意。」華望天道。

   聽到了那位"隱世前輩",嚴芳眼睛不禁流露出掛念的眼神。

  「說著說著有點累了,不如今天就回去吧,我們明天再到茶寮吧。」華望天站起身道。



  「這幾天打擾你們了,我明天一早就會離開宜昌了。不能和你們去茶寮,真的抱歉了。」嚴芳道。

  「這真是可惜啊...」華望天道。

   兩兄妹快要和嚴芳分別了,所以兩人都用盡最後的時間,帶嚴芳到處遊玩。

   直到了晚上,宜昌熱鬧的大街迎來了寧靜,三人一起回到華府,華望天亦叫了華府的廚子煮一餐豐富的。

   終於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三人站在華府大門前道別。

  「你真的不再多留幾天?」華望天問道。

  「不了,我真的要離開宜昌。有機會的話,下次我再來宜昌一定會找你們。」嚴芳道。

  「那麼芳芳你要小...」華婷婷話未說完,突然遠處的大街傳來了吵架聲,之後有一匹馬撞進了華府。幸好三人及時閃開了才不被撞傷。馬匹入到了華府之後,馬上的人轉身倒在地上,那一個人沒有右手,右手的位置為華府的地上添上一片腥紅的地毯...而那一隻馬亦同樣倒在地上,這才發現馬匹身上插著幾枝箭。



  「阿勇?喂!阿勇!發生了甚麼事,你為甚麼會傷得這麼嚴重!!你...你的右手呢!!」華望天認得那一個人,立即上前問道。

  「華大哥!你不要搖他!」嚴芳上前推開了華望天,並且從自己的麻布內取出了銀針,插在那個人的傷口附近為他止血。

  「少...爺...老爺和...夫人...行商回來...的時候...遇上了...山賊...家丁...反抗...都死盡了...捉走...我咬緊牙關...騎馬...終於回來了...快...!宜昌外西方...!山寨...!救...!」

  「喂!阿勇!喂!!喂!!!」華望天大叫著。

  「他已經斷氣了...」嚴芳低頭細聲道。

  「明明這些年間已經沒有出現山賊了...為甚麼會突然出現的...」華望天沈思著。

  「哥...哥哥...我們...要怎樣做...」華婷婷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報官...我們去報官...但是報了官,等到官兵找到的時候又太遲了...」華望天失神喃喃道。

  「要是楊叔叔還在鏢局的話,我就可以拜託他們出手相助,鏢局的人武功高強,一定沒有問題的...可恨!」嚴芳咬牙道。

  「...武功...?」華望天喃喃道,接著大叫道「對了!我不是也會武功嗎!我去救爹娘回來!」

  「等等啊!那些可是山賊,並不是小孩!連你們的家丁也打不過,你們去會喪命的!!」嚴芳拉著華望天道。

  「放開我!!我身上有燕大俠的劍法沒有問題的!!」華望天大叫道。

  「你...」嚴芳未說完,華婷婷已經騎著一隻馬,並再帶多一隻馬來。

  「哥哥!我也會燕大俠的劍法!我和你去!!」華婷婷道。

  「很好!!」華望天說完之後,一手將嚴芳推倒在地上,一躍騎上了馬匹,和華婷婷向宜昌城門奔馳了。



  「要怎樣算!要怎樣算!!我又不會武功,楊和鏢局又沒有人在。他們兩人這樣一定會死的!!」嚴芳非常的著急。

   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華望天和華婷婷來到了一段路,路上佈滿了屍體。兩人都認得這些屍體是華府的家丁,兩人停下來四處搜索,就是找不到兩人爹娘的屍體。那些家丁是從少就陪著兩人長大,雖然他們十分的憤怒和悲傷,但是在附近周圍都找不到自己爹娘的屍體,他們這才鬆一口氣,安慰自己,自己的爹娘真的被帶到去山寨了。

   不過自燕義成名之後,一直都沒有出現過山賊,為甚麼突然又出現山賊?

   兩兄妹按照家丁的遺言,一直向西方走。幸好那一名家丁在逃走回華府時,身上流出的血滴在地上,兩兄妹發現了地上的血漬之後,很快就找到山賊的根據地...兩兄妹躲在山寨附近的草叢觀察著。

  「哥哥,很多人啊...只靠我們能夠順利把爹爹和娘親救出來嗎...?」華婷婷身體抖著道。

  「要是正面進攻的話,一定必死無疑...我們要智取。」華望天低聲道「門口只有兩個人在看守,首先我們先擊暈那兩個人奪取他們身上的兵器吧...」

  「喂喂!只要擊暈那兩個叔叔就好了嗎?」



  「沒錯...咦!你是誰!?」華望天旁邊突然多了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穿著一整套紅衣短褲,臉上一片天真無邪的樣子,頭上左右兩邊各自紮著一個小小的髻,兩個髻亦梳出了一條小小辮子。

  「我?嘻嘻嘻!」那個紅衣女孩沒有回答,她在提起了她身旁紅色的,比紅衣女孩長半個身體的長棍向著那個看門的山賊衝了出去。

  「糟糕了!回來!!」華望天立即站起身跑出去想把那個紅衣女孩抓回來。

  「嗯?喂!你是...」其中看門的山賊發現了有個小女孩向著他衝過來。

   但是話未說完,那個山賊已經被那個女孩一棍打在頭上,整個人倒在地上醒不了過來。另一個看門山賊反應過來的時候,正當想大聲呼叫的時候,被那個紅衣女孩一個回馬槍,喉嚨被那女孩的長棍桶個正著。那個山賊不但痛得彎下腰來,而且更說不出話,之後更同樣被紅衣女孩一棍重重的打在頭上。

  「真是沒趣啊!那麼容易就羸了...」紅衣女孩嘟嘴道。

  「你是誰家的小女孩啊!快些回家吧!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華望天輕輕打了一下紅衣女孩的頭。

  「對啊,快回家吧!那些是山賊來的,你會送命的!」華婷婷從後面跑到來了。

  「但是我還未玩夠啊...」雖然紅衣女孩並不願意離開,但亦慢慢地離開了山寨。

   華望天從那些山賊身上搜出兩把長刀,並且找到了一些金創藥。之後華望天除掉了兩個暈倒的山賊的衣物,並用那些衣服將那兩個暈倒的山賊綁在旁邊的一棵樹。

  「婷婷,這一次不是練武。而是實戰,要是你現在害怕的話,快點回去宜昌叫人過來幫我。」華望天雖然鎮定的望著華婷婷,但其實他的手在提起長刀的一刻已經抖了起來。

  「不...不要!有我在的話,多少也可以幫哥哥忙!」華婷婷道。

   兩人靜靜的潛入了山寨內,在可以迴避山賊的情況下,兩人都盡量繞遠路,防止發生正面衝突。幸好兩人本身習過武,縱然不是真的燕義的武功,但亦足以防身之用,就算在無可避免之下,亦可以在被山賊發現前,或是被發現後在山賊通風報信之前,瞬間將山賊擊暈。

   就這樣,兩人一直保持低調,終於來到了囚房的位置...


第四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