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爹爹和娘親應該是被關在那裡。」華望天指著囚房的一對門道。

  「這個山寨雖然有點大,不過它全是用木頭所建。等等我救出了爹爹娘親之後,你去用火把到處縱火製造混亂,那麼我們就可以乘機逃離這個見鬼的山寨。」華望天望著華婷婷一字一字道。

  「不行!你一個人太危險了!」華婷婷反對華望天的計劃。

  「婷婷!要是我們兩人現在失手被擒的話,就沒有人來救我們了。你跟我的計劃做,就算我被擒或是有甚麼不測,你可以即時製造混亂給我們逃走的機會!」華望天堅定的望著華婷婷道。

   華婷婷看見華望天那麼堅持,亦想不到有甚麼理由反對,只好照著華望天的意思,兩人分頭行事。



  「燕大俠,要是你的話,現在你會怎樣做...」華望天低頭喃喃道。原來華望天只是怕華婷婷這位妹妹受傷才隨便編些說話來,將華婷婷騙走。其實他自己也很害怕,但是如果不裝作堅強,那麼現在已經極度驚慌就會失去了現時唯一的依靠。

   華望天慢慢地移動避免發出聲音,小心翼翼躲在一些物件後面。華望天探個頭出來探到,立即意識到剛才把華婷婷叫走或許真的是正確,沒想到囚房的守衛並不是只有一二人,數了一下...囚房內的守衛最少有七個人,但是華望天現在只有一個人以及一把從山賊身上取得的長刀,究竟要如何才可以雙拳敵十四手?

   華望天一個陰暗處過另一個陰暗處,囚房的環境大致已經清楚了,只是還未有一個可以避過山賊而又可以救出爹娘的機會。

  「喂!之前帶來的兩人真的是富裕人家嗎?呸!不然今次又是白做了。」

  「你不見他們帶著很多家丁嗎?你有看過窮人有家丁嗎?我看這兩隻肥羊應該非富則貴!」



  「哦!所以那一個被你砍斷了手的家丁是你故意放他走的?」

  「當然啦,我向他說,要是你不回去帶銀兩來換這兩隻肥羊的話,就要替這他們收屍,而那一隻馬亦是我故意放出去讓他騎走的。」

  「咦咦,不過你確定那一個家丁真的回到這兩隻肥羊家嗎?」

  「呃......」

  「你蠢才啊你!要是那個人真的沒有回去那怎麼辦!!!」



  「喂!我告訴你,要是你們的那個家丁後天不回來的話...你們就準備走黃泉路吧!!」

   幾個山賊圍在一起七嘴八舌,整個對話都被躲在一旁的華望天聽到。

  「阿勇...到最後你都是沒有背叛我們...」華望天流著淚喃喃道。
  
  「喂...這女人雖然已經是人家的妻子,但是你們看看她的臉...你們看看她的軀體...嘻嘻嘻,無論怎樣看,都像很飢渴,慾救不滿的樣子...」

  「哈哈哈,我明白你的意思!」

  「既然她都要死了,那麼不如我們不要浪費,在她死之前給她"運動"一下!或許她之後會愛上我們而加入我們一伙!」

   那些山賊似乎是對華望天的娘親起了色心,而且還打算數人集體侵犯。華望天在旁邊聽到,終於忍不住,持刀從陰暗處跳了出來。

  「可惡的山賊,過來受死!」華望天厲聲道。



  「哦?你是誰啊?」其中一個山賊站起了身來。

  「望天?是望天嗎?快點走!不會理我們!!」原本在囚牢內不說話的華望天娘親聽到愛兒的聲音後大叫起來。

  「原來你就是這兩人的兒子。是帶了銀兩來嗎?」那個站起來的山賊問道。

  「你...你們山賊不怕燕大俠了嗎!你們不怕燕大俠會到來殺掉你們嗎!!」華望天道。

  「燕大俠?那個燕義嗎?哈哈哈!難道你這小子不知道"燕大俠"早就已經死了嗎?」後面的山賊大笑道。

  「死...死了!?」華望天聽到這一個消息後,退後了一步。

  「有破綻!」山賊說完後手持著長刀衝到華望天面前搶攻。



  「既然燕大俠死了的話...我就要你們到黃泉見燕大俠!!」華望天接下了山賊的攻擊,厲聲道。

   原本華望天驚得雙腳發軟,但知道了燕義已經死了,不單止沒有崩潰掉。反而多了一股不知從何處來的勇氣去迎擊山賊。

   噹!噹!噹!

   山賊初時看到華望天一個人闖進來,因為看到他只是一個小伙子,所以沒有放華望天在眼內,任由帶頭的山賊一個人去應付。但是沒想到,他們看前的小伙子有點本事,在一輪互相拚鬥的過程,帶頭的山賊不但沒有佔到上風,更被華望天反壓轉頭。那一群山賊正當想起身加入戰鬥的時間,囚房的門突然打開了。

  「嘻嘻嘻,這人是你的妹妹嗎?」

   進來的山賊手持著一條麻繩,而那一條麻繩正綁住一個人,一個女人。而那一個人就是和華望天一起潛入來的華婷婷。

  「婷婷!」華望天看見大叫道。

  「果然是你妹妹啊!」山賊笑道。



  「放開婷婷!」華望天厲聲道。

  「啊!我很怕啊!」山賊說完後,一隻手放在華婷婷的胸部,用力的摸著。

  「嗯!嗯!!」華婷婷現在哭了出來,並且掙扎著。可惜的是她被布塞住了口,不但動不了,連說話也說不到。

  「看見吧!我膽子很少的,受驚的話,我不知道我會幹甚麼!放下你手中的刀!!」那個山賊縮了手道。

  「可惡...!」華望天緊握住手中的長刀。

  「我很怕你的眼神和刀啊!」山賊說完,一把刀劃破了華婷婷的衣服,露出了抱腹。

  「嗯!!!」華婷婷再次掙扎,想遮住自己的身體。



  「停手!我明白了...」華望天一放下了刀,囚房內的山賊立即衝出來把華望天按在地上拳打腳踢。

  「放...開...婷...婷...」華望天重傷的趴在地上。

  「哈哈哈!你現在還憑甚麼可以命令我?」山賊說完後將華婷婷放在地上,準備將華婷婷身上的衣物都扯掉。

  「爹爹說不可以欺負人啊!!」突然有一把女聲連同一枝長棍重重的打在華婷婷前的山賊頭上,那一個山賊立即頭破血流倒在地上,並且已經喪命了。

  「哎呀哎呀!重手了。」華望天望了一下,在山寨門口遇到的紅衣女孩再次出現在他眼前。

  「快...走...」華望天有氣無力道。

  「誰也不用想可以離開這裡!」一班山賊搏向那個紅衣女孩,要為那個死了的山賊報仇。

  「嘩!很多人陪我玩!」紅衣女孩開心得跳了起來。

   紅衣女孩雙手一轉,她那一枝長棍有如她的第三隻手,一揮擊落一個山賊,一掃擊落了一堆山賊。不到數分鐘時間,甚至更少的時間,囚房內半數的山賊都被紅衣女孩打倒了。

  「你們真的很弱啊!!這麼快就玩完...我和爹爹一個人玩還比你們久很多!!」紅衣女孩憤怒道。

  「妖...妖怪啊!!」山賊們看見這個紅衣女孩一個人就可以打敗這麼多的人,嚇得往外逃了。

   不過外面傳來了很多吵鬧聲。

  「喂!不要跑!過來見見老子!」「一個都不要放過!!」「哼!你們這一班龜孫兒!!」「看我如何把你們打個稀巴爛!!」「喂!山賊就只有這麼少嗎?還不夠我熱身啊!!」「告訴我!!那些人在那裡?」

  「這次...又...甚麼...事...」華望天趴在地上道。

   突然有腳步聲往華望天身處的地方跑過來。

  「華大哥!!婷婷!!」那個人跑到來了,華望天抬頭一看。

   那個跑過來的人就是嚴芳,嚴芳帶了一班武師過來支援華望天和華婷婷。

   當華望天看到嚴芳的樣子後,鬆了一口氣就暈倒了。


第五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