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很痛啊...我...我死了嗎...」

  「華大哥你醒了啊?你已經昏迷了四日了。」

  「這裡是...?」

  「啊!你不要亂動啊!」

   這裡是華府內,華望天的房間。華望天躺在床上,用著布包住全身的傷口。而剛才華望天終於醒過來了,而他眼前第一個出現的,就是他最後暈倒的時候看到的人,嚴芳。



  「華...大哥?」華望天道。

  「之前叫你望天感覺有點怪怪,還是叫你華大哥比較好。」嚴芳笑道。

  「最後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最後聽到一些吵鬧聲,之後一見到你就暈倒了...」華望天道。

  「哦!小兄弟你醒了嗎!」突然有一個男人推門進來。

   那一個男人就是之前在練武場被華望天和華婷婷兩兄妹打得慘慘的趙師傅。



  「趙師傅?為甚麼你會在這裡?」華望天望著趙師傅驚訝道。

  「就是趙師傅和他的弟子趕到山寨支援你啊,而且亦是師傅把暈倒的你抬下山的。」嚴芳笑道。

  「對啊!那天原本我和一班弟子在練武,突然嚴姑娘跑到我的武館,二話不說立即跪在地上求我們去幫你們,人稱為...」未等趙師傅說完,嚴芳就打斷了趙師傅的說話。

  「人稱為仁義之士的趙師傅,就算收不了你們為徒,但聽到你們出事亦仗義幫忙!」嚴芳眼睛暗示趙師傅,華望天等人不知道嚴芳的身份,不要隨便就說出來。

  「華望天感謝趙師傅救命之恩,但恕在下不能起床拜謝...說起來...爹娘呢?還有婷婷,她怎樣了?」華望天道。



  「放心吧!你的爹爹和娘親都沒有受傷,我已經煲了一些定驚茶給他們。倒是婷婷...」嚴芳道。

  「婷婷怎樣了!啊!很痛!!」雖然兩兄妹很常在鬥嘴,但是華望天聽到妹妹有事之後,緊張得想跳下床,不過華望天重傷初癒,沒有足夠的氣力,整個人跌在地上。

  「你先冷靜一下,亂動的話你的傷口又要破了。嚴姑娘你請說吧。」趙師傅扶起了華望天道。

  「婷婷雖然沒有受傷,但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整個人變得呆滯起來。不過這也不是甚麼奇難雜症,我給了她服用一些寧神護心丹和睡夢丸。現在她還在昏睡當中,待她醒來之後就會回復正常了。」嚴芳緩緩道。

  「啊...婷婷也沒有事...太好了...」華望天聽到了華婷婷的現況之後才放鬆下來。

  「嘻嘻。」嚴芳笑了一下。

  「你在笑甚麼?」華望天問道。

  「想不到你們兩兄妹雖然常常鬥嘴,但是原來你也是一個好哥哥,聽到妹妹有事就連自己的傷也不顧。」嚴芳笑道。



  「這是當然的...雖然她常常挖苦我,但她可是我唯一的妹妹,要是我不緊張她,誰來緊張她?」華望天微笑道。

  「哈哈哈!果然是一個好哥哥。小兄弟,你這就安心休養吧!你醒了,我就回去了!」趙師傅大笑,推開門就離開了。

  「芳芳,我想問一下...那個紅衣女孩亦是你拜託來幫我的人嗎?」華望天問道。

  「甚麼紅衣女孩?」嚴芳問道。

  「就是那一個用長棍很厲害,眨眼之間就打倒了六七個山賊,大概只有九、十歲的紅衣女孩啊。」華望天道。

  「我沒有拜託過這樣的人啊。而且,一個小孩又怎可能有比成人厲害啊!」嚴芳笑道。

   其實嚴芳十年前,自己在八歲跟著燕義的時候,輕功就已經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



  「你跑到囚房時,沒有看到那個紅衣女孩嗎?」華望天再問一次。

  「真的沒有!不要說這麼多了,你休息一下吧。」嚴芳道。

   原本嚴芳早就打算離開宜昌,出發到一些近海的地方找尋上官巧的行蹤。不過身為一個大夫,嚴芳沒有辦法放下病人不理,縱使比原定起行日期遲了半個月,亦選擇留在華府照顧著華望天和華婷婷。華望天有人稱"小藥仙"的嚴芳照顧,傷勢已經快要痊癒了,

   但是華婷婷一直都沒有醒過來。嚴芳看到華府上下的人都著急起來,自己亦不禁著想著"究竟我應不應該傳少許真氣和元氣給華婷婷,幫一下推動華婷婷身內的血氣運行,讓她快一點醒過來?"

   正當嚴芳要作決定的時候...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過來!哥哥救我呀!」躺在床上的華婷婷似乎發了一個惡夢,突然大叫了起來。

  「無事!不要怕!哥哥在這裡!!」華望天立即緊抱著華婷婷。

  「哥...哥...?」華婷婷慢慢地張開了眼睛。



  「哥哥...我很怕...」華婷婷看到了緊抱著她的華望天,說著說著,眼睛都流出了眼淚來。

  「沒事了,芳芳叫了趙師傅上去把那些山賊都捉住了。」華望天一直在安慰著華婷婷。

  「芳芳,多謝你了...還有...抱歉了。」華婷婷望著嚴芳道。

   嚴芳沒有回答,就只是微笑了一下。

   突然華婷婷房門推開了,有兩個人進來,那兩個人就是華望天的爹娘。

  「我和你爹爹聽到婷婷的聲音,是婷婷醒了嗎!」華娘緊張道。

  「對啊娘親,婷婷剛才終於醒過來了啊!」華望天道。



  「哦...嚴姑娘,今次真的感謝你了。」華父向嚴芳行了一個禮道。

  「芳芳的藥很厲害的!原本我身上那麼重的傷,想不到那麼快就好了!」華望天道。

  「當然啦!嚴姑娘在江湖上可是人稱"小藥仙"啊,你們小時候還在唸書的時候,人家的醫術早就已經名震江湖了。」華父笑道。

  "啊...糟糕了,這麼隨便就被這個人公開了我的身份。"嚴芳目瞪口呆的望著華父,心裡想著。

  「小...小..."小藥仙"!!??」華望天大驚道。

  「難怪我早就覺得聽過芳芳你的名字了...那麼芳芳的爹爹就是號稱醫術天下無雙的"神農藥王"嚴瓊玉嗎?」華婷婷苦笑道。

  「婷婷你知道真多啊...」華望天道。

  「只是你不會留意燕大俠以外的江湖事吧...」華婷婷道。

  「對不起,我隱瞞了你們那麼久。」嚴芳身份已經被公開了,無奈道。

  「沒關事吧,你要隱藏你的身份一定有你的原因。」華望天連忙道。

  「好了好了。望天,其實爹爹有事找你。」華母道。

  「其實呢...爹爹一直以來不想你學武,所以不惜花金錢請一些武師來教你武功,但是我和你娘親在山寨時,看到你竟然有勇氣一個人力敵山賊,甚至幾乎可以打敗那一個山賊,我就知道你其實是有學武的天份。所以...所以爹爹和你娘親商量了很久...現在爹爹想問你...你要跟爹爹學習行商當一個商人...還是去找一個門派真正的學習武功?」

  「爹爹你是說真的嗎?」華望天驚訝道。

  「你爹爹這是不是說笑啊。」華母笑道。

  「我...我原本是想當大俠...但是這一次的山賊...讓我見識到這個江湖並不是和我想像的人一樣...很醜惡...」華望天低頭道。

  「哥哥...!?」華婷婷聽到華望天的說話,似乎明白了甚麼。

  「如果江湖是這麼醜惡...而燕大俠又已經不在了...我覺得我留在...」

   未等華望天說完,旁邊的嚴芳插嘴道「"天下第一神劍"在小時候,他的爹娘被江湖上的人所殺,不只他的父母,一整村的人死在他的眼前,自始他就認為江湖是醜惡,不願意學武,直到十八歲時亦不會半點武功。但是他的殺父母仇人又出現在他的眼前,並且輕易地被那個人擊倒,這一次他青梅竹馬的未婚妻就在他的旁前,他看著他的未婚妻被人殺死...」

  「很過份...!」華婷婷似乎沒有聽過燕義成名之前的經歷。

  「沒錯,武功是很可怕的東西,連我爹爹也是死在這東西之下...但是燕大俠死前,那一片和平的日子是燕大俠的武功所帶來的...我不能替你決定,華大哥你就自己考慮清楚你的決定吧...」嚴芳一個人離開了華婷婷的房間。

  「我的...決定嗎...?」華望天喃喃道。


第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