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姑娘,你真的要離開,去尋找你那位朋友嗎?」華父問道。

  「連日來打擾你們了。」嚴芳禮貌道。

   華望天的傷勢痊癒,華婷婷在沉睡中醒了過來,就代表嚴芳終於要離開宜昌,起程去尋找上官巧。不過就不見華望天和華婷婷來道別,雖然嚴芳和他們相識不久,但發生了這麼多事亦有點不捨和失望。

  「嚴姑娘,在下無以為報。但在下多年來行商,在各地的驛站亦有多少人事關係。要是在路途上有需要的話,你到驛站出示這個玉佩,驛站的人會盡量滿足你的需求。」華父將一個刻有"華"字的赤紅色玉佩交給了嚴芳。

  「感謝相助,下次回到宜昌之後定當原好無缺奉還。」嚴芳道。



  「下次也一定要來我們華府作客啊!」華母笑道。

  「嚴姑娘打算先到那裡?」華父問道。

  「這個嘛...其實我還未決定啊...」嚴芳道。

  「要是嚴姑娘還未決定的話,在下提議由宜昌出發,先經過霧山之後一直往東走,就可以去到一條叫"淡水村"。雖然只是一條漁村。但因為這一條村是河水和海水的交匯處而盛產鱸魚。每一天都有很多船會開到那裡,不妨先去打聽一下?」華父道。

  「嗯!反正我還未決定先去那裡,那麼就先去這一條淡水村!」嚴芳道。



  「請容在下再幫忙一次,送姑娘到霧山。」華父拍了一下手,不遠有一輛馬車駛過來並停在華府門口。

  「你們太客氣了!」嚴芳有點受寵若驚。

  「你救了我家的蠢兒子和女兒,相比這一個恩情,這些東西又算是甚麼!」華父笑道。

  「那麼兩位後會...」嚴芳未說完,就被一把聲音從華府內傳出來打斷了。

  「我決定了!我要跟芳芳上路,和芳芳到處旅行,一定會找到適合我的門派!」華望天背負住上次從山賊身上得到的長刀,從華府內跑到嚴芳旁邊。



  「望天,你太失禮了!嚴姑娘都沒有說過要和你一起!」華父道。

  「那麼我去霧山七劍門拜師的話...乘坐這輛馬車也沒有錯吧?」華望天道。

  「這...」華父對於華望天的回答,完全想不到可以反駁的地方。

  「反正我自己也是一個人,以是有人陪一下的話,旅程應該不會太無聊。」嚴芳苦笑道。

   連嚴芳也這樣說了,華望天的爹娘還可以阻止華望天嗎?就只好叮囑華望天一切要小心後,目送嚴芳和華望天所乘坐的馬車離開。不過整個過程還是沒有人知道華婷婷去了那裡。對於此,嚴芳亦不禁有這個疑問。

  「說起來,為甚麼剛才出發時都不見婷婷?」嚴芳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我一早起身了,已經不見她在房間裡。」華望天道。

   嘭!嘭!嘭!



  「婷婷大概是不太想和你道別,所以就躲起來了吧。」華望天道

   嘭!!嘭!!嘭!!

  「這樣也好的,其實我也不太想和她說"再會"...不過最後一面也見到,就有點失望...」嚴芳低頭道。

   嘭!!!嘭!!!嘭!!!

  「話說這馬車是不是快要散了?感覺我座位下發出的怪聲越來越大了...」華望天起身回頭看著自己的座位。

  「喂!已經離開了宜昌嗎!!」

  「咦?這把聲音不就是...!」華望天似乎知道這是誰的聲音,立即連忙揭起了自己的座位的面板。



   想不到原來有一個人屈膝的橫卧在華望天的坐位下,但是更想不到的就是這一個屈膝橫卧的人就是今天一直都沒有出現的華婷婷。

  「嘩!下面很熱啊!早知道就躲在其他的地方」華婷婷伸了個懶腰道。

  「婷婷?為甚麼你會在這裡?」嚴芳沒想到會在這一輛馬車上見到華婷婷,驚訝道。

  「嘻嘻,很明顯啊!我要跟你和哥哥一起去霧山!」華婷婷笑道。

  「婷婷!爹娘知道你跟了我們一齊走嗎!」華望天責備華婷婷道。

  「我已經寫了一封信放在我的房間內!」華婷婷道。

  「我們立即回程到宜昌放下婷婷!」華望天大叫道。

  「不要啊!!我要跟在芳芳一起!!」華婷婷同樣大叫道。



   但是嚴芳卻只是在苦笑,不知道應該幫誰說話。

  「你上次山賊的教訓也不夠嗎!下一次沒有那麼行運了!!」華望天大罵道。

  「但是...要是我更厲害的話...就可以幫到哥哥你!上次只是我弱少的關係...所以我想變得更強更厲害!」華婷婷說著說著,眼睛泛有點淚光。

  「這...算了!要是一天我們滿師下山後,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回宜昌!」華望天見到自己的妹妹快哭了,所以停止了責備。

  「說起來...芳芳你真的是嚴瓊玉嚴前輩的女兒嗎?」華望天問道。

  「對啊,隱瞞了你們這麼久,抱歉了。」嚴芳道。

  「那麼其實你會武功的嗎?」華望天續問道。



  「不,我不會武功這一點是真的。」嚴芳搖頭道。

  「我還想拜託你指點我一二...」華望天失望道。

  「倒是醫術我盡得爹爹真傳,有空的話我可以教你一點應急的。」嚴芳笑道。

  「幾位客倌,我們很快就到達霧山了。」

   終於,三人都來到了霧山。

   江湖傳聞,燕義死前將自己的佩劍和秘笈藏在一個地方。但是嚴芳知道燕義的佩劍很早就藏在霧山上的桃源鄉。不過嚴芳之後長期居住在唐門,很久沒有到霧山,所以反正順路,就決定上去霧山桃源鄉看一下燕義的佩劍是否還在。

   來到了霧山的桃源鄉,華望天和華婷婷就像當年某三個人第一次看到桃源鄉,被桃源鄉的景色吸引著。

  「難以置信...世界竟然有如此美麗的地方...」華望天喃喃道。而華婷婷就一下子衝到裡頭。

   華婷婷跑到了很遠的地方,發現在這個美麗的環境,有一個很殘舊的墓碑樹立著,華婷婷上前一看。

  "愛妻。方華兒之墓"

   而這個墓碑旁邊插著一把看似久經風雨的,被樹藤纏著的長劍,但是這一把長劍卻沒有半點銹漬。

  「看來是這位方華兒是霧山的弟子,依這一把劍就是這位方華兒的佩劍。」華望天行了過來望了一眼道。

   但是這一把劍的來歷,三人之中只有嚴芳最清楚。不過此時此刻,嚴芳還是沒有打算告訴兩人自己是認識燕義,她亦是因為尋找燕義而旅行的。所以嚴芳跟過來的時候裝著一切也不知道的樣子。

  「華大哥的推測看來錯不了!」嚴芳笑道。但是嚴芳心裡在想"大哥哥的劍看來沒有移動過,那個傳聞有可能是假的...不過亦不排除大哥哥換了另一把佩劍...不過..."

   突然,遠處有一把長劍往嚴芳身上飛過去。幸好華望天早就發現了,抽出了長刀幫嚴芳擊飛了那一把長劍。眾人望向那把長劍飛來的方向。看到一個穿著白色長袍,背後有一把長劍的年輕男子。

  「你們是誰!是要來盜墓嗎!」那男子道。

  「不...不是啊!我們是來...」華婷婷未說完就被華望天打斷了。

  「你才是誰啊!隨隨便便就飛來一把劍,是想殺人嗎!」華望天厲聲道。

  「哼!對付你們這些盜墓賊子,還需要多說話嗎?」那男子說完後就拔出了自己背後的另一把長劍衝向華望天。

  「等等!你是七劍門的弟子吧?要是你亂來的話,我就告訴你們的武掌門知道這件事!」嚴芳大聲道。

   那個男子聽到原來嚴芳他的掌門,動作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咳咳,姑娘認識我的掌門?」那男子恭敬道。

  「嗯,而且我還是他的恩人。不相信的話,可以問一下你掌門,問他誰是嚴芳。」嚴芳淡淡道。

  「這個...嚴姑娘無需要鬧這麼大,在下江天豪。未請教各位。」那男子道。

  「我叫華婷婷,這是我的哥哥,他叫華望天。我們都是來霧山的七劍門拜師學藝的。」華婷婷道。

  「原來如此,但是掌門有事短期內都不在霧山,恐怕各位要請回了。」

  「不在?那請問你知道他去了那裡嗎?」華婷婷道。

  「掌門交代是到了長安...或許方便的話,你們到一下長安吧。」江天豪道。

  「長安?難道是每年一次的武林大會吧?」嚴芳道。

  「正是。」江天豪點頭道。

  「想不到你們掌門對武林大會也有興趣!」華望天大笑道。

  "武林大會...上官姐姐最喜歡熱鬧了,而且長安離這裡不太遠,或許到長安有機會可以碰到上官姐姐..."嚴芳心裡想道。


第七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