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新來的!快起來啊!!」

  「怎樣了?吃早飯了嗎?」華望天半睡半醒,擦著眼睛道。

  「有賊子潛入了七劍門啊!快起床幫手把他翻出來吧!」

  「甚麼!竟然會有賊子可以潛到入來!」華望天聽到之後立即彈了起來。

  「你剛才妹妹已經去幫手了。她拜託我叫醒你這頭牛!你身為別人哥哥的竟然比自己妹妹遜色!」



  「可惡,為甚麼婷婷不等我一起才行動,萬一出了事怎麼辦!」華望天喃喃自語道。

   華望天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儀容,立即奪門而出四周尋找潛入了七劍門的賊子。因為華望天本身不會輕功,所以他只來在地上跑來跑去,花不少時間。不過無論華望天怎樣跑,到了不同地方,亦是不見那個賊子的身影,正當華望天想放棄的時候,終於看到他的前方有一個蒙著面的賊子躲在草叢內。

  「你這賊子!看看老子怎樣修理你!」華望天向著那個賊子跑過去,並揮出了一拳。

   誰料那個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賊子,那個賊子一個側身,一個輕輕的小碎步就避過了華望天的拳頭。並且重重的一個手肘撞到華望天的腹部要害,不過那個賊子似乎留手了並沒有取華望天的性命。華望天痛得跪在地上,那個賊子再踢一腳到華望天的臉頰,華望天整個人跌在地上。

  「你的武功就這樣?」那個賊子突然道。



  「甚...麼...?」華望天按著肚子道。

  「有膽就跟我來!」想不到原來這個賊子的輕功亦頗為熟練,難怪可以潛入到七劍門而不被人發現。

  「等...等...」華望天勉強站起身來向著賊子的方向慢慢跑過去。

   不懂輕功的華望天一定無可能可以追到這個賊子,但是這個賊子似乎是有意將華望天帶離七劍門,每隔一段距離就故意放慢下來,等華望天追上了之後又加快了速度。

   如是者,兩人不知不覺已經追逐到離開了霧山山頂的七劍門,而他們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是霧山山腰的桃源鄉。當到了桃源鄉的時候,那個賊子再沒有移動了,畢直的站在原地等華望天追過來。



  「嗄...嗄...嗄...」華望天終於追到了,但是卻喘著氣,似乎是因為剛才腹部被撞了,還未有調息一下,就勉強自己追上這個賊子,致使現在呼吸的節奏有點混亂。

  「差勁!真的差勁!」賊子望著華望天大聲道。

   這次華望天學乖了,與這個武功比他強的賊子保持了一段距離並沒有衝過去。但是華望天卻還是中了賊子的詭計,華望天發現附近都沒有其他人在場,只有他和賊子兩人。

  「這次你不作主動,就到我了。」賊子抽出了自己的長劍不斷地刺向華望天,華望天亦拔出了自己從山賊身上撿回來的長刀擋著賊子的來勢。

   這個賊子的劍法之快,並不是華望天能應付的,連手中的長刀亦已經被甩掉了。縱使華望天已經滿身被刺傷,賊子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過賊子刺出的每一劍都避開了華望天致命的要害,每一劍都準確的刺入一吋就停下來回手再刺另一劍。

   原先鳥語花香,迷人景色的桃源鄉地上充滿了華望天身上的血漬。賊子真的完全沒有奪華望天性命的意思,反而更像是鬧著玩,不過他終於碰壁了,他失手讓華望天逃入桃源鄉的深處。

   華望天只知道要一直逃,一直逃。希望可以賊子逃過賊子的眼睛,再給他一個致命的攻擊。不過,華望天又再一次回到了方華兒墓旁邊。而方華兒墓旁並沒有路,懸崖倒是有一個,要是逃命的話,跳下去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沒有路了嗎?附近有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華望天著急道。



  「前方的懸崖就是路。」那個賊子終於追到來了。

  「你知道嘛。剛才我是故意放走你,讓你走到這裡。」賊子邪笑道。

   華望天絕望地依靠在方華兒墓。

  「為甚麼...你要是殺我嗎!」華望天這句說話問得很蠢,正常被山賊或是強盜看到的話,一定是要滅口以防後患。

   但是想不到賊子的回應出乎意料。

  「就是看你不爽,就這樣簡單。」

  「吓?」華望天對於這一句意味深長的說話充滿了疑問。



   賊子再一次刺出一劍,但是這一次來勢的兇猛,似乎終於要下手取去華望天的性命了。

   這時候,華望天眨著眼睛無意識地從地上拔起了一件東西往那個賊子的劍揮過去。

   噹!!!

   有一件東西斷掉並且飛了出去,華望天張開眼睛一看,發現自己手中多了一把長劍。華望天在生命受到威脅時,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竟然將插在方華兒墓旁邊的長劍拔了出來,並且迎擊那個賊子刺來的劍。

   那個賊子的劍被華望天打斷了,並且臉上用作蒙面的黑布亦被劃破了露出了臉孔。

  「你...!」華望天看到那個面孔之後,一時來不及反應,就被那個賊子用手刀劈了一下喉嚨。

   華望天被劈了喉嚨之後說不出話來,賊子立即搏上去爭奪剛才華望天拔出來的長劍,華望天一直受著賊子的拳打腳踢,但是還是雙手握緊著手中的長劍。兩個男人在地上滾成一團,滾,滾動著。兩人都滾到了崖邊。正當賊子快要得手的時候,華望天在賊子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下。 

   賊子痛得鬆開了手,下意識一腳踢在華望天身上。就這樣,華望天就連人帶劍一起跌落這個懸崖了...



  「嘖!可惡!」賊子對於剛才的那一腳感到後悔,應該先把華望天的雙手都斬下來才把華望天踢下山。

  「哼!沒辦法了!這把劍就當是你的陪葬品吧!」賊子立即以自己的輕功,在被別人發現之前,離開掉霧山。

   華婷婷一個人在七劍門的大殿內等候著,但是卻等到不耐煩,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婷婷,婷婷你醒一下吧。」

  「嗯?有結果了嗎?」華婷婷擦著眼睛道。

  「對啊,你通過了考驗。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在短時間內制服到了假裝成刺客的弟子。更想不到的,原來你的武功不亦算差。」江天豪笑道。

  「哼!簡單!」華婷婷聽到了有人稱讚自己後,不禁驕傲起來了。



  「不過為甚麼會有這一類的考驗?」華婷婷突然問道。

  「聽說是師傅當上掌門之後新加的門規,『入我派者先經考驗』,據說是因為當年楊寶在大規模搜捕仁皇殿的門徒時。有很多無心之人以拜師為名躲到七劍門,亦因為如此致使七劍門的水準每況愈下。而更在楊寶死後,那些無心之人立即連夜逃離下山。所以每個人在拜入七劍門前都會在無知會的情況下,給予一個考驗,除了測試他們的身手外,還要測試他們會否要是七劍門被外人入侵,會否挺身而出。」江天豪慢慢道。

  「那麼我要宣讀掌門的第二封信了,來跟我到演武台吧。」江天豪道。

  「相信哥哥他也通過了這麼簡單的考驗!」華婷婷興奮道。

  「你哥哥...離開霧山了...」江天豪低聲道。

  「甚麼!?哥哥過不了考驗嗎?可以再給他機會嗎?」華婷婷聽到了華望天離開了霧山,驚訝道。

  「不是,我剛才問了其他師弟,他們說見到你哥哥一個人沒有接受考驗,一個人下山了,而且等了很久也沒有回來。我看他一定是吃不了苦又或是有甚麼原因,所以就回到宜昌的老家了。」江天豪搖頭道。

  「笨蛋哥哥!明明是自己說要到七劍門拜師!」華婷婷聽後嘟嘴道。

  「那麼你也要跟著你哥哥回到宜昌嗎?」江天豪問道。

  「我才不會像哥哥這麼沒出色!我要留在七劍門學武,我過了考驗,就算你趕我也不走了!」華婷婷道。

  「那麼你跟我來吧。」江天豪笑道。

   來到了演武台,江天豪召集了所有弟子來到台前,並且叫了華婷婷站在自己的旁邊,取出了武恆給他的第二封信宣讀著。

  『我現任七劍門掌門,武恆。向各弟子宣告,華望...華婷婷一人因成功通過了我所安排的考驗,現華婷婷正式為我派的新弟子,我長安歸來之時即傳授武藝之日。望各弟子可以好好對待這一位新加入的弟子,視為家人。』


第十一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