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華婷婷一個人躺在七劍門大殿的屋企上,望著天空發呆,帶著滿懷心事的樣子。

  「你果然在這裡。」突然江天豪出現並慢慢坐在華婷婷的旁邊。

  「妳一個人可以上到這裡來,看來短短一個月多,妳就已經掌握了輕功的基本功。」江天豪笑道。

   不過華婷婷似乎聽不到江天豪的說話。

  「我看師妹你的資質,等師傅回來傳授你武功之後,一定會變得比我厲害!」江天豪大笑道。  
 


   華婷婷還是沒有回答,維持著原本的樣子望著天空發呆。眼利的江天豪留意到華婷婷的樣子,似乎是在想念自己的哥哥。

  「婷婷,你...你是掛念那一個拋下你在七劍門,自己跑回去的哥哥嗎?」江天豪嘗試問道。

  「哥哥...他...」這時候,華婷婷終於回答道。

  「哥哥他沒有回到宜昌...前陣子在不需要練功的時候,我寫了一封信回去,就在剛才我收到爹娘說哥哥沒有回去。」華婷婷細聲緩緩道。

   這時候江天豪的臉色變了一下。



  「甚麼!?莫非你哥哥他在去宜昌的路上遇害了?」江天豪驚訝道。

  「我有一種感覺,就是哥哥根本就不是拋下我獨自離開,而是在之前的考驗時發生了甚麼意外...」華婷婷說著說著眼睛泛出了淚光。

  「雖然我不喜歡你的哥哥,但是如果你哥哥真的在霧山遇害的話,相信我,就算要將霧山翻過來,我也一定會替你找出兇手為你哥哥報仇!」江天豪堅定道。

  「大師兄...」華婷婷轉個頭望著江天豪。

  「大師兄!」突然下面有七劍門弟子大叫道。



  「怎樣了?」江天豪從屋企上一躍以下。

  「師傅他回來了,現正正在山道上。」

  「啊!勞煩你通知其他弟子吧。」江天豪回頭向著屋企上的華婷婷大叫道「師妹!師傅回來了,快下來迎接吧!」

  「啊?啊!知道了。」華婷婷說完後亦從屋企上一躍而下,不過著地時跌了一下,幸好在跌在地上前,江天豪已經上前扶她一把了。

  「跟師傅學武的話,就沒有之前那麼輕鬆了。」江天豪笑道。

   武恆到了七劍門的大殿,處理好自己的隨身物件以及梳洗後,傳召了華望天和華婷婷兩人到大殿前找他,但是卻不見華望天,只見華婷婷一個人來到了大殿。

  「嗯?婷婷,你的哥哥呢?」武恆奇怪道。

  「他...失蹤了...」華婷婷低頭細聲道。



  「難怪剛才不見他...」武恆摸著下巴喃喃道。

  「我覺得哥哥他是出了意外...」華婷婷道。

  「怎樣說?」武恆問道

  「我和哥哥是龍鳳胎...要是對方有事,另一個會感覺到...這種感覺不會錯的。」華婷婷道。

  「我相信你,如果你哥哥是在霧山失蹤,搜索他應該不太難。你不要想太多了。」武恆拍了一下華婷婷的膊頭。

  「感謝師傅!」華婷婷立即跪在地上,之後她望了一望四周。

  「說起來...為甚麼不見師姐的?」華婷婷問道。



  「師姐?那一個師姐?」武恆疑惑道。

  「弟子說的師姐就是嚴芳。」華婷婷道。

  「芳芳她收到你們的來信,知道你的師叔上官巧已經離開了七劍門。所以她就不花時間回來再出發,我就在空閒時已經護送她離開長安了。再者,芳芳她不是你師姐,她不是七劍門的弟子啊。」武恆道。

  「看來芳芳真的不是七劍門的弟子。」華婷婷心裡想。

  「搜索你的哥哥的行蹤就交給我吧,你就安心學武。」武恆從自己的袖裡取出了兩本書。

  「這一本是我們本門的內功心法<<太穴真氣>>,我們的武功非常的講究真氣流動...你知道甚麼是真氣嗎?」武恆問道。

  「大師兄已經教過弟子。」華婷婷道。

  「很好,而這一本<<青河劍譜>>就是本門的劍法,芳芳已經告訴過我你武功的套路,加上看你的動作和步伐已經知道,你的武功底子完全是屬於陰柔。這一本<<青河劍譜>>講求速度和連擊,適合鍛鍊細劍的人,絕對可以讓你發揮所長。」武恆將兩本七劍門的秘笈給予華婷婷。



  「弟子有一個問題。」華婷婷問道。

  「請說。」武恆道。

  「要是哥哥還在的話...這一本秘笈適合他的嗎?」華婷婷問道。

  「不可能,你哥哥的劍法...預期說是劍法,我覺得更應該說是刀法。要是你哥哥修練<<青河劍譜>>的話...恐怕不但發揮不到劍法的實力,而且修練起來更是事倍功半,又或是可能完全修練不成。」武恆道。

  「弟子不太明白。」華婷婷不解道。

  「每一個人修練的第一個外功,很多時候就會影響到日後修練的方向。而你哥哥之前已經熟練了剛陽的武功,基本上回頭修練陰柔的武功是不可能的。但又不可以說完全沒有可能的,就曾經有個傳奇的人可以將剛陽和陰柔的武功一同練至頂峰。」武恆淡淡道。

  「那個人是七劍門的開山祖先?」華婷婷問道。



  「非也,那個傳奇的人就是燕義。」武恆道。

  「燕大俠!?」華婷婷驚訝道。

  「他...只可以說是天生的武學奇才,他的出生就是為了修練武功...」武恆嘆氣道。

  「其實你哥哥拜入七劍門的話,適合他修練的武功會很少,因為我們七劍門的武功基本上都是屬於陰柔,我收了他為徒也只能教他基本功而已。」武恆苦笑道。


第十三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