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在一張華麗的床上,有一個男子慢慢張開了眼睛。

  「啊!汪汪,他醒了!!」一個小女孩高興大叫道。

   那個小女孩坐在一個似乎是叫"汪汪"的男子的大腿上。

  「嗄...」那個叫"汪汪"的男子喉嚨發出沙啞的聲音。"汪汪"就算坐了下來,也看得出是一個高大強壯的男子,他面戴著一個用木雕刻而成的老虎頭面具。那個面具覆蓋了整個臉部,就只是露出了眼睛和嘴巴。

  「汪汪你先看著他,我去叫爹爹過來!」那個小女孩叫了那個高大強壯的「汪汪」留下來,自己就衝了出去。



   這個地方裝潢華麗金碧輝煌,四周無論是傢俱或是裝飾都是用了貴重的紫檀木製成,桌子上的杯子、花瓶和其他瓷器亦不像是中原內可見,這家人的家財只能用「富豪」這兩個字形容。

  「這裡是那裡?」床上的男子坐了起來,問道。

  「......」"汪汪"並沒有回答。

   床上的男子以為"汪汪"聽不到,又或是可能不是屋主,所以就想了另一個問題。

  「你是誰啊?」床上的男子再問道。



  「......」"汪汪"還是沒有回答。

   看來"汪汪"根本沒有打算回答,床上的男子終於忍不住。

  「你是啞巴的嗎!」床上的男子怒吼道。

  「沒有錯,他是啞巴來的。」突然有一個男聲從房外傳了進來。

   那個門口被推開,率先進來的是剛才叫"汪汪"留下來的小女孩。小女孩身後跟著一個身穿華麗服裝的男子,不過這個男子又肥又矮,眼睛細得像沒有張開,一條線的樣子。怎樣看都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那個男子看到床邊之後,那個汪汪立即起身讓出了椅子來,這個時候更顯得那個"汪汪"的高大,甚至乎只能夠以巨人來形容。



  「究竟你們是誰?」床上的男子問道。

  「我叫尹財。我出身的時候家裡很窮,所以我的爹娘就改我的名字單一個財字!」那個又肥又矮的男子大笑道。

  「這個是我的小女兒,她的名字叫尹安兒。」尹財抱起了那個小女孩。

  「而這個高大強壯的男子就是我們的啞巴保鑣,叫虎牙。」尹財指了一下"汪汪"道。

  「你呢?你的名字叫甚麼?」尹財問道。

  「我...咦?我究竟是誰...?我究竟是誰!」床上的男子越說越激動。

  「你冷靜點!冷靜一點!!」尹財安撫了床上的男子的情勢。

  「嗄...嗄...為甚麼我會在這裡?」床上的男子左手掩著左邊面問道。



  「說起來就真的很戲劇性!我看你見到我家的規模和衣服大概猜到我是一個商人吧?半個月前我和我女兒行商回來,那天我買了很多絲絨、棉花等等裝滿了整個馬車。我們經過了霧山,突然........."碰!!!!!!!!!"的一聲!!我整架馬車都爛掉了。我以為是霧山有巨石從崖上跌了下來,結果回頭就見到你躺在我那些布料上暈了過去。」尹財越說越高興,說到"碰的一聲"的時候更是放大了聲線,跳了起來。

  「你染污了我的貨物事少...但你破壞了我的馬車,更嚇怕了我這個可愛的小女兒。」尹財說著說著,整個頭伸到床上的男子的面前。

  「抱...抱歉了...不過我真的記不起這一件事...」床上的男子退後道。

  「而且我又花了不少銀兩,把你醫治過來,就算不計你醫藥費,但最少你也要賠償馬車的修理費用!」尹財道。

  「我...我沒有銀兩啊...」床上的男子低聲道。

  「吼!」旁邊的虎牙嘶聲道,不過尹財舉了一下手,似乎是叫虎牙不要衝動。

  「那麼和你一齊的這把劍就用來抵債吧,這一把劍我看也可以賣到幾個錢。」尹財指了一下床邊的那一把長劍。



  「不行!!這一把劍很重要的...雖然我不記得這一把劍從那裡得來的,但我覺得這一把劍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床上的男子大聲道。

  「唉,那麼你替我工作好了嗎?但是有空的時候,你就要陪我的小女兒玩耍,直至你還清債務為止。」看來尹財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知道那一把劍很重要之後亦不會強行收走。

  「就這樣決定吧。」床上的男子堅定道。

  「既然你不記得名字,你由今天開始就叫"尹天",簡單易記,筆劃又少。」尹財道。

  「這名字不錯,不過我相信本來的名字會更加好。」尹天笑道。

  「那麼明天你就找我的大女兒吧,她叫尹寶兒,她會安排工作給你,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尹財起身慢慢行出房間。

   尹財行到房門時,突然回頭。

  「對了,我看你也是學武之人吧?所以被仇家追殺,以致要跳崖逃走。看你的眼神,相信你是一個正直的青年。要是你想的話,可以拜託虎牙教你武功。他所使用的<<瀑布斷流刀>>威力兇猛無比,如它的名字一樣,連瀑布也可以砍斷。當然是要你有時間的話,才可以學!不過我看你又要工作,又要和我小女兒玩耍,你都沒有時間可以空出來!哈哈哈!!」尹財說完了,就大步離開。




第十四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