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宜昌,感覺很久沒有回到宜昌,由華望天和華婷婷出遠門拜師之後就再沒有回到宜昌。但是宜昌亦是不改它的熱鬧,不會因為少了這兩兄妹而安靜下來,嬉戲的嬉戲,叫賣的叫賣。和二十年前相比,還是沒有一絲改變。

   而在這一個熱鬧街頭,華婷婷和江天豪兩人同行,他們由霧山出行到宜昌。臉上帶著輕鬆的笑容,似乎不是因為有甚麼特別的事情而下山,而是單純下山遊玩。

  「這裡就是婷婷你居住的地方了?我都是第一次到宜昌,我還以為只是一個普通的鄉村地方,原來這裡和長安一樣熱鬧。」江天豪四周觀望著。

  「少胡說,相比長安,宜昌根本就等於牛背上的一隻小蒼蠅!」華婷婷笑著。

   兩人行著行著,到了華婷婷在宜昌的老家。



  「大師兄,這裡就是我家了,不如你進來,我介紹我的爹娘給你認識!」華婷婷笑道。

  「哈哈,不要了。我還是不阻你們團聚聚舊,我還是到前方逛逛看吧,等等在剛才經過的茶寮會合吧!」江天豪邊說邊笑道離開了。

  「兩年沒有回來了,不知爹娘身體還好嗎?」華婷婷喃喃道,大步進入了華府。

   江天豪一個人在宜昌街上行走,但是面色很沈重,心裡似乎有一些煩惱困擾著。

  「兩年了,不但搜索不到華望天那小子的行縱或是屍體,而且連插在桃源鄉的不銹神劍亦不知所縱。掌門又對那把劍的事愛理不理,只是在意華望天...要是華望天還未死的話,他...」



   江天豪一邊想著,一邊在大街上低頭行走著,完全沒有留意到他有一個和他年紀相若的年輕人站在他的前方。

   就這樣,江天豪和前方的那一個人撞過正著,雖然並不是快速碰撞又或是用力衝撞,但是亦把他前方的年輕人撞倒在幾尺完的地上,頭也撞到地上流血了。江天豪由十二歲拜入七劍門之後,到現在二十歲出頭,內力之深雖然還不算是絕頂高手。但是江天豪正在沈思著某些事情而分神,這個無意識的碰撞,基本上對沒有修練過內功的人來說,絕對可以重重的撞倒在地上。

  「喂!你娘親沒有教你行路要看前方的嗎?」跌在地上的年輕人破口大罵。

   江天豪是一個孤兒,自少雙親就已經不在,他心裡一直都很羨慕其他小孩從少就有爹娘在身邊,長年累月下慢慢產生了一個自卑感。亦因為自卑的關係,他非常的重視已經逝世了的雙親。

   他現在聽到別人說他的娘親,自卑感產生的怒火湧上了心,恨不得大步踏前,一巴一巴的重重摑在那個人的嘴巴。不過江天豪已經不是小孩了,他積極的控制住自己的怒火,希望可以在不出手就解決現在的情況。



  「在下只是不為意撞到閣下,在此致歉。但是在下的雙親早已仙遊,還請閣下的嘴巴放乾淨一點。」江天豪已經盡量控制自己了,但是想不到他面前的年輕人是一個無賴,看到說中了江天豪的痛處,因此有點沾沾自喜起來。

  「原來如此,我看你爹娘一定是被你剋死的!」那個年輕人大笑道。

   這一刻,江天豪雙手緊握掛在自己腰間的雙劍的劍柄,但是他還是在告訴自己不要動怒,他只是市井之徒,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有辱自己的師門和自己的雙手。

  「哦,你是很想幹掉我嗎?看來你是學過一點功夫,來和我這個退伍了的將軍玩兩手吧!」那個人說完了,就在地上撿起了剛才一起被撞倒在地上的長槍,擺出了架式。

  「我忍...忍!因為他是士兵,長年累月都在外抗敵,所以才不懂禮儀...我...我原諒他...我忍...我忍...忍忍忍忍忍...忍!!」江天豪沒有回答,在心裡一直想著。

  「怎樣了?看來你爹娘生了個膽小鬼。」那個年輕人看見江天豪不為所動,就決定挑釁一下。

   這時候江天豪終於忍不住了,抽出了雙劍,一步踏出,向著他面前侮辱自己雙親的年輕人進攻。雙劍所揮過之處,產生了數片銀光,那些銀光全往
那年輕人的身上閃過去。江天豪終於出手教訓面前的年輕人,但是他每一劍都是避開攻擊要害,而且每一劍都非常的淺,看來只是想他看前的年輕人受一點皮肉之苦,而不是想取他的性命。



   在銀光快要在年輕人的身上劃過之際,長槍用力的打在地上,整枝長槍在一瞬間曲掉了,那年輕人輕輕一跳,他的長槍同時由彎曲彈回畢直,透過這一個回彈力,年輕人一下子彈到半空中。

   江天豪沒有猜到年輕人會用這種簡單的方法避過了他的劍舞,看來剛才的那個年輕人說自己是將軍,看來不是說假,在戰場上就和高手過招一樣,取勝於瞬間,沒有多餘時間讓你擺架式,或是施展如何華麗的招式。那個年輕人可能武功不及江天豪,而且又不懂其他內功,但是長年累月在戰場上打仗的經驗卻讓他不輸其他武林人士。

   在附近的人聽到了大街有人要打架,立即放下了自己工作和事情,趕到現場觀看這一場大戰。甚至有人還買了一些小食,搶在前頭坐在地上欣賞。

   年輕人在空中一個後空翻降落到地上,似乎他不但不懂內功,連輕功這一個簡單的武功也不會,真正是一個普通的軍人。

   江天豪見機不可失,將自己手中的其中一把劍投擲到正在降落的年輕人。這一次,年輕人在降落到地上時,腳上少不了會被這一把飛劍劃傷,甚至會插穿過年輕人的腿部。

   但是年輕人似乎猜到江天豪的想法,在江天豪投擲了手中的長劍時,突然在空中倒立起來,並且將長槍的槍頭向著地上。長槍的槍頭插在地上,並且長槍又在一次彎曲了起來。和剛才一樣,年輕人透過長槍的回彈力,再一次彈到空中。但是這一次是往江天豪的方向彈過去。

   突然有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人群之中,像天空的老鷹急速飛行,在一瞬間,往空中年輕人方向跳過去。

   年輕人自然反應地,在空中施展一個回馬槍往正在跳過來的人刺過去。那一槍刺出之快,並不是每個人也可以接住。更何況沒有人會想到突然有人會插手,更沒有人想到年輕人會突然一個回馬槍刺過去。



   但是那個人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一槍刺中,反而捉住了那一枝長槍和那個年輕人,往旁邊的空地拋過去了。其後,那個人落到了江天豪的面前,搶過了江天豪手中的劍,並且很快地插回江天豪腰間的劍鞘裡。

   江天豪被這突然的情況嚇得不知說甚麼說話,而被拋在一旁的年輕人大罵道。

  「你是誰啊!突然衝出來很危險的!!」

   那個人說出了自己的身份,現場的人聽了之後立即嚇得目瞪口呆。

  「我叫燕義。」


第十五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