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慶的碼頭,正有一群身體壯健的苦力在工作著,有的在搬運,有的在盤點。就在一個夕陽前,接近黃昏的下午,有一對年輕的男女並肩在碼頭步行著,那些安慶碼頭的苦力似乎認得那一位姑娘。「嗨!大小姐!」「大小姐很久沒見了!」

  「嗚嘩,想不到大小姐如此受歡迎...我還以為大小姐像外表一樣,是一個冷艷美人,會令人不寒而慄...」那一個年輕人就是兩年前被大財主尹財救起的尹天,那麼他旁邊的"大小姐"是誰呢?

  「嘻,傻瓜。要是我真的如你所說的那麼如此難以接近,你還會和我一樣由長安跑來安慶嗎?」大小姐笑道。

  「對啊!尹大小姐人很好的,她很照顧我們這一班苦力啊!」碼頭的苦力插嘴道。

   尹大小姐,那即是尹天旁邊的"大小姐"就是尹財的大女兒、尹安兒的姐姐,尹寶兒。



  「啊...妳這樣說也沒錯啊,不過我兩年前第一次見大小姐的時候,真的被你那個冷冷的臉孔嚇得不敢和你說話啊!」尹天大笑道。

  「嘻嘻,我還記得有一次,你用計叫走了安兒,偷偷地跟虎牙學武功。碰巧我經過看到,你立即嚇到跌在地上,還險些暈倒了!」尹寶兒蓋著嘴巴大笑道。尹寶兒果真的有大家閨秀的樣子,就算在大笑時,亦不忘用手蓋著嘴巴,保持自己的形象。

  「真是失禮啊!明明是大小姐突然站在我的背後!而且那次是二小姐自己要走的,才不是小人用計啊!」尹天臉紅道。

  「嘻,不說那麼多了,不然在入黑前我們都不能回到我們在安慶的尹府!」尹寶兒說完後,便一個人行到倉庫找來了總管了解情況。

   尹天已經在尹府工作兩年了,期間就如尹寶兒所說,偶然會找機會找虎牙修練<<瀑布斷流刀>>。而且亦得知到虎牙的身世,原來虎牙原本不是一個啞巴,只是因為多年前仁皇殿橫行江湖的時期,獨自一個人力戰偶然潛入了尹府的仁皇殿弟子。在一次意外下,被仁皇殿弟子暗算,不單在食物下毒了,而且更是用一些無色刺鼻的水潑到臉上。雖然虎牙及時將有毒的食物迫出體外,但可惜已經傷及喉嚨,臉部亦因為沾到那些不知名的水,致使臉部嚴重腐爛,因此以後都要帶著臉具,遮掩住自己的臉孔。



   不過兩年過去了,尹天的記憶還是沒有恢復過來,每一次試圖回想起之前的事,都會頭痛得像要爆開一樣。唯一記得的,就是現在他背後的那一把來歷不明的長劍絕對不能遺失。就算現在他已經有一把為了配合<<瀑布斷流刀>>而鍛造的刀,亦要再背著這一把劍,或許他覺得只要帶著這一把劍,那一把劍就能引導他找到可以讓他恢復記憶的人。

   天色已經入黑了,幸好尹寶兒天資聰敏,不到一會就處理好碼頭倉庫的繁瑣事務,不然他們現在就要留在碼頭倉庫摸黑工作了。他們在安慶尹府吃過晚飯後,就在花園處乘涼聊天。尹寶兒和尹天的身份有別,理應不可那麼接近、同桌吃飯又或是這樣一起聊天。尹寶兒只有在尹財面前才會擺出一副大小姐的嘴臉,但是尹財不在的話,她就會放下身段親近下人,因為她認為尹府的財富不是憑爹爹的本事,而是靠很多下人努力賺來的,所以尹寶兒才得到下人的歡迎。

  「大小姐真的厲害,要是我自己一個人的話,一定處理不了,現在還在工作。」尹天笑道。

  「要是你一直都恢復不了以前的記憶,一直留下來在尹府打工的話,你不久也可以做到啊!」尹寶兒調皮道。

  「哈哈哈,就算是恢復了記憶也是可以留在尹府打工啊!」尹天大笑回應道。



   這時候尹寶兒的樣子突然嚴肅了起來。

  「已經兩年了,你真是一點以前的事也記不起?」尹寶兒正色道。

  「嗯,我只記起我以前是在宜昌居住,之後就沒有了。」尹天低頭道。

  「還許要再花一點時間,要是"神農藥王"嚴瓊玉還在生的話,那麼我就可以送你過去讓他看看有沒有辦法...」尹寶兒托頭道。

  「嚴...瓊玉?」尹天喃喃道。

  「可惜他已經過身了很久,聽說他有一個女兒,而且盡得他的真傳...不過她行縱飄忽,沒有幾多人知道她的行縱...」尹寶兒緩緩道。

  「那有機會就一定要拜訪一下她了!」尹天道。

  「對了,我剛才在碼頭聽到了一個八卦。我猜要是說了出來的話,你一定會嚇一跳!」尹寶兒微笑道。



  「怎樣了?是不是尹老爺想要情我為女婿?」這一次到尹天調皮道,雖然這個玩笑對於尹天和尹寶兒之間的關係有點不適合,甚至是有點過份,但是尹寶兒並沒有介意。

  「要是有一天你能出人頭地,我猜爹爹也會有這個意思。」尹寶兒嘻嘻笑道。

  「哈哈,那我真的要好好努力了!那麼你聽到的八卦是甚麼?」尹天大笑道。

  「你坐好,不要聽到之後跌在地上啊~我聽到的八卦,就是原來"天下第一神劍"燕義並沒有死,他在半個月前出現在宜昌大街啊!」尹寶兒細聲道。

   原本尹寶兒以為尹天聽到這個消息後會嚇呆,但沒有想到尹天接下來的反應反而嚇了尹寶兒一跳。

  「哈哈哈!好啊!大家都說燕大俠已經死了,但我早就說燕大俠沒有那麼容易就會死!要是婷婷見到燕大俠的話,她一定是最高興的!!」尹天拍桌大聲道。

   不過尹寶兒的臉色就突然變得有點難看。



  「哦~婷婷~我不理你了,我有點累,先回房休息。」尹寶兒語帶輕挑,說完了就起身回頭慢慢地離開了。

  「大小姐的態度為甚麼突然變得冷冷的?是我剛才嚇到她了嗎?」尹天一個人站在原地望著尹寶兒一個人離去。

  「咦?不過我剛才口中說的婷婷是誰?」尹天突然回想起道。

   半個月後,尹寶兒和尹天回到了長安的尹府,不過他們很快地,又要再一次外出工作,並沒有一點休息的時間。

  「寶兒,抱歉了。這一次又要麻煩一下你了!」尹財道。

  「爹爹請說,女兒定當尊重。」尹寶兒緩緩道。

  「事情是這樣的,爹爹收到快報,古中正那傢伙勾結了九連珠等人。在長江水路騎劫了我們的貨物,所以爹爹想拜託你和那個姓古的交涉一下。」尹財道。

  「小事一舉。」尹寶兒道。



  「喂!你,尹天,你和寶兒一起去。」尹財指著站在一旁的尹天。

  「我?小人怕大小姐擔當不來,不如叫虎牙代替小人。」尹天著急道。

  「不要以為我不知,我已經從寶兒的口中知道你的武功已經有虎牙的八成功力。再者此行,我只是叫你負責搬運行裝。」尹財道。

  「但是只有大小姐和小人,只怕...」尹天並沒有怕說話說完。

  「哼,你這是看不起寶兒嗎?寶兒擅長的<<散華鏢>>恐怕連唐門的人見到也要退避三丈!」尹財大聲道。

  「但是小人...」這一次尹天還未說完就被尹寶兒打斷道。

  「廢話少說,你去準備一下,明一早起行。」尹寶兒吩咐道。




第十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