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個月前,傳聞中早已經因傷重去世的燕義竟然在宜昌的鬧市之中出現,並且親自出手制止了一場爭執。由那一天開始,燕義未死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的速度,短時間內傳遍了整個中原。有人聽到之後興奮不己,自從傳聞燕義已死之後,整個江湖開始回復以前的亂像,烏合之眾組成一伙,巧取豪奪。現在原來燕義沒有死,終於有人可以整頓整個江湖;亦有人對於燕義未死感到絕望,他們沒有一技之長,又或是武功不及別人,而選擇當山賊連群結隊,不管他人生死,只顧自己利益,沒有人能對他們有意見,動他們分毫,但可惜是燕義又出現了。

   燕義的出現,有三個人最清楚,其中兩個就是江天豪和被丟到一邊的年輕人。第三個人就是剛好離家準備回合江天豪的華婷婷。華婷婷萬萬想不到"天下第一神劍"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麼近的距離。

  「可惡!你真的是燕義?」被丟在一邊的年輕人不相信燕義出現在自己眼前。

  「這個嘛...問你自己應該最清楚吧?」燕義自信笑道。

   連在七劍門修行多年的江天豪也不能那麼快擊敗這個使槍的年輕人,反而眼前自稱燕義的人可以一手捉住他的長槍並連人帶槍丟走,雖然那個年輕人不太相信,但是現實就是要他相信。



  「說起來,你的槍法不錯,沒有多餘的招式,敢問是那門那派?」燕義問道。

  「我才不是你們所謂武林人士,我是一個退伍了的士兵,而且還是一個將軍。我叫嚴恩,我用的是為打仗而創的武學。」年輕人不屑道。

  「看你應該和我旁邊的這個年輕人年齡相若,年紀輕輕就當可以當上將軍,不錯,真的不錯!我看你不屑的武林人士應該沒有幾個可以短時間內破降你剛才的招式!」燕義大笑道。

  「你呢?你又是誰?」燕義回頭望著江天豪問道。

  「在...在下姓江名天豪,七劍門下的弟子,久...久仰燕大俠的名字。」江天豪似乎是被燕義的武功和氣勢嚇到了。



  「原來是七劍門!有機會一定去拜訪你們的掌門!」燕義輕輕拍了一下江天豪的肩膀,但是江天豪已經覺得肩膀麻麻的。究竟燕義的是何等的內力,只是輕輕拍一下就可以使江天豪的肩膀發麻。

  「燕義...?燕大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華婷婷目睹燕義出手制止了江天豪和嚴恩,但是她也是和嚴恩一樣,不太敢相信燕義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為了確認是否真的燕義,華婷婷跑到了燕義的面前。

  「閣...閣下真的是...是燕義嗎?」華婷婷一直景仰燕義,現在燕義在她的面前,緊張得有點口吃。

  「噢!我相信叫燕義的人在中原有很多,但是你知道的燕義應該只有一個!」燕義大笑道。

  「說...說的也是...!」華婷婷自己認不住笑道。



   華婷婷說完了之後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站在原地望著燕義。而燕義看見華婷婷在望著他,亦同樣沒有說話站在原地望著華婷婷。不到一會,燕義終於首先開口道。

  「其實姑娘還有其他事情嗎?」

  「哦?啊啊!沒事沒事!!在下和在下的哥哥自少就真分景仰燕大俠,不時希望可以和燕大俠見面,想不到燕大俠真的出現了...只是哥哥在兩年前失了蹤...不然他看見燕大俠,一定會非常的高興...」華婷婷低頭道。

  「你哥哥的事,我很遺憾幫不了妳忙。不過要是妳哥哥回來了的話,替我問候一下他。」燕義說完了就消失在華婷婷眼前。

   其實不是真的消失了,只是燕義的身法太快,而且輕輕一躣就已經跳到了屋頂,現時單憑華婷婷的本領,根本沒有可能可以追得上。這時嚴恩從旁邊行了過來,他由剛才開始就一直望著華婷婷,不過華婷婷就沒有留意到他的存在。

  「我記得你了!!你記得我嗎?」嚴恩突然大叫道,這一下把華婷婷嚇了一下。

  「閣下是...?我們以前見過了面?」華婷婷並不認得他眼前叫嚴恩的年輕男子。

  「忘記了嗎?我們在兩年前長安就見過面了。」嚴恩摸了一下鼻子道。



  「兩年前...長安...?」華婷婷喃喃道。

  「我記得你了!你是之前在長安騎著馬不顧他人,在長安市集奔馳的人!」華婷婷終於記起了。

  「那時我是被惡人追趕,無可奈何才會這樣亂七八糟。對了,我叫嚴恩!」嚴恩笑道。

  「我叫華婷婷,剛才和你交手的這位是我的師兄。」華婷婷想藉著介紹江天豪讓嚴恩認識,從而希望可以充當和事老,解決兩人之間的誤會。但在華婷婷轉頭時並不見江天豪,江天豪在不知甚麼時候一個人靜靜地離開了,連剛才向嚴恩丟出的長劍亦已經被撿走了。

  「咦?師兄呢?嚴公子,你有看見他在那裡嗎?」華婷婷四周張望。

  「我沒有留意那小子去了甚麼地方,另外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叫公子的感覺怪怪。」嚴恩道。

   突然人群之中有一些爭吵。



  「啊!都叫你跑快一點吧!燕大俠走了!!」突然有一名女子從人群內撞了上來,四周張望著,慾找尋燕義的縱影。

  「燕大俠而已,沒有甚麼大不了!」人群內又有一名男子衝了出來。

  「甚麼叫"燕大俠而已"?難道你的武功會比燕大俠高嗎?恐怕燕大俠只要摸一摸你的頭頂,你的頭顱也會碎掉!」那名女子比那名男子矮,所以雙腳撐高,一邊舉手摸男子的頭頂,一邊嘻嘻笑道。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就算是燕大俠也不是我的對手。」那名男子雙手捉著和他一起的女子的玉手道。

  「啊啊~千奇。」那名女子雙眼望著和她一起的男子叫著他的名字。

  「秋欣。」那名男子亦叫著那個女子的名字。

  「啊啊...真是一對笨蛋情侶...」在旁邊的嚴恩細聲道。

   那名男子看到華婷婷和嚴恩在望著自己,就行到華婷婷和嚴恩面前。



  「喂!前面的兄弟,我叫宋千奇!你也是被你的女伴拉著來看燕大俠嗎?」那名男子向嚴恩打招呼。

   華婷婷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情況,和這麼衝擊性的說話,臉紅得像一個蕃茄,不知要說甚麼話來。

  「甚...甚麼女伴!我和她只是片面之緣的朋友!」嚴恩臉紅道。

  「哎呀!甚麼片面之緣,要是不主動抓緊的話,很快就會被別人搶走啊!」那名女子亦行了過來,纏著宋千奇的手臂道。

  「我和嚴嚴嚴公子只是普通的朋友,這這這一次只是第第第二次見面!」華婷婷終於說話來。

  「哈哈哈,當日我和秋欣也只是見過幾次面,就一直一起到現在了!而且別人都叫我們為"雙劍情侶",哈哈哈,真叫人難為情!!」雖然宋千奇口說難為情,但他似乎沒有難為情的意思,反而感覺更是在炫耀他們之間的感情。

  「不要再說了,我們留一些空間給這對小情人吧。」秋欣細聲道,並拉了一下宋千奇的手臀。



  「哈哈哈!嚴恩小兄弟,你要加油啊!」宋千奇邊說邊跟著秋欣一起離開,而且在遠處還回頭向嚴恩揮手。

  「真是一場鬧劇...那麼華姑娘你是打算去那裡?」嚴恩道。

  「這個時候我應該去叫輛馬車回去霧山,和師傅報告一下和師兄失散了...」華婷婷道。

  「...為甚麼到處都是武林人士...」嚴恩細聲道。

  「甚麼?」華婷婷沒有聽到嚴恩說了甚麼,只知道嚴恩說了一句話。

  「啊啊?沒事沒事!反正我們相隔兩年還可以再見面,要是你不介意的話,不如我送你回去吧。我的愛馬是一隻軍馬,兩個人乘坐絕對不是問題!」嚴恩連忙陪笑道。


第十七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