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有一隻馬在奔馳,草原上有一隻馬,上面騎著兩個人,在往霧山的方向奔馳。馬上有一男一女,雖然他們騎著同一隻馬,但是他們都各自保持了少許距離,顯得有點陌生,看來他們兩人並不是情侶。

   這兩個人就是打算回到霧山七劍門報告師兄在宜昌失蹤了的華婷婷,以及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將軍,並且已經退伍了的嚴恩。

   兩人因為之前在宜昌,人稱"雙劍情侶"的宋千奇和秋欣的胡鬧,他們兩人縱使騎同一隻馬連日來的趕路,亦沒有任何說話交流,連在驛站休息吃飯時,都是分開兩張桌子。此時此刻,嚴恩終於忍不住,正在想辦法打破這個尷尬的氣氛。

  「華...華姑娘。」嚴恩鼓起勇氣說出第一句。

  「在...在!」華婷婷沒有想到嚴恩會開口和她說話,這一下被嚴恩嚇到了。



  「妳...妳...其實妳為甚麼會學武的?」雖然嚴恩想打破尷尬的氣氛,正常應該說一些簡單的事情,例如訴說一下宜昌的風土文化,又或是各地見聞。但可惜嚴恩長年累月都在外面打仗,每天都要磨練和考驗自己的武術。因此嚴恩一開口就是問關於"武"的話題,完全沒有想到其他比較輕鬆的話題。

  「我...我和哥哥至少就很崇拜燕大俠...」華婷婷緩緩道。

  「哦,就是那個一下子就將我連人帶槍丟到一旁的男子?就只是普通的一介武夫,他有甚麼值得妳和你哥哥崇拜?」嚴恩問道。

  「甚麼一介武夫!!」華婷婷聽到嚴恩叫燕義為"一介武夫"之後,不禁激動了起來。

  「啊啊...抱歉抱歉!我長年都在塞外打仗,中原發生的事情亦甚少會傳到塞外,所以我不知道燕義的事情!」嚴恩知道了自己說錯了話,難得可以引到華婷婷說話,而且離霧山還有一點距離,為免兩人之間的氣氛又再次變得尷尬,立即放下面子向華婷婷道歉。



  「我告訴你啊。大約二十二年前左右,中原出現了一個叫仁皇殿的門派,他們是由眾多山賊集合而成,再加上由一個叫鐵山河的人傳授他們上乘的武功,致使他們的勢力日益壯大...」華婷婷由二十多年前仁皇殿的事情說起。

  「鐵山河?是流水山莊的鐵山河嗎?」嚴恩問道。

  「沒錯,就是他。他一直在背後操縱著仁皇殿四處作惡,另一邊就召集武林人士去討伐仁皇殿,想藉此機會可以掌握江湖上的正邪兩派。」華婷婷回答道。

  「可惡!我還一直以為鐵山河是一個君子來的!」嚴恩突然咬牙切齒道。

  「怎樣了!?」華婷婷被嚴恩嚇到了。



  「我說了我之前一直在塞外打仗吧?在塞外打仗,距離中原越遠,我們補給物資就越難。不要說箭矢等消耗品了,很多時候我們要宰掉一些軍馬甚至沒救的同袍,同袍的斷肢或是俘虜充當軍糧。必要時,還要透過抽籤,抽中的同袍就要當上犧牲者。」嚴恩低聲道。

  「同袍和俘虜!!??」華婷婷聽到之後大驚,嚇得面色發白了。

  「"戰場"上的殘酷又怎會是你們這些所謂的"江湖"可比。不過後來鐵山河就一直為我們這些前線軍隊提供物資,原本我們只可以堅持一個月的物資,變成可以持續數年。就連我現在的這一枝精鋼長槍,也是由鐵山河的物資車隊帶來的...」嚴恩說完了,一手把自己的長槍丟了。

  「你在做甚麼!?」華婷婷再一次被嚴恩嚇到了。

  「這一枝長槍陪我經歷過無數戰場,但是一想到原來由卑鄙小人送來,雖然是非常不捨得,但我都不想再見到它。」嚴恩冷冷道。「對了,妳繼續說下去吧,繼續說燕義的事情吧。」

  「哦。剛才說到鐵山河打算掌握江湖上的正邪兩派,當時江湖上的人都被鐵山河欺騙了,以為他真的是一個大俠,所以有不少人向他靠攏。只要是不服鐵山河的人,都會被當成仁皇殿的人鎖起來。」華婷婷繼續道。

  「這時候,燕大俠就站出來,不單救了所有含冤受屈的人。而且還冒著生命危險,智破了鐵山河的陰謀。但是鐵山河被他自己的愛徒楊寶殺害,楊寶亦吸取了鐵山河的功力,使自己的武功暴增,但是楊寶因為這個無人能敵的力量而走火入魔了,有不少人去討伐楊寶,可是沒有人可以敵過楊寶。」

  「江湖上出了一個失心瘋的大魔王...那麼那時大家一定過得很糟糕了。」嚴恩道。



  「對啊,不過這時候就是燕義一個人解決了這一場武林浩劫,還要是沒有要求任何報酬。而且...」華婷婷緩緩道。

  「而且?」嚴恩問道。

  「而且楊寶是燕義從少就認識,非常要好的朋友。」華婷婷道。

  「嗯...聽你這樣說,我也有點崇拜燕義了。所以你學武的原因就是想當第二個燕義?」嚴恩道。

  「嗯。」華婷婷點頭道。

  「那你呢?為甚麼會從軍?」這次到華婷婷問嚴恩的經歷。

  「我從軍的原因很簡單直接,就是想保家衛國。」嚴恩道。



  「那為甚麼你會退伍的?你應該和我差不多年紀,沒有那麼快就要退伍。」華婷婷感到了疑惑。

  「我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是十三歲,那時我認為男子應該要為國家,所以我偷偷地加入了軍隊。後來我憑著自己的努力,我終於在十七歲時當上了將軍,可是我當上將軍之後,才發現原來理想和現實是差很遠。」嚴恩回憶道。

  「是怎樣說呢?」華婷婷問道。

  「原本我以為是在保家衛國,但其實我們才是侵略者。當每攻下別國城池時...我們都會進行屠城搶略,男的殺,女的姦,一切禽畜皆不留。」嚴恩的語氣慚慚激動起來。

  「很過份啊!」華婷婷驚訝道。

  「我從來沒有參加過這一些行為,我以為我當上將軍可以改變這一個風氣。但是事實不容許,我收到軍令必須要進行屠城,我不服,憤慨之下辭去了將軍的地位,我當上將軍的那一年就是我退伍的那一年。」嚴恩嘴唇咬出血來。

  「這...這...這...聽你的語氣,你似乎很不屑武林人士。」華婷婷看見嚴恩越說越激動,所以打算強行轉移話題。

  「沒錯,明明有一身過人的本領,但沒有一個人願意為朝廷效力,任由外族入侵,真是枉稱為大俠。」嚴恩仍然很激動,不過相比剛才,明顯已經冷靜了很多。



  「我自己覺得...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大俠不是一定要對抗外族,而且為國家打仗亦不一定是好,不然為甚麼你會選擇不當將軍?有時候你放下這個包袱,可能生活會過得比較輕鬆。」華婷婷淡淡道。

  「哦?到霧山了,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後會有期了~」華婷婷說完了,一下子由馬背跳到遠處,一個人往霧山前進。

  「大俠...江湖...包袱...」嚴恩喃喃道,之後甩了下韁繩,一個人繼續奔馳。


第十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