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天,先喝一口水吧。」尹寶兒把一個裝著滿滿的水的牛皮水壺交到尹天的手中。

  「大...大小姐,我們的身份有別,你這樣做會不太好!」尹天緊張道。

  「嘻,怕甚麼。爹爹不在時,我都是這樣和尹家的工人相處的。」尹寶兒嘻嘻笑道。

  「不過說起來,古中正那傢伙的家究竟是在那裡的?感覺我們已經趕路趕了很多天...我都有點悶翻了...」尹天有氣無力道。

  「據說古中正雖然錢財和我們尹家不相伯仲,不過他卻不是住在大城市,反而是隱居在一條人煙稀少的小村莊。位置是這裡附近,不過就是因為是一條人煙稀少的小村莊,去村之路又沒有人修葺,所以每次都要在這裡花上一些時間尋找那條村莊。」尹寶兒慢慢道。



  「那就奇怪了,既然古中正是一個富豪,為甚麼不會去請人去修葺道路。難道他是怕有人找到他的行蹤?」尹天疑惑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沒有聽過有錢人的脾氣是比較怪的嗎?」尹寶兒笑道。

  「你又說的沒錯...想當年初認識大小姐的時候,我真的被你那忽冷忽熱的變化搞得我一頭霧水...」尹天低聲道。

  「你說甚麼?我有點聽不清楚。」尹寶兒微笑著,把頭哄到尹天瞼前,不過給人的感覺是尹寶天在恐嚇尹天「有種就把說話說多一次,看我把不把你好好料理一翻。」

  「哈哈,沒有甚麼!」尹天認識尹寶兒都有一段日子,知道尹寶兒並不是真的在恐嚇,所以笑了一笑了事了。



   馬車前進奔馳,迎面而來的風把尹寶兒的秀髮一絲絲的吹到尹天的臉上,頭髮絲中帶著一點香氣。尹天嗅到那一味道,不知不覺嗅得入神了。此時尹寶兒轉過頭來,發現尹天一臉陶醉的樣子。

  「敢問這位公子為何能夠陶醉於這一輛沿都起伏不停的馬車?」尹寶兒問道。

  「哦?哦哦!!有點熱,是天氣有點熱,熱得我有點混混噩噩!」尹天隨便說出了一個很牽強的理由。

  「你說得對啊...這裡真的很熱...熱得我快不行了...」

   突然尹天整個人彈了起來,整輛馬車不計馬夫,就只有尹寶天和尹天兩人。但是剛才的說話並不是尹寶兒說,說話的人,是一個女孩,身穿著有如烈焰般的紅色衣服,頭上紮著兩個小小的髮髻,兩個髮髻都伸出了一條小小的鞭子,而她就躺在尹天身後,亦因為剛才尹天陶醉於尹寶兒的髮香,所以沒有發現多了一個人躺在他的旁邊。



   雖說如此,突然有人上了一輛移動中的馬車,而且突然有人在旁邊坐下或是躺下,就算陶醉得入神,多少亦會感覺到。但是那一個女孩在甚麼時候上了馬車,尹寶兒和尹天兩人都沒有察覺到,看來這一個女孩不是一個尋常的人。

  「喂!你是誰啊,甚麼時候上了我們的馬車!」尹天站在那個女孩旁邊,右手已經握住了他背著的長刀。

  「大概...你嗅這位姐姐頭髮的時候我就上車了~!」那個女孩天真地笑道。

  「殊!」尹天很想阻止眼前女孩說的這一句話,可惜一切已經太遲了。

  「噢~原來這就是你剛才那麼陶醉的原因~這位小妹妹,剛才這個人還有做甚麼嗎?」尹寶兒笑得很燦爛,但是這個燦爛的笑容卻令尹天有一個危機感。

  「嘻,他都已經陶醉到連我上了車都不知道,還可以幹甚麼!」那女孩拍手笑道。

  「夠了!妳究竟是誰,為甚麼會上了大小姐的馬車!!」尹天臉紅道,並且不再說"我們的"馬車,而是"大小姐的"馬車。

  「哎呀!你竟然不認得你的救命恩人!」那女孩嘟嘴道。



  「救命...恩人...?我可不記得我們是見過了。」尹天道。

  「這位妹妹,這個蠢材在兩年前墮崖了,他不太記得以前的事情。你不如說一下為甚麼你是他的救命恩人。」尹寶兒笑道。

  「哼!我告訴妳啊,他又是在兩年前,和自己的妹妹上山打山賊。我看很像很好玩就跟上去了,怎料他竟然叫我離開,我當然不甘心這樣就離開啊!於是我就一直尾行跟著他們,誰知他真的那麼不濟,被一班山賊打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當時要不是本姑娘出手,恐怕他已經命喪黃泉了!」那個女孩一口氣說出了一大段故事。

  「兩年前?山賊?妹妹?救了我?」尹天低頭喃喃道。

  「哈哈哈,姐姐猜你也只有十二歲吧?怎可能獨自打倒一班山賊!」尹寶兒並沒有相信她的說話,自己笑了起來。

   突然尹天頭痛了起來,跪在地上,尹寶兒立即上前扶了尹天起身。此時,尹天靈光一閃,就像腦袋中有甚麼東西爆開了。

  「我記起了!那時情況真的很危險,幸好妳及時出現,不然我和妹妹就無命了!」尹天大聲道。



  「你記起了以前的事情?」尹寶兒問道。

  「剛才恩人的說話就像一條鑰匙,解開了鎖住我記憶的鎖鏈。」尹天回答道。

  「那麼你本來是叫甚麼名字?住在那裡?你是來自那裡?為甚麼你會墮崖的?」尹寶兒一口氣問了一堆問題。

  「可惜我只是記起恩人所說的事,本來的名字甚麼的,還是有很多事情我記不起。」尹天搖頭道。

  「對了,請問恩人高姓大名,在下希望可以好好報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尹天握拳道。

  「我叫...嗯...嗯...你們還是叫我小玉就可以。恩人恩人,這個名字都不好聽!」那女孩道。

  「恩...不對,小玉,我想問一下你的棍法那裡熟練,是那一門那一派的棍法?」尹天道。

  「你猜一下!」小玉眼睛一轉道。



  「嗯...中原上,棍法著名的門派不多,共有三個。一個是山林幫,另一個水蛇門,第三個就是鐵棍門,而當年有"分海棍"之稱,被鐵山河害死的路仲材就是鐵棍門的弟子。」尹寶兒緩緩道。

  「全!部!都!不!是!!我的棍法是我爹爹教我的,而且我的棍法是沒有名字!」小玉笑道。

  「看來小玉的爹爹是一位隱世高人,有機會的話真的要去拜訪一下。」尹天道。

  「嗯!我爹爹很厲害的!不單是棍,刀劍槍矛等等,輕功內功甚麼的也難不到他的!不過我不知道爹爹願不願意見你們啊!」小玉興奮道。

  「所以小玉的武功全是爹爹所授的?」尹寶兒問道。

  「嗯!」小玉點頭道。

  「不要說這一些了!剛才不是說要報答我嗎?那麼你們可以帶著我一起同行嗎?」小玉笑道。



  「這個嘛...」尹天斜眼望了尹寶兒一下。

  「嗯,可以啊。」尹寶兒想了一下笑道「不然這個蠢材又被打倒了就沒有人救他了。」

  「哼...哼!」尹天背著兩人哼了一聲。

   突然馬車停了下來。

  「蠢材!快去準備一下,我們已經到了!」尹寶兒笑道。

   終於連日來的趕路,終於來到了古中正所居住的村莊,這裡四面都被又高又大的樹圍繞,難怪每次都要花時間搜索才找到,因為真的太隱蔽了,要是不是這條村的村民的話,恐怕沒有幾多人知道有這樣的一條村。


第十九章 -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