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要小心。」小玉跟在尹寶兒和尹天後面,突然細聲地說出了這一句話來,細聲得不把耳朵哄過去都聽不清楚。

  「小玉妳有甚麼事?」尹寶兒聽到了小玉說了一句話,轉過頭哄到小玉面前問道。尹天看見,一同把頭哄到小玉面前,而小玉亦慢慢地在兩人的耳邊細聲說出自己察覺到甚麼東西。

  「這一條村的村民全部都不是普通人,你看看他們行路時的步法。還有,他們明明是住在這一條村內,但是他們並不似相識,而且眼神亦像在警戒著甚麼東西。恐怕...」小玉細聲道。

  「哈哈哈,我看你是想太多了。有外人入村,大家當然會緊張起來吧!而且他們或許是農民或是漁民呢,所以他們的動作才有異於普通人。」尹天笑道。

  「那麼要怎樣做才好?」尹寶兒的反應和尹天相反,嚴肅地向小玉詢問意見。



  「你們裝作無事,一直走下去,就這樣就好了。」小玉答道。

   這時候小玉從懷中取出了一件東西,很快地塞到尹寶兒的懷中。

  「這個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幫助到你,希望你會用得上。」小玉道。

  「小玉你不是跟在一起嗎?」尹寶兒疑惑道。

  「我先去馬車取一些東西,等等就到。記得啊,要裝作無事。」小玉再次提醒尹寶兒和尹天,卻沒有詳細說明,留下了這個意味深長的說話,就往馬車方向跑去。



  「大小姐,你真的聽小玉的說話嗎?你不覺得只是她太多疑了?」尹天似乎還是不相信小玉的說話。

  「她年紀雖少,但武功可是絕對在你之上,加上她曾經救過你一命,我看小玉應該察覺到一些我們留意不到的事情。加上古中正的城府極深,或許小玉的說話是真的。我們提防一下也沒有害處。」尹寶兒緩緩道。

  「我還是覺得是她想多了...」尹天抓著頭喃喃道。

   尹天不太相信年紀少的小玉的說話,但是尹寶兒在往古中正的家前進時,察覺到這一條村並不尋常,先不說那些"村民"動作不像一個普通人。而且整條村都只有壯漢而不見小孩,彷彿每行一步都像被捕獵者看在眼內。原本尹天在這兩年內跟過虎牙學習刀法,雖然不是絕頂高手,但最少也不會差得丟人現眼。可是尹天的江湖經驗和警覺意識真的太過於少,尹寶兒原先有一個想依賴尹天的念頭,但想了一想,打消了這個念頭,還是靠自己和小玉最實際。

   兩人裝作無事,一路來到了古中正家前,不過古中正似乎早已知道尹寶兒到來,早就站在自己的家門前向尹寶兒揮手。



   雖然古中正的財富不會比尹家少,但是古中正的家卻是一間小小的木屋。

  「這個真的是那個古中正嗎?我還以為他的大屋會比尹府大。」尹天細聲地向尹寶兒說。

  「等等不要作聲,一切由我來應付。」尹寶兒說完之後大步行前了,而尹天也明白了情況,自然地跟在尹寶兒的背後做出一個下人的姿態。

  「久候恭迎尹家大小姐到來寒舍,小的還以為尹家之主會親自探訪老朋友。」古中正鞠躬道。

  「爹爹身體不好不便遠行。只好由女兒的代勞。不知道古公子會否厭棄小女子而不加招待?」尹寶兒緩緩道。

  「呵,當然。小的已經準備了名貴茶葉,請尹家大小姐移玉步到在舍內內堂品嘗。」古中正恭敬道。

   以上這個簡短的對話,尹天並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古中正轉身打開了背後的家門之後,站在門旁邊有禮地邀請尹寶兒進入屋內,尹天自然是跟著尹寶兒進入屋內。但這時候,古中正突然行到尹天的前方阻攔住。

  「哎唷,我不記得我有邀請尹家大小姐以外的人,特別是下人,下人還是在這裡等著。」古中正望著尹天冷冷道。



   尹天聽到了這一句說話,覺得自己被古中正看扁了,激動了起來,臉上亦已經變成紅色。正當尹天想開聲把古中正痛罵一翻的時候,尹寶兒突然從古中正屋內大叫了出來。

  「下人亦是尹家重要的家人。再者他是我家的帶刀護衛,你不讓他進來,莫非是怕他壞了你大事?」

  「呵呵!不是!當然不是!」古中正說完了就讓出了一條路讓尹天進入屋內。

  「尹天,站在我旁邊。」尹寶兒對尹天吩咐道。

  「這位少俠的武功看來不錯,不只用刀,亦是用劍。而且那一把劍更加不像凡間的物品,看來這位少俠來頭一定很大了。」古中正笑著,眼睛在打量尹天。

  「你剛才不是看不起他嗎?」尹寶兒喝了一杯茶道。

  「剛才小的只是沒有留意清楚少俠,現在看清了,才發現原來尹家的人都是這麼出色。」古中正擦馬屁道。



  「哼,能夠和九連珠的人搭上了並且騎劫了我們尹家的貨物,古公子你也很出色啊。」尹寶兒打了一個呵欠道。

  「呵!失禮了,只是小的一兩個護衛誤以為那些推著貨物的是山賊和搶劫得來的財物,才仗義出手。尹家大小姐你都知道吧,現在的山賊是比以前多了不少啊。」古中正笑道。

  「那麼既然是誤會,可以交還我們的貨物嗎?」尹寶兒說完了,再喝了一杯茶。

  「嗯~這提議不錯,不過小的剛想到一個新的提議。」古中正笑道。

   突然尹寶兒軟弱無力的趴在前面的桌子上。

  「這...這是...!?」尹寶兒有氣無力道。

  「這是"軟體散",是我在不久之前花了不少銀兩買到的。」古中正改變了對自己的稱呼,微笑道。

  「大...大小姐!你沒有事嗎?」尹天立即上前扶起了軟弱無力的尹寶兒。但是尹寶兒不單整個人軟弱無力,連抬起眼皮也很廢力氣,聲音也發不出來。



  「聽說這一隻藥吃了之後,整個人會變得十分的疲勞,和蒙汗藥十分的相似。但是蒙汗藥會使人暈睡過去,而這一隻藥就會保持意識。」古中正一步一步行前道。

  「你...你想怎樣!」尹天慢慢放下尹寶兒,並拔出了自己的長刀,擋在古中正前不讓古中正接近尹寶兒。

  「我想...首先我想把你生擒起來。之後和你家的大小姐"玩遊戲",玩厭了就叫尹財這個老頭子派人來接走。聽說...尹家的二小姐雖然年紀比較小,但是也是一個美人?很像叫...尹安兒?」古中正邊說邊流口水。

   尹天聽完了古中正的說話,聽到了古中正對尹寶兒和尹安兒兩姊妹有非份之想。此時此刻,尹天壓制不了自己的怒氣,手持住自己的長刀,向古中正展開怒濤般的攻擊...


第二十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