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霞因為不願意在把船空置留在港口一段時間,所以沒有打算跟嚴芳和上官巧兩人到唐門拜訪好友,因此相約於兩個月後,於大巴山附近的港口會合。留下了嚴芳和上官巧後,便獨自一個人揚帆而去。

   嚴芳和上官巧兩人一同上大巴山的唐門,原本兩人似是郊遊般前進。但是兩人越是接近唐門,兩人的步伐亦越是小心,彷彿是有甚麼可怕東西埋伏在附近。

  「上官姐姐你跟在我後面,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嚴芳突然對上官巧道。

   說完了,兩人排成了一條短短的直線,帶頭的嚴芳行得很慢...很慢,蛇行而每行五步一個大跳。要是平時,其他人也會認為嚴芳的腦袋出現了問題。但是這裡是大巴山,嚴芳的動作相信是有甚麼的含意。

   大概走了半個時辰的路程,而這半個時辰內嚴芳一直是以五步一大跳的方式前進。



  「呼,幸好小玉沒有更改唐門路上,埋藏在地下的陷阱位置。」嚴芳鬆了一口氣道。

  「如果地上有陷阱,為何我們剛才不以輕功在樹上前進?」上官巧問道。

   嚴芳笑了一笑,並沒有回答,只見彎下身來撿起了地上一塊比較大的石塊,往剛才前進的道路的上空投擲過去。突然周圍的樹林有數十道銀光向嚴芳投擲出的石塊射過去。不到一會,嚴芳投擲出的石塊不見了,變成大小不一的碎石,由空中跌下來。

  「這種冷血的陷阱...我看一定是出自天音手...要是我自己一個人到來的話...恐怕我下不了山...」上官巧不禁流出了一滴冷汗。

  「上官姐姐不知道陷阱的位置嗎?」嚴芳問道。



  「不...每一次都是天音或是那四個Y頭來到山腳附近接我上去的...」上官巧苦笑道。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要用輕功躍到樹上前進。接下來還是跟在我背後吧。」嚴芳說完了,一下子躍到樹上了。

  「妹妹的輕功那麼多年還是沒有退步啊。」上官巧追上了,出現在嚴芳旁邊。

  「嘻,上官姐姐的輕功也進步了很多,在以前,你一直都追不上我!」嚴芳笑道。

  「還不是因為我長年和"前冷血殺手"居住,多少也會向他指導一下的~」上官巧摸鼻子笑道。



   很快地,兩人一下子躍到了樹頂,原本上官巧以為可以繼續前進,但是帶路的嚴芳卻沒有行動,站在原地觀望著充滿了陷阱的樹林。

  「這一次麻煩了。」嚴芳道。

  「妹妹怎樣了?」上官巧問道。

  「這一帶的地形不同了,我不肯定那個一位置安全,那一個位置有陷阱。」嚴芳抓頭道。

  「唉,要是這個時候,天音出現就好了。」上官巧嘆氣道。

   突然,天上有一隻大鳥飛過,那一隻大鳥在嚴芳和上官巧的頭上盤旋著。大鳥出現在空中不是怪事,大鳥在空中盤旋亦不是怪事。但是,大鳥會說話就是一件天大的怪事。

  「哎呀,你們為甚麼會在這裡!」那隻大鳥道。

   上官巧望了那隻大鳥一下,大叫道。



  「要是沒有那麼多該死的陷阱,我們還會在這裡嗎?」

  「哈哈哈,現在這個樹林的樹頂沒有安設陷阱,你們就安心在樹頂上前進就好了!」那隻大鳥說完後,回頭飛走了。

  「想不到幾年不見,她的發明已經可以在天上飛。」上官巧笑了一笑搖頭道。其後嚴芳和上官巧聽從剛才的大烏的指示,在樹頂上一直直線前進至唐門本部。

   唐門,要是你不知道身處在唐門的本部的話,根本就只是一個鳥語花香的大莊園,一個充滿了美女而甚少男性的大莊園。但相反,要是知道自己身處在江湖上大名鼎鼎,連高手也可以輕易擊斃的唐門,你就會覺得這個鳥語花香的大莊園是一個周圍都充滿殺機的美麗地獄。

   嚴芳和上官巧到步了之後,兩人並排前進。

  「唷!兩位小姑娘,很久沒見!」遠遠有一名大漢見到嚴芳和上官巧兩人,大叫道。

  「孫大叔別來無恙嘛?」嚴芳向那個大漢揮手大叫道。



  「幹麼不太見到唐門的男弟子?」上官巧四周張望。

  「經姐姐這樣說...除了最早就在大巴山紮根的孫大叔他們之外,的確不太見有其他男性...」嚴芳同樣觀察了下環境道。

  「因為沒有男人接受他們的掌門是女人啊。」突然有一把女聲道。

  「天音姐姐!」嚴芳回頭興奮叫道。

  「姐姐、芳芳很久沒見了~」唐天音高興道。

  「妹妹你剛才為甚麼會在天空上飛的,而且那一對翼又是甚麼一回事?」上官巧問道。

  「那一個叫"滑翔翼",是最近我和小玉一起研發的長距離移動工具。」唐天音道。

  「都已經是江湖上無人不知的唐門掌門,結果還是不懂得輕功嗎?」上官巧用一個嘲笑的眼神望著唐天音笑道。



  「聽說沒有明文規定,掌門一定要懂得輕功啊!」唐天音回答道。

  「對了,那四個Y頭呢?以前只要在門前聽到我的聲音,她們就第一時間出來迎接。」上官巧問道。

   突然唐天音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嚴肅道。

  「你們應該知道燕大哥最近在宜昌出現了嗎?但是......」


第二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