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一下日子,師兄都已經失蹤了一個多月了...究竟師兄是不是遇到了甚麼意外?」

   華婷婷在宜昌和江天豪失散了,原本以為失散了只是一件小事,回到霧山七劍門就好了。誰知道回去的人就只有華婷婷一個,江天豪還是沒有如華婷婷所預計。不單自己的哥哥失蹤了,現在連師兄也失蹤了。

   這個時候,華婷婷的房間外突然傳來了一片喧嘩。華婷婷以為又是一些無聊、無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上山找麻煩,所以並沒有任何舉動,連看一下是誰也白費氣力。不過很快地,聽到窗外的師兄弟們異口同聲地叫道「大師兄!」「大師兄你沒有事嘛!」「振作啊!」

   原來是失蹤了的江天豪回來了,於是華婷婷急不及待,由窗子跳出到外。華婷婷來到了發出喧嘩聲的地方,因為很多師兄弟聚集了起來,華婷婷只能夠遠遠的觀望,但是並沒有見到江天豪由正門進來。

   因為江天豪整個人重傷趴在地上,其中一隻手的手掌更像比甚麼東西刺穿了,傷口似乎流了很多血,致使手掌有點變白起來,連那身純白色的繡有梅花的長袍也染成了解紅色,而另一隻手的手掌就像被大鐵錘重擊,整隻腫了起來,連想握緊傷口也沒有辦法。華婷婷望了一下,發現連江天豪的愛劍也不知所蹤。



  「很過份!是誰那麼狠心把師兄打至這樣不似人型。」華婷婷看見了江天豪傷得如此重,不禁流出淚來了。

  「快!快去叫師傅過來!」

  「我...我這就去了!」華婷婷輕功一躍,轉眼間已到數十丈遠,武恆掌門的房間門口。

   江天豪整個人很虛弱,但幸好之前嚴芳在長安和武恆分別前,給予了武恆一些救急的丹藥,才能留住了江天豪的性命。武恆將丹藥灌入了江天豪的體內後,將其安置在江天豪自己的房間內。暈睡了快一個月,江天豪已經醒過來,但身體還是未痊癒,連運功療傷的氣力也沒有,只能夠躺在床上。

  「師兄,我可以進來嘛?」華婷婷敲門道。



  「可以,可以。請進。」江天豪回答道。

   華婷婷開門,進來的人不只有華婷婷一個,武恆也跟著進來。

  「拜...拜見師傅!」江天豪不知道武恆會跟著華婷婷,當見到武恆之後,想立即起身行禮。但是江天豪的身體並不容許他亂來,就算江天豪用盡了氣力也不能把躺下了的身體坐直起來。

  「對不起,師傅現在才有時間來看你。就這樣好了,不用勉強起身。」武恆快步行到床邊輕輕的按著江天豪。

  「婷婷,最近這些日子,辛苦你照顧天豪了。」武恆回答向華婷婷說道。



  「不敢,這是我的責任,要是那天我沒有回來,一直在宜昌搜尋師兄的話...」華婷婷低頭道。

  「不關你的事,其實那天我們失散了之後,我也打算回到霧山。只是我在回來當中,誤中奸人的陷阱,失手被擒。他們向我施虐,用長矛刺穿我的手,用鐵錘敲打我的手...最後我在他們不主意的時候偷跑出來...」江天豪慢慢道。

  「簡直喪心痛狂!」華婷婷道。

  「那麼你現在還認得向你施虐的人嗎?」武恆冷靜道。

  「尹財...我知道他們全部都是長安那個尹財的手下。」江天豪說完了之後,轉個頭望著華婷婷。

  「你哥哥,華望天也是他們的一伙,虐待我的人就是你哥哥。」江天豪一字一字道。

  「哥哥!?」華婷婷驚訝道。

  「沒錯,你哥哥不單和那個姓尹的有勾當。而且還偷走了插在桃源鄉的那把劍。」江天豪咬牙道。



  「沒有可能的!哥哥為甚麼要這樣做!」華婷婷不願意相信江天豪的指證。

  「大概是因為妒忌吧。」江天豪閉上了眼睛道。

  「天豪,你的指證可有證據嗎?」武恆懷疑道。

  「證據的話,就只有人證我一個...不過要是華望天真的和姓尹的有勾當,現在到尹府,應該會見到華望天躲藏在尹府內。」江天豪回答道。

  「這一件事我會去調查一下,你這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武恆道。

  「哥哥...為甚麼...?」華婷婷一個人自言自語道。

  「婷婷,我們不要在這裡阻礙天豪休息吧。」武恆說完了,輕輕推著華婷婷離開。



  「哼,華望天,你的妹妹似乎很相信我的說話。尹寶兒,那個一鏢之仇,我要十倍奉還給你們尹家。」江天豪叫武恆和華婷婷離開了,心裡想著,並且不禁地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在門外,華婷婷很在意江天豪的指證。  

  「師傅,我還是覺得哥哥不會當這種事,一定是有甚麼誤會的。」華婷婷對武恆說。

  「嗯...似乎真的有必要到長安一趟...」武恆摸著下巴道。

  「那麼我就即日...」未等華婷婷說完,武恆就打斷了華婷婷的說話。

  「不,你留在霧山。由我去長安。」武恆道。

  「為...為甚麼!?」華婷婷激動道。

  「要是尹府真的是賊窩的話,你有信心可以全身而退嗎?更不要說你會不會對望天動手。」武恆解釋道。



  「但...但是...」武恆再一次打斷了華婷婷的說話。

  「婷婷,你是眾多師兄弟內,甚至比天豪有更高的天份,所以我更不能讓你去冒險。你可以放心,我一定會公平公正處理這一件事,並不如因為天豪的說話而有所偏袒。」武恆微笑道。
  
  「嗯...那麼我就留在霧山...」華婷婷道。

  「不過這次此行真的有那麼容易嗎?」武恆表面是微笑著,但心裡則還是存有疑惑。


第三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