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姐姐,現在應該要怎樣做?」

   上官巧和嚴芳經唐天音的指點,正由絕對安全,沒有設置陷阱的秘道離開唐門。兩人的臉色沉重,似乎是由唐天音的口中得知了一些關於燕義的情報,而且還是壞消息。

  「現在我想應該去找那四個Y頭,光是我一個人的話,恐怕未免有點吃不消。可以的話,再找上幾個人。」上官巧不斷抓頭道。

  「不如去找武叔叔?」嚴芳問道。

  「他現在是七劍門的掌門,恐怕抽不了時間。」上官巧道。



  「要是找雲大哥幫一下忙呢?」嚴芳想了一下,再問道。

  「可惜的是不知道他這陣子會去甚麼地方。」上官巧嘆氣道。

  「松楓五十郎前輩在幾年前已經病死了,還有誰人可以幫一下忙...」嚴芳抱胸苦惱道。

  「啊!我想到了還有一個被遺忘的老朋友,他的武功算不錯,加上有龐大的人力和財力。以是去拜託他的話,他應該會幫我們。」上官巧突然靈機一動。

  「老朋友?誰啊?」嚴芳想不起那一個"老朋友"是誰。



  「你跟我走就好了!」上官巧說完了就大步前進了,而嚴芳亦充滿疑惑地跟在上官巧背後。

   同一時間,躲藏在長安尹府,化名為"尹天"的華望天一個人靜靜的盤膝而坐,坐在一塊大石上。他閉上了眼睛,動也不動,看似是睡著了,無論周遭有甚麼聲音也沒有作出任何反應。

  「你坐在這裡幹甚麼?」突然有一把女聲傳至華望天的耳邊,這時候華望天才慢慢的張開了眼睛。

  「尹大小姐。」華望天由大石跳了下來。

  「不是說了只有我和你的時候,你就不是"尹天"嗎?」尹寶兒敲了一下華望天的額頭。



  「知道了寶兒,只是一時之間改不了口。」華望天笑道。

  「對了,最近你只要有空就會來這裡靜坐是為了甚麼?」尹寶兒問道。

  「據聞燕大俠於睡夢中練成蓋世神功,那我也來在夢中和江天豪那傢伙比試從而創出剋制他的武功。」華望天挺胸道。

  「結果呢?」尹寶兒得意道。

  「沒有夢到他...」華望天失意道。

  「嘻嘻嘻!我就想到了!」尹寶兒嘻嘻笑道。

  「少嘲笑我吧...咦?尹家大小姐不是所有物品都要一塵不染的嗎?為甚麼會拿著這麼一本殘舊破爛的書?」華望天察覺到了尹寶兒拿著一本舊得不像尹寶兒持有的書本。

  「這一本是小玉臨別的時候叫我給你的,他說你只顧修練大量消耗真氣的武功,而忽略調息運氣的內功,叫我好好督促你練習!」尹寶兒將書本交給了華望天。



  「<<培元歸心>>?真是一個怪名字。」華望天看了一下書名道。

   華望天慢慢打開了書本,並且看了一段時間。

  「啊啊!很難啊!一點也看不明!」華望天大叫道。

  「所以才叫我督促你練習,本小姐學富五車,不到半盞茶時間就能夠想通內文!」尹寶兒驕傲道。

  「對對對!連打呵欠吃藥也可以那麼短的時間想出來,就只是一本書,怎會難到尹大小姐!」華望天大笑道。

  「哼!"尹天"你快給我去打掃地方,等我看懂了才找你!」尹寶兒說完了,就轉身慢慢離開了。

   而在另一個場合,燕義和燕玉兩人在不知甚麼地方的樹林,在地上悠閒地步行著。燕義隨了比十年前更加的強壯,隨此之外,外表並沒有任何太大的改變。但是兩人同樣步行於泥地,卻只有燕玉的腳印。除非輕功身法達至爐火純青的地步,不然在步行於泥地上,怎樣才能不留下腳印?



  「爹爹,我們不是要趕路嗎?但是為甚麼我們不使用輕功,又不騎馬。反而要在地上慢慢的步行前進?」燕玉問道。

  「我們又不知"他"現在去了那裡。預期心急趕路,我更想悠閒地散步,等有了他的消息之後再用輕功趕路也未遲。」燕義緩緩道。

  「我只是怕"他"像上次一樣又亂闖禍。」燕玉嘆了一口氣道。

  「那一次我倒是很感謝"他",不然我也找不到原來是那個古中正在散佈我的流言。倒是我想不到那個古中正原來就是昔日鐵山河的那個家僕。」燕義道。

  「那麼爹爹其實你是知道古中正逃到那裡去?現在只有小玉一個人在,不用再隱瞞。」燕玉行到燕義面前阻著燕義的路,並且望著燕義的眼睛道。

  「我不但知道古中正往那一個方向逃跑,而且還知道有多少個人救走了古中正。」燕義一字一字道。

  「那爹爹你為甚麼不...?」

  「因為那些只是一些嘍囉死士,甚至連武功也不懂。就算我去把他們都抓起來,但還是揪不出幕後最大的元凶。」燕義打斷了燕玉的說話。



  「但我們可以拷問他們啊?」

  「這個我當然想過,不過我們當前的目標不是古中正和他的組織。我們只要不理他們,他們就沒戲唱。」燕義道。

  「怎可以...!」

  「現在我們最重要是先抓住"他",我怕"他"遲早被別人打死,別人的恩怨可以不理就不理吧。」燕義接著道。

  「不過...」

  「唉,只要我們抓住"他"之後,再去幫你的朋友吧,這樣好了嗎?再說,你給他們的那本秘笈,要是他們熟練了的話,暫時應該沒有問題。」燕義無奈道。

  「說定了,幹完正事之後就去幫一下他們!」燕玉轉身繼續前進。



  「唉...」燕義嘆了一口氣,之後跟在燕玉身後前進。

  「似乎這個江湖的和平日子已經過了,又要開始作亂了。」此時此刻,嚴芳、上官巧、華望天、華婷婷、燕義心裡不約而同地想著這一句說話。


第四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