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莊園,與其說是一個莊園,它的規模根本不像一個莊園,莊園內有鐵匠鋪、裁縫鋪、雜貨店,而且還有大大少少的客房,就算稱呼為小城鎮的話亦不為過。

 「莊主,上個月莊園的進帳為二百五十萬兩。扣除了包括園內各種設施的維修費用,發放了工人上個月的薪酬,並且購買日用必須品的資金,以及其他零碎的開支。一共有四十萬兩的盈利。」一個手持著一本寫滿了帳目的帳簿的人慢慢向他說的"莊主"交代帳目。

 「嗯...四十萬...那就再撥出五萬兩,派發給莊園三里內的乞丐。」"莊主"想了一下道。

 「請問莊主還有甚麼吩咐?」

 「最近天氣變涼了,或者再撥出二萬兩購買禦寒衣物,一同分發給乞丐吧。」"莊主"道。



 「遵命。」

 「莊主!莊主!」突然有一個婢女敲門道。

 「有甚麼事情?」"莊主"問道。

 「在莊園東門有兩位姑娘求見。」婢女道。

 「姑娘?她們有報上自己的名字嗎?」"莊主"聽到有兩位姑娘找上門了,感到奇怪。



 「她們的名字分別是上官巧和嚴芳。」婢女道。

 「是她們!?很久沒見了!麻煩你先安置她們於莊園東的最上級貴賓房內,並且要好好招呼他們!快!」"莊主"聽到那兩個名字後,整個人突然興奮起來。

  上官巧和嚴芳兩人被安排在最上級貴賓房內,房間到處的裝潢,甚至連所用的地板,只要用眼睛看清楚都知道是價值連城。兩人似乎意想不到自己會身處一間裝潢如此壯麗的房間,就只是呆坐在房間正中的椅子上,生怕只要隨便動一下就會破壞這些一生也賠不了的東西。

 「我真的沒想到是他...不過這裡的規模是不是比以前的還要...大?」嚴芳坐得畢直的,慢慢道。

 「我也不知道...自從我造了我的船出海旅行之後,我也幾年沒見過他。」上官巧亦是坐得畢直道。



 「不過...他怎樣可以賺那麼多錢...」對於身處在這麼名貴的空間,而又不敢亂動,只能住坐下不動,上官巧開始顯得有點不耐煩。

 「只是以前所救的人全都住在這裡,並且各自做自己的生意,之後每月都會將所賺的交給我們作為報答。」突然從房外傳來了"莊主"的聲音。

 「來了!來了!終於來了!」上官巧一下子彈到門前,打開了房門。

 「不愧是"女俠靈飛燕",上官巧,上官姑娘,輕功已經登峰造極,落地無聲。要不是剛才看到你的影子,還以為你是站在門口等在下。」"莊主"恭敬躬身道。

 「你少來這套!而且那個名號只是小時候隨便亂編出來的,你就忘記它吧!」上官巧一下重重的拍在"莊主"的背部。

 「上官女俠,在下練的是外功為主,你的一掌我可是吃不消的。」"莊主"笑道。

 「哼!」上官巧收起了自己的手轉過身,不到一會就笑得彎下腰來。

 「慕容大哥!」嚴芳叫道。



 「芳芳!你長大了很多,小孩的你都變得亭亭玉立了!」"莊主"揮手道。

 「秋雨兄,究竟你是不是想將慕容莊擴建到成為一個大城市?」上官巧坐下問道。

  慕容莊...秋雨...這樣說,上官巧說的老朋友,就是當年有參與大規模救援行動的慕容莊少主,慕容秋雨。

  可惜慕容秋雨的親父,慕容無敵遭到暗算變成廢人,致使提早繼承了慕容莊莊主的地位,並且未能援助燕義大戰楊寶,此事一直令慕容秋雨耿耿於懷。所以在燕義失蹤的時候,慕容秋雨暫代了燕義的地位。雖然成就沒有燕義之高,但亦救到了不少人。那些人為了報答慕容家的人收留,就索性在慕容家共同建設。

  現在慕容莊不只它的規模而聞名,還有慕容商車隊,每分每刻都有龐大的生意。而且,聽說慕容商車隊的護衛是雇用了宜昌楊和鏢局,慕容莊內還有一些數一數二的木工改良車隊的車輛。

 「要是可以擴建成城市,我倒是不介意啊!」慕容秋雨道。

 「你少發白夢吧!」上官巧道。



 「好了!閒話說到這裡,我想...你們突然來找我,應該不是只是為了聚舊,而是關於失蹤了的燕義,最近在宜昌出現了嗎?」慕容秋雨收起了笑容道。

 「為甚麼你會知道的!?」嚴芳驚訝道。

 「其實我們慕容莊有一直和唐門互相交換情報。」慕容秋雨笑道。

 「太好了,我們不用再花時間解釋整件事。」上官巧道。

 「那麼我就直說了,這一次,我需要慕容大哥你幫忙。」嚴芳一字一字道。

 「嗯...當年不能加入你們去對付楊寶,我的心一直都覺得過意不去。放心吧,這一次要是我可以幫上忙的話,我一定會幫手!」慕容秋雨道。

 「對了,唐門那四個Y頭你有辦法知道她們在那裡嗎?」上官巧問道。

 「我知道她們會去甚麼地方,要是需要的話我可以立即派人去聯絡她們。」慕容秋雨道。



 「慕容大哥,這一次我和上官姐姐的計劃是......」

  嚴芳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慕容秋雨,慕容秋雨想了一下,很快就答應了,並且想出了不少改良的方法。似乎將會有一連串的事情會在慕容莊內發生......



第五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