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大俠!!等等我!!你不要跑!!」

   有一名背著雙劍的年輕女子在一條路上一邊騎快馬奔馳著,一邊大聲呼叫著。同時亦有一個背著雙劍的年輕男子同樣騎著馬追著她的背後,而且亦是一樣大聲呼叫著,只是兩人的呼叫內容不同。

  「慢著!慢著!!不要騎太快!!」那名男子大聲呼叫道。

  「難得打聽到原來燕大俠在我們的附近,豈能還在慢條斯理!」那名年輕女子回頭大叫道。

  「唉...你確定燕大俠會想見到你嗎?而且你這樣大叫,燕大俠都不會聽到吧...」年輕男子道細聲道。



  「你剛才在說甚麼!」年輕女子大叫道。

  「沒事!沒事!我們還是快些趕路了!」年輕男子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有被聽到那句說話。

   似乎這名年輕男子有點害怕那名年輕女子。

   他們經過的路上都不見有燕大俠的蹤影。不過倒是遇到了幾次土匪山賊,但是會背著雙劍,都不會是普通常人。兩人就這樣一直在奔馳,過了多少日子,過了多少時間,最後他們來到了路上的一個少少的驛站。兩人似乎放棄了繼續追蹤燕義的去向。

  「我們都不知趕了多少日路程了,但是在源途的路上打聽,大家都說沒有見過燕大俠的身影。究竟燕大俠是不是真的"在我們的附近"...」年輕男子累得趴在茶寮的桌子上。



  「對了,當初在鎮上打聽到的消息是說燕大俠去了那裡?」年輕男子問道。

  「這個嘛...」年輕女子避開了年輕男子的視線,似乎是有甚麼謊言深怕被揭穿。

  「莫...莫非...你根本不知道燕大俠去了那裡?」看見了年輕女子的反應,年輕男子立即彈起身來。

  「我...我只是打聽到...燕大俠他...往西方去了...」年輕女子口吃地細聲道。

  「不會吧!那麼這幾天豈不是...!」年輕男子還未說完,年輕女子坐著的椅子被別人踢了一下。



  「小二,結帳。」原來是一名強壯的男子在經過背後時,不小心踢到了。不過那名男子似乎沒有在意自己踢到別人的椅子,道歉也沒有,慢慢離開茶寮。

  「喂!踢到別人的椅子,一句道歉也沒有就離開嗎!」年輕男子大叫道。

  「哦?啊!抱歉,後會有期。」那名強壯男子回頭道。

  「你這真的有誠意!休想走!」年輕男子起身想追出去。

  「他...他是...!」年輕女子似乎認得那一個人是誰。

   年輕男子擋在強壯男子的面前,並一直瞪著。

  「究竟有甚麼事?」強壯男子問道。

  「你踢到我愛人的椅子。」年輕男子道。



  「不是道歉了?」強壯男子道。

  「你真的令人很火大...」年輕男子道。

  「等等!那個人是...」年輕女子追了出來道。

   雖然年輕女子追出來是為了阻止發生衝突,但是她遲了一步。她追到出去的時候看到了年輕男子往強壯男子的臉上一拳打過去,同時強壯男子用手指在年輕男子的額頭彈了一下。年輕男子的拳頭未打到強壯男子,就已經跌到坐在地上。

  「燕...燕大俠!」年輕女子高聲呼叫道。

  「燕...燕大俠?」年輕男子低聲驚訝道。

   原來那名強壯男子就是燕義,難怪可以用一下彈指就把那名年輕男子彈倒在地上。



  「你...姑娘,我們是認識的嗎?」燕義問道。

  「在...在下秋欣!早在宜昌已經和燕大俠有過一面之緣!」年輕女子道。

  「宜昌?最近一次到了宜昌很像是一兩個月前的事情了。姑娘是何時和在下見過面?」燕義問道。

  「就是上次燕大俠出手阻止了兩名江湖俠士在大街上衝突的時候!」秋欣道。

  「不過我不記得有見過姑娘啊?」燕義想了一下道。

  「其實那時候我是在人群裡,所以應該不會留意到我...」秋欣道。

   年輕男子一直坐在地上,望著燕義沒有說話。他沒有想到燕義會突然出在他的面前,而且更沒有想到他剛才竟然往燕義的臉上揮拳。這時候秋欣才發現還未介紹這名年輕男子給燕義認識。

  「對了,這個坐在地上的男子,叫宋千奇。他是我的...我的...」秋欣越說越細聲。



  「愛人吧?」燕義道。

  「燕大俠為甚麼會知道!」秋欣臉紅道。

  「剛才他已經說了。」燕義指了一下坐在地上的宋千奇。

  「笨蛋,前陣子不是說過要低調嗎?為甚麼要說出來!」秋欣臉紅的向著地上的宋千奇大聲道。

  「哈哈哈,我們在江湖上都已經被稱為"雙劍情侶"!事實又怕甚麼被別人知道!而且面前的人更是燕大俠!」宋千奇道。

  「那麼我不阻你們這裡曬恩愛了,告辭。」燕義有點受不了,想離開兩人。

  「燕大俠慢住!」聽見秋欣在背後大叫。



  「怎樣了?」燕義回頭道。

  「其實是這樣的,我和千奇一直都十分景仰燕大俠。一直都希望可以跟在燕大俠的左右,希望燕大俠不會介意讓我們跟在你的背後。」秋欣道。

  「秋欣你說得不對。」宋千奇搖頭道。

  「那要怎樣說?」秋欣問道。

  「燕大俠!我們一直都景仰著燕大俠,就算發夢也會夢到燕大俠!希望燕大俠能夠收我和秋欣為弟子,日後可以替燕大俠維護江湖的和平。」宋千奇大叫道。

  「我一直都是獨行,不習慣有人跟在我左右,加上我沒有收弟子的打算,所以我不會接受你們的請求,這次真的告辭了。」燕義斬釘截鐵拒絕了,然後頭也不回離開兩人。


第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