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燕義嘆了一口氣。

  「喂!你們很煩啊,到底你們跟著我幹甚麼!」突然燕義回頭道。

   燕義背後有兩個人跟他,那兩個人就是在驛站茶寮碰上的"雙劍情侶",宋千奇和秋欣兩人。雖然由驛站的茶寮出發只有幾里的路程,但是宋千奇和秋欣兩人一直跟在燕義背後。而且兩人一都沒有和燕義說話,兩人只顧自己私言細語。初時燕義以為大家只是同路,但現在走過了那麼多路亦是跟在背後,終於忍不住問道。

  「我們真的很仰慕燕大俠,請燕大俠考慮一下,收我們為徒吧!」秋欣合實雙掌向燕義哀求。

  「我們"雙劍情侶"一個人時,劍法可能平平無奇。但是我們兩人一起時,威力就會增加百倍。收我們為徒絕對不會丟你的臉啊。」旁邊的宋千奇亦跟著合實雙掌道。



  「你們"雙劍情侶"不如改名為"麻煩情侶"吧!我已經說的很清楚,我!不!會!收!徒!弟!!」燕義不耐煩大聲道。

  「但是...」宋千奇原本想反駁燕義,但被秋欣阻止了,接著秋雨想了一下。

  「要是真的不考慮收我們為徒弟,那麼可以讓我們跟在燕大俠左右嗎?」

   宋千奇聽到之後感到驚訝。

  「反正我的盤川都已經用完了。先說好了,是你們要跟著我,平時日常的開支都是你們負責啊。」燕義想了一下道。



  「嗯!沒有問題!」秋欣點頭道。

   燕義開出了這一個過份的條件,原本是想藉此打發掉這對"麻煩情侶"。但意想不到秋欣絲毫沒有考慮,就接受了這一個過份的條件。不過燕義想了一下,就覺得既然有人願意為他擔上了所有開支,所以亦沒有再為難"麻煩情侶",准許他們跟在自己的身旁。

   三人起行,燕義行在前頭,"麻煩情侶"跟在後面。宋千奇似乎有甚麼事情要向秋欣投訴,拍了一下秋欣的膊頭,示意要談一下。
 
  "我可愛的秋欣,你究竟是想到了甚麼鬼主意?"宋千奇向秋欣用眼睛示意。宋千奇和秋欣不愧是人稱"雙劍情侶"的組合,他們的默契高得可以透過眼神溝通。

  "傻瓜,既然燕義不願意收我們為徒,就算說夠一千次,一萬次,結果也不會改變。那不如說服燕義讓我們跟在他的身邊,偷偷地學習他的武功。等我們得到他的武功之後,之後在他不留意的時候,在他的酒菜下藥又或是我們兩人夾攻,把他宰掉。之後宣稱燕義遇害身亡,而我們就為燕義報仇並且風光大葬。"秋欣同樣用眼神回答著。



  "真有你的,我都沒有想到這麼遠。"宋千奇示意道。

  "哼!不然我們為甚麼不惜奔波千里,只為跟在燕大俠身邊?自從楊寶死後,江湖上都沒有幾個人的武功比得上燕義。只要學了燕義的武功,一次 【偶然的】意外後,我們就是天下無敵了。"秋欣示意道。

  「對了,你是叫秋欣吧?」燕義突然回頭道。

  「是,請問燕大俠有甚麼吩咐?」秋欣立即上前問道。

  「江湖上的人稱呼你和他為"雙劍情侶"?」燕義問道。

  「嗯,沒錯。」秋欣答道。

  「你們是...夫婦?」燕義繼續問道。

  「他是我的...」秋欣的臉紅了,越說越細聲。



  「秋欣是我的未婚妻,而且我們是兩師兄妹。我們被稱為"雙劍情侶"就是因為我們獨創了一套<<雙飛蝴蝶劍>>。燕大俠要試一下嗎?」突然宋千奇由後追了上來。

  「下次吧。」燕義聽到原來他們還是未婚,臉上添上了一點輕鬆的面色了。

   雖然秋欣的計劃是跟在燕義的身邊偷學武功,計劃雖然是不錯,但是出了一個她意想不到的情況。

   他們一直四處流浪的時候,燕義不但沒有施展過半點武功,平常就連輕功也不用,一直都只是用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地前進。快半個月了,秋欣亦開始感到不耐煩,懷疑究竟面前的人是不是真正的燕義,還是只是武功只是比他們高一點的流浪漢。

   在一個晚上,燕義他們在一個人煙稀少的樹林內露宿。宋千奇在燕義睡著了的時候,把秋欣拉到了一旁。

  「喂,秋欣。究竟我們是不是跟錯人了?先不說他連輕功也不用,就連今晚露宿的地方,也是一些不見人影的鬼地方。」宋千奇道。

  「其實我也有點懷疑我們跟錯人...」秋欣嘆了一口氣。



  「不如等我現在出去殺了他。」宋千奇抽出了自己雙劍的其中一把。

  「先不好,我們再觀察看看。要是他真的是燕義,你這一下就碰壁了。」秋欣還是很小心,以防萬一。

   突然從燕義睡覺的地方,發出了很大的一聲"啪!"。宋千奇和秋欣兩人立即趕回去,看看燕義發生了甚麼事情。回到了之後,只見燕義坐在地上,而他的旁邊多了一個衣衫襤褸的人趴在地上,並且似乎暈倒了,而附近亦有六七人把燕義圍在中間。

  「都已經特地選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想不到這裡也有土匪在...」燕義抓頭道。

  「銀兩和命,你選那一個!!!」

  「命很重要,所以我要命。但是我亦要銀兩。」燕義一字一字道。

  「燕大俠!我們來幫你!」宋千奇準備好,隨時可以支援燕義。

  「不了,只是一些無謂人,我一個人出手就好了。」燕義懶洋洋揮手道。



  「你媽的少看我們!兄弟們,我們去把這兩個男五馬分屍,那個女的,看來也是一個美女,我們就抓回去玩個六七十日吧!」

   說完了,有兩三個土匪向秋欣跑過去。

   但是秋欣也是一個武林俠士,怎會被這些人嚇到。正當秋欣想拔出劍來,突然那些向她跑過來的土匪定住了。只見燕義坐在地上扯著他們的衣服,燕義的坐姿沒有改變,但是他坐下的位置卻不同了,沒有人看到燕義是甚麼時候移動了。

   正當被捉住的土匪想回頭確認的時候,燕義的手一抖。土匪被燕義甩了上天,再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不單牙齒跌了幾隻出來,而且更是暈倒過去。

   宋千奇和秋欣兩人終於看到了燕義出手了,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燕義力大到可以把整個人拉起再摔在地上,兩人都看到眼睛發直。連兩個武林俠士都看到呆掉了,更何況是那一些土匪?很快地那些土匪丟下了兵器逃走了。

   整件事不足一注香的時間就解決了,燕義見那些土匪離開,就懶洋洋地躺到地上睡著了。


第七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