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奇和秋欣這一對被燕義稱為"麻煩情侶"的"雙劍情侶",原本他們以為一直跟住的人並不是真正的燕義,而只是一個武功稍高的流浪漢。宋千奇打算在這名武功稍高的"燕義"不留意的時候,把他暗殺掉。

   未等秋欣同意,就巧合地在露宿的地方碰上了土匪。雖然當時宋千奇準備好對付土匪,但實情宋千奇和秋欣兩人想借土匪的手,把這個武功稍高的"燕義"殺掉。不過這也只是計劃,他們沒有想到眼前的人真的就是燕義本人,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就一個人坐在地上把一班土匪嚇退了。

  「幸好我們沒有出手,不然恐怕死的人就是我們。」宋千奇見過燕義的武功,雖然只是短短幾秒,但是已經令宋千奇知道自己和燕義之間的差距。現在回想起剛才還想在燕義睡覺的時候把他殺掉,額上的冷汗流過不停。

  「雖然他只是把土匪抽起再摔在地上...但是如果沒有一定的臂力...」秋欣的反應和宋千奇一樣。

  「哈...哈哈哈」宋千奇突然開始傻笑道。



  「你怎樣了?嚇傻了嗎?」秋欣看見宋千奇突然在笑,問道。

  「哈哈哈,你想一想。現在我們跟在燕義的身邊,偷學著他的武功。要是多幾個山賊土匪的話,我們就可以學到更多的武功。總有一天,我們也可以擁有燕義的武功。」宋千奇一字一字道。

   突然睡在不遠處的燕義打了一個鼾聲,宋千奇和秋欣兩人停止了說話,靜下來。

  「呼,我還以為他已經醒了。」宋千奇道。

  「今天就說到這裡,明天來想辦法如何令燕義施展更加多本領。」秋欣說完了,就躺下身來,不到一會就睡著了。



   太陽依舊升起,燕義等人依然是漫無目的到處流浪。唯一不同的,就是路上每過一段路都會出現山賊。不過燕義的武功並不是山賊能夠應付,因此並沒有在意為甚麼之前那麼安全,現在會出現那麼多山賊。

   當然,這一切都是宋千奇和秋欣兩人的計劃,盡可能散佈自己身上有貴重的財物,吸引附近的山賊聚集到他們的位置。不斷的吸引山賊,不斷的製做偷師機會。

   終於,他們來到了一間在荒郊野外的破廟稍作休息。

  「秋欣,你寫得如何?」宋千奇問道。

  「當然啦,抄寫工作難不到我。我已經記下了燕義連日來所使用的一招半式。」秋欣答道。



  「喂!秋欣!破廟門口的樹上結了一些又甜又多汁果實!」燕義從破廟外,跑了到秋欣的身邊,從懷裡拿出了一些比拳頭還要大的果實,交到秋欣手中。

  「嗚嗚嗚...」突然傳來了一些哭聲。

  「秋欣,你不用那麼激動,只是一些果實,不用哭吧?」燕義問道。

  「不,並不是我!」秋欣否認了那些哭聲,那些哭聲並不是由她發出。

  「嗚嗚嗚...」又再一次,傳來了一陣陣的哭聲。

  「嘩!鬼啊!」突然宋千奇大叫,秋欣和燕義立即來到了宋千奇的身邊。

   他們發現了有四個小女孩,而那一些哭聲確是由這四個小女孩。令宋千奇嚇一跳的,就是因為那四個女孩的樣子是一樣,就只有她們身穿的衣服不同,要是晚上看見她們的話,恐怕不是只有嚇一跳。

  「千奇你冷靜一下。你看,她們就只是一些小小的女孩!」反而秋欣並沒有被嚇到,還叫宋千奇保持冷靜。



  「你們四個為甚麼不回家?」燕義問那四個小女孩。

  「我...我們...迷路了...!」其中一個小女孩說著說著,又繼續哭泣。

  「妹妹,你們告訴姐姐,你們叫甚麼名字?」秋欣溫柔問道。

  「我叫唐彩玉...我們是四胞胎...她們分別是見唐玄玉、唐文玉和唐小玉。」這一個女孩並沒有像剛才的女孩說完說話就繼續哭泣。

  「你們是住在那裡?爹爹和娘親呢?不如讓姐姐送你們回家吧。」秋欣微笑道。

  「我們的家一早沒有了...我們和爹爹娘親都是住在一個叫"慕容莊"的地方...」那個叫唐小玉的,說完了之後又繼續哭泣。

  「"慕容莊"...聞名不如見面,這次終於有機會可以去見識一下...」燕義心裡想到。




第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