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義一個人被安排到慕容莊內最高級的客房內,巧合地,這一間客房在幾天前亦是嚴芳和上官巧所身處的客房。燕義入到了房間,二話不說,解開掛著佩劍的腰帶,脫掉了那件已經破爛了的上衣服,殘舊的牛皮靴,整個人跳上了那一張價值連城的床上。

  「很舒服啊~!」燕義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慢慢回想起剛才的事情。

  「想也沒有想到不久之前我還是睡在荒郊野外,而現在是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慕容莊的床上。看來那四姊妹一定和那個叫慕容秋雨有非比尋常的關係,我只是帶她們來到慕容莊,他卻把我當是上賓。」燕義一個人喃喃道。

  「燕大俠,燕大俠。」突然有人在敲著燕義房的房門,並且有一把溫柔的女聲隨著那些敲門聲傳到燕義的耳邊。

   燕義立即坐了起來,瞬速穿上了衣服,整理好儀容。



  「門沒有鎖,請進來吧。」燕義開聲道。

   門開了,有一個女子行了進來。那名女子雖不算是傾國傾城,但是她的樣子,配上了她身上華麗的長裙,有如一名仙女下凡。就算只是擦身而過,亦會不自覺地停下來望多幾眼。

  「你...你是...?」燕義整個人看得發呆,沒有想到竟然有一個仙女在他的面前下凡了。

  「燕大俠,請是莊主吩咐奴婢為你準備的秘製千層糕。」那名女子放下了她手上的那一碟糕點。

  「你是慕容莊的人?」燕義回過神,問道。



  「沒錯,奴婢是莊主的近身奴婢。」那名女子慢慢道。

  「你很漂亮啊...」燕義道。

  「嘻,謝謝了。要是燕大俠沒有任何吩咐,奴婢先行退下。」那名女子說完了,慢慢離開了燕義的房間。

  「為甚麼我不叫她留下來陪我!」那名女子離開了一段時間,燕義才想起,不斷敲打自己的頭。

  「不過,想不到慕容莊竟然有如此美麗的女子。要是要我一直留下來我也願意。」燕義一邊吃著那位"仙女"帶來的千層糕,一邊得意道。



  「那麼燕大俠就一直留下來吧。」突然又有一把女聲從門外傳了進來。

  "和剛才的聲音不同,莫非是另一個美女?"燕義心裡想著,急不及待地起身,跑過去開門。

   正當燕義跑到門前的時候,突然有一掌破門而入,向著燕義的頭部打過去。情況太突然,雖然燕義避過了,但是燕義的左邊臉被那一掌擦傷了。燕義大驚,向後一大跳,並且意圖去拾起他的佩劍。

   突然燕義覺得頭有點暈,整個人發軟跪在地上。

  「這是...剛才的千層糕有毒!」燕義很快地就站起身來,並且運功提氣,把體內的毒素迫到口中,向著地面吐了一灘黑水出來。但是燕義還是覺得有點軟弱無力,以及視力模糊。似乎除了剛才的千層糕外,在不知甚麼時候已經中毒了。現在有了千層糕的毒為藥引,把之前中的毒引發了出來。

   但是現在沒有時間可以讓燕義休息,只好去拾起佩劍突圍而出。此時有一把彎刀從另一邊的窗戶射進來並且釘在地上,而燕義因為看不清楚而避不開,被彎刀劃破了手臂。

  「來者何人!不要鬼鬼祟祟!快給我滾出來!!」燕義慌忙大叫道。

  「本姑娘叫上官巧,專門對付你這類人。」剛才的聲音又傳來了,門口打開,有一個女人行了進來。



  「上官巧?燕某並不記得和你有任何恩怨,何解要出手暗算!」燕義按著傷口道。

  「你現在在這個場合還要說謊,不要命嗎?」上官巧沉聲道。

  「上官姐姐,不如乾脆把他解決掉吧。」釘在地上的彎刀突然往飛進來的窗口飛過去,同時,有一個女孩從窗外跳了進來並接著那一把彎刀。

  「這把聲音...唐彩玉!?難道是你真的是唐門的那個唐彩玉。」燕義雖然看不清楚,但從聲音已經聽出是誰。

  「說實話,之前跟著你的那個大姐姐對唐門真的很理解。」唐彩玉嘆了一口氣道。

  「說!你究竟是誰!」上官巧對著燕義怒吼道。

  「在下燕義。」燕義回答道。不過燕義說完了那四隻字,上官巧立即上前,瞬間到了燕義面前。揪起燕義的衣角,大打巴打在燕義的臉上,打得燕義的臉紅了起來。



  「難道你不知道燕義就是我的義兄,亦是我的妹夫嗎!!」上官巧說完了,第二巴亦打在燕義的臉上。

  「你在說甚麼...」燕義說完了,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往上官巧劃過去。

  「上官姐姐小心!!」唐彩玉大叫著,幸好上官巧及時避開了,但卻鬆了手被燕義逃掉。

  「可惡!別想逃!!」上官巧未說完,就有兩個人影從她的旁邊掠過,並向著燕義逃亡的方向追過去。那兩個人,一個是身穿黑色長袍而沒有右手的,另一個則是身穿華麗的服飾。看清楚,他們就是雲彩霞和慕容秋雨。而上官巧亦不甘落後於人,留下了不會輕功的唐彩玉,跟著兩人追了出去。

  「巧兒,回去!那個人交給我!」雲彩霞大叫道。

  「不!我也要去!」上官巧一口拒絕。

  「聽雲兄說,你回去保護芳芳,免得他回頭傷害她。」慕容秋雨道。

  「不過...」上官巧還是不想回去。這時候,雲彩霞的左手伸出了一把長劍,向後一揮,長劍的劍鞘飛向上官巧,上官巧伸手接住了。



  「回去!」雲彩霞說完了,便加快了腳步。

  「放心交給我和雲兄吧。」慕容秋雨微笑道,說完同樣加快了腳步。

   在一輪的追逐,雖然燕義中毒了,但是他的輕功並沒有比以前慢,反而因為在逃命而更加快。而雲彩霞和慕容秋雨開始有點回不了氣,漸漸慢下來。要是再繼續慢下去,就會跟失掉。

   但是兩人的表情並沒有著急,因為現在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突然天上有數十百枝銀針,像大雨的雨點落下來。但就像有生命的,全避過了雲彩霞和慕容秋雨,反而燕義身上卻中了不少枝銀針,每一枝銀針都準確地插中了燕義的穴道。原先燕義已經中毒了,現在又被銀針封鎖了大部份的穴道,畢直的跌在地上。

  「玄玉的暗器真的越來越熟練,回想當年,她可是連暗器也不會用。」慕容秋雨微笑道。

  「我們上吧!」雲彩霞持劍急速向燕義展開如暴風般的攻擊,慕容秋雨亦使出他所擅長的劍舞。



   但是他們兩人亦突破不了已經十分虛弱的燕義的防禦,明明已經快要站不起來,眼睛又看不清楚,但卻可以用那根短短的匕首和這兩位擅於用劍,一剛一柔的高手打過平手。

   不過情況很快就不同了,唐彩玉不知道甚麼時候趕到,並且立即加入了戰鬥。

  「哼,彩玉你果然沒有疏於修練刀法。」雲彩霞笑道。

  「彩玉未敢忘記雲叔叔的教導!」唐彩玉回答。

   很快地,燕義處於完全的劣勢。不過燕義也算是江湖經驗深厚的人,他在自己的腰帶暗處取出了一顆煙霧彈丟在地上。濃煙立即充滿了四方,看不清地方方向,而燕義打算在這個難得靜靜離開......


第十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