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莊?就是那一個由慕容姓的人掌管打理的地方?」宋千奇突然插嘴道。

  「宋千奇你知道關於慕容莊這個地方的詳細?」燕義聽到宋千奇的說話,立即轉頭向宋千奇問道。

  「慕容莊,最早的時候只是一間少少的破爛的木屋賊窩。其後在前任慕容莊莊主,慕容無敵在少年時是一個山賊,在長年累月的打架劫舍,累積了不少財富。後來聽說有一個姓"嚴"的人一個人去討伐慕容無敵,之後詳細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後來慕容無敵當起正行商人,索性大花銀兩在賊窩的原址建起一個莊園。在十多年前,更成為了和仁皇殿對抗的據點,救了不少人。」宋千奇道。

  「當年仁皇殿那麼猖狂,慕容莊仍勇於率先站出來對抗,這種俠士真是難得。要是江湖再多這一類人,那麼我亦不用那麼辛苦了。」燕義聽了慕容莊的事情,大喜道。

  「咦?燕大俠,當年可是你帶領慕容莊的人對抗仁皇殿啊?」秋欣大感奇怪。



  「我...?啊!我記起了,沒錯沒錯,當年的確是我和慕容莊的人聯手!你看,人老了記性也變差了。哈哈哈!」燕義似乎忘記了自己當年如何和慕容莊對抗仁皇殿,抓頭大笑道。

  「真的是這樣嗎...」秋欣望了宋千奇一下,宋千奇亦感到奇怪。

  「對了,小妹妹你們是叫唐彩玉、唐玄玉、唐文玉和唐小玉。沒有錯嗎?」秋欣行到那四胞胎的面前,蹲下道。

  「嗯,這是娘親給我們起的名字。」唐文玉回答道。

  「那麼...我想問一下,你們是唐門的四姊妹嗎?」秋欣一字一字道。



  「慕容莊之後就是唐門!?」宋千奇吃驚道。

  「不對啊,我們爹爹叫唐一,我們是唐一的四姊妹。還是說唐門是一個地方名?」唐玄玉歪頭道。

  「少裝了!天下有誰不知唐門四傑除了有各自精通的秘傳技巧之外,亦很擅長蒙騙裝模作樣之術!」秋欣大聲道,立即拔出了雙劍往這四姊妹砍過去。

   秋欣揮空了,她的雙劍不在她的手中。燕義擋在她的面前,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環抱擋四姊妹,而不知甚麼時候,不知怎樣,秋欣的雙劍全都在燕義手上。此時燕義環抱的四姊妹同時哭了起來。

  「秋欣你發生了甚麼事!她們只是一個小女孩來的!」宋千奇大聲道。



  「她們是唐門的人來的!」秋欣回答道。

  「就算她們是唐門的人,但她們也沒有對我們做甚麼。」宋千奇道。

  「你們沒事吧?」燕義對四姊妹柔聲道。

  「大姐姐很可怕啊!」在一片哭鬧聲中,都不知道是誰說。

  「你看,她們就只是四個普通的小女孩。光憑你一句"她們是唐門"就下毒手,你這次未免太過份了!」宋千奇怒吼道。

  「現在你是不相信我嗎!」秋欣大聲道。

  「不是不信!而是...」宋千奇還未說完,就被秋欣打斷道。

  「宋千奇!以後我和你各行各路!!」秋欣說完了,轉頭施展輕功離去。



  「秋欣...!對不起了燕大俠,我要去追回秋欣。我們後會有期吧!」宋千奇行到燕義面前握拳道。

  「嗯,後會有期了。」燕義把秋欣的雙劍還給宋千奇,宋千奇接過了轉頭面向秋欣離開的方向,同樣施展輕功離去。

  「那麼,你們的爹娘是在慕容莊嗎?」燕義問四姊妹。

  「爹娘以前說過,要是那天走失了。就要想辦法回家,我猜爹娘應該會在慕容莊等我們。」唐文玉道。

  「的確走失了就回到預早相約的地方是最好...好!就等叔叔帶你們回去慕容莊!好嗎?」燕義笑道。

  「你是說真的嗎?太好了!」唐小玉高興得跳了起來。

  「不過呢,叔叔忘記了去慕容莊的路,你們可以帶一下路嗎?」燕義道。



  「沒有問題,哥哥你跟我們走吧!」唐玄玉說完了就拉著燕義的手臂。

  「啊!二姐你太狡猾了!我也要拖著叔叔的手!」唐文玉說完了,雙手捉住燕義的另一隻手。

  「喂!你們不要太失禮啊!而且你們就只顧住叔叔,不用理會小玉了?」唐彩玉拖著唐小玉的手道。

  「哈哈,看來你就是四姊妹的大姐吧?」燕義望著唐彩玉道。

   雖然剛才這四姊妹被秋欣嚇哭了,不過她們很快就重新將笑容掛到臉上。而此時亦是燕義唯一能夠放鬆的時間。

   源途下來,原先燕義以為多少也會遇到一個半個山賊,不過在往慕容莊的路上都不見半個山賊出現。燕義鬆了一口氣,可以把這四姊妹平安的送到目的地。

   時隔了數天,燕義一行人終於來到了目的地,慕容莊。

  「爹!娘親!你們還在嗎?我們四個回來了!!」唐彩玉站在慕容莊的大門前大喊道。



   等了一下,似乎沒有人來應門。

  「爹!娘親!我們回來了!!」這一次四姊妹一齊大喊道。

  "原來這裡是慕容莊,比我所想的還要大啊..."燕義心裡想。

   突然,慕容莊的大門慢慢地打開了。當大門開到勉強能讓一個人通過的時候,有一名婦人急不及待鑽了出來。

  「彩玉、玄玉、文玉、小玉!太好了,你們都沒有事回來了!」那名婦人跪在地上抱著這四姊妹。久別的重逢,這四姊妹再加上她們的娘親抱在一起大哭。

   正當燕義打算悄悄地離開,免得打擾這個重逢的感人埸面。不過慕容莊的大門全開了,又有一個著了黑色長袍的長髮男人行了出來。

  「俠士請留步!」那名男人擋在燕義的面前。



  「在下唐一,是這四姊妹的爹爹。感謝俠士將我們的子女帶回來我們的處。」唐一跪在地上恭敬道。

  「只是小事一樁,並不足掛齒。」燕義上前扶起了唐一。

   不過當燕義想伸手扶起唐一的時候,似乎碰到了甚麼東西,面色突然一沈,伸出的雙手縮了回去。

  「俠士不用在意,在下多年前因為一次意外斷掉了右臂。幸好夫人依然不離不棄,在我身邊支持著我。現在我不會在意斷臂,俠士你不用在意。」唐一微笑道。

   唐一穿長袍的原因是想遮住自己的斷臂,原先燕義不為意碰到了唐一的斷臂,以為唐一會不喜歡,不過想不到唐一竟然沒有在意。

  「唐兄,就是這位大俠幫你找回你們的女兒嗎?」又有一個人從大門內行了出來。這一次行出來的人,身穿錦繡棉衣,衣服褲子也有由金線繡成的梅花圖案,腰間更掛著一把有著手工精巧的劍柄的長劍。

  「對啊,就是這一位俠士!」唐一答道。

  「在下慕容秋雨,不知俠士高姓大名?」那名男子行到燕義面前。

  「叫我燕義就好了。」燕義回答。

  「唐兄是在下多年來的好友。要是不介意的話,希望燕大俠可以留在慕容莊,好讓在下可以替唐兄好好報答大俠。」

  「這個嘛...不用報答我也可以!」燕義拒絕道。

  「來吧!叔叔!今天你就留下吧!」這時候那四姊妹跑到燕義旁邊,並且把燕義圍著。

  「小孩也希望你今天留下,你就不要令他們失望吧。」慕容秋雨笑道。

  「那麼在下恭敬不如從命好了。」燕義勉強答應了。

  「來人!帶燕大俠去慕容莊最高等的客房!」



第九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