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婷婷被江天豪叫到了自己的房間施暴,致使衣衫破壞不整、楚楚可憐的一個人在房間內不斷的躲避江天豪這等禽獸。希望在自己被損清白之前,有人來救走她,不論是誰也可以。

  但是哥哥華望天失蹤,師傅及掌門武恆下落不明,而且七劍門的師兄弟亦不滿江天豪而先後下山離開了。現在整個七劍門都是一些酒肉之徒,而眼前想向自己施暴的更是七劍門代掌門。

  面對如此困局,雖然華婷婷一直在躲避,其實已經暗中咬著舌頭。要是真的沒有奇蹟出現,寧可一死,亦不要讓人沾污自己的清白。

  不幸地,在躲避期間,華婷婷被自己破壞的裙子絆倒了自己的雙腳。整個人畢直的跌倒趴在地上。而江天豪眼見這個難逢的機會,立即整個人趴在華婷婷身上。

  江天豪早已料到華婷婷會咬舌自盡,因此很快地,伸出雙手強行把華婷婷的口張開。



  華婷婷絕望了,不單身體被江天豪壓在地上。口部更被江天豪拉開,不能咬舌自盡,這時候華婷婷沒有再掙扎,眼睛的淚光一滴兩滴三滴,滴在地上。

  江天豪正當認為得手的時候,在房外傳來了一片打鬥的吵鬧聲。江天豪認為只是他新收的弟子醉酒鬧事,因此並沒有多加理會,繼續享用面前的「盛宴」。

  但是吵鬧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聲。江天豪忍不住了,想先好好料理一下那些弟子,才開始自己的事。

  在正想開門之際,突然有一枝槍頭如人頭般大小的長槍以高速的速度由門外射到房內。因為這一枝長槍的槍頭巨大,連帶把江天豪房間的房門拆掉了。

  江天豪沒有預料到這一個突如其來的狀況,雖然勉強避過了那一把長槍,但卻是被自己房間的門打中了。



  有一個人,騎著一匹駿馬撞到了入江天豪的房間內。馬上的人比江天豪強壯,穿著用金屬片造成的輕甲,腰間左右各掛著一把小小的匕首,胸前亦有六七把小小的飛刀。馬匹向天發出雄叫,顯得像一個征戰多年的大將軍。

  這時候華婷婷眼中又重現了希望的目光,縱使這個人是賊人,但他在最後關頭出現,爭取了不少時間可以逃脫或是咬舌自盡。

  江天豪因為有人破壞了他的好事,連自己的長劍也沒有出鞘,一個弓步向那個人擊出足以把平常人打死的一掌。

  但是馬上的人毫無躲避的意思,只見他在胸前抽出了一把飛刀,往江天豪的頭顱飛過去。

  見此江天豪硬生生收起了那一掌。



  當華婷婷想靜悄悄離開的時候,那個騎著馬的人拔起了自己射進來的巨頭長槍,並且一手抽起了華婷婷放在自己的背後,往離開霧山的方向奔馳。

 「你...你...你究竟是誰?是要殺我嗎?還是要取我清白之軀?」華婷婷趴在馬背上問道,原本以為脫離了江天豪的魔掌,現在又落人另一個人的魔掌。

 「你說甚麼傻話啊...」雖然看不到那個人的樣子,但聽他的語氣似乎有點感到無奈。

  馬匹跑到了一個茂密的樹林,華婷婷才可以落到地上。

 "沒有人的樹林...看來我這次真的逃不掉了..."華婷婷心想。

 「唉,你已經忘記了我的臉了嗎?」那個人嘆了一口氣,並且點燃了手上的火摺子。這時,華婷婷才看清那個人的臉。

 「嚴恩!」原本一臉絕望的華婷婷又重新燃起了生氣,整個人由地上跳到嚴恩面前。

 「你...!唉,你就注意一下吧!先穿上我盔甲吧。」華婷婷忘記了自己的衣服已經破掉了,露出了她那個雙峰。而嚴恩也是現在才留意到華婷婷的衣服已經全破了。



  嚴恩脫下了自己的輕甲讓華婷婷穿上,其後拉著馬匹,帶著華婷婷走入一個更茂密的樹林。

 「你帶我去那?」華婷婷問道。

 「這是捷徑,我們要避過那傢伙的追蹤,去到江口渡江過河。」嚴恩道。

 「那你為甚麼會出現在霧山?而你為甚麼要救我?」華婷婷續問道。

 「因為我是受了一個朋友所託,要到已經敗壞了的七劍門把他的妹妹帶出來。」嚴恩回答道。

 「莫...莫...莫...莫...莫...莫非是...」華婷婷說著已經哽咽了。

 「對,就是他。我們暫時不要說話了,等等我才詳細解釋整件事。」嚴恩道。





第四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