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恩和華婷婷兩人在茂密的森林潛行,避過了江天豪等人的追蹤,終於來到了他們要渡江的小碼頭。

   二話不說,嚴恩先為華婷婷準備一件水藍色的衣服,不過衣服上面不自然地縫上了一些用牛皮造成的皮革。明明是一件布衣,但華婷婷穿起來後,更顯得像穿上一件用皮革造的輕甲。

  「這件衣服看似盔甲的布衣是...?」華婷婷對於這一件"布衣"感到了疑惑。

  「正是我親手造的!布衣加牛皮,輕巧堅韌俱全!」嚴恩自滿道。

  「想不到原來你還會這樣的手工藝,是當士兵時學會的嗎?」華婷婷問道。



  「當然啦。戰場上要是你不會自己制作及修理軍備,你就是下一個陣亡的亡魂了。」嚴恩邊說邊行到自己的馬匹旁邊。

  「馬大哥,這幾天感謝你了,你自由了,走吧。」嚴恩說完了,解開了綁在柱上的韁繩,拍了一拍馬匹,目送馬匹慢慢地離開。

  「那麼現在你可以為我詳細解釋一下嗎?」華婷婷上前問道。

  「哦?船到了,我們邊行邊說吧。」嚴恩道。

  「就如我剛才所說,你哥哥拜託我把你從七劍門中帶出來。」嚴恩開始慢慢地解釋給華婷婷。



  「我哥哥他人在那裡?」華婷婷搶問。

  「這我不能說,你哥哥叫我不要告訴你他的行縱,以免暴露了自己的行縱。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哥哥現在跟在燕玉的身邊修行。」嚴恩緩緩道。

  「燕玉?誰是燕玉?」華婷婷並不知道誰是燕玉。

  「你不知道她是誰?她是那個叫燕義的人的女兒啊。」

  「哥哥竟然找到燕大俠的女兒!?」華婷婷驚訝道。



  「那個小女孩確實是有點料子,上次我和她對上了,幾乎敗在她的手中。要是她可以為朝廷效力的話...」嚴恩越說越細聲道。

  「你現在還是想著上戰場和外族打仗嗎?」華婷婷聽到了嚴恩的說話。

  「不,不了。這幾年我有點累,現在我只想試一下你們這些江湖人士的生活,自由自在流浪,偶然還闖了一些名堂。」嚴恩重新振作起來。

  「七劍門我不能再回去了,而大師兄又知道我的老家在宜昌,我猜他一定會在附近埋伏。」華婷婷喃喃道。

  「要否跟我一起?你哥哥拜託我救了你出來的事已經完成了,反正我自己也是繼續流浪,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嚴恩問道。

  「要是你不介意的話,那小女子恭敬不如從命吧!」華婷婷笑道。

   同一時間,華望天坦白向尹財交代了自己的事情後,就辭去了在尹府的工作,跟著了燕玉一齊旅行。不過這一個組合就少了燕義,多了一個跟隨過來的尹寶兒。

  「一百六十...八...一百...六...十九...」華望天在一個無名的小山谷,一個河水溪流旁,整個人倒立了,只用一隻左手把自己撐起,造出了拿頂等,訓練身體的體力。



  「加油啊!還差少許就能夠打破你自己的紀錄!」尹寶兒坐在陰涼的地方,吃著乾糧,大叫道。不過在尹寶兒說完這句說話後,華望天耗盡了氣力,整個人跌在地上。

  「還差少許!」華望天氣忿道。

  「慢慢來~當初我也是花了很長的時間來練習~」燕玉原來和華望天一樣,在旁邊做起了拿頂的練習。

  「不過我看望天很難可以超過小玉你的五百下。」尹寶兒嘻嘻笑道。

  「你這是在嘲笑我嗎...」華望天摸了一下鼻子,無奈道。

  「嘻嘻~不知道啊!」尹寶兒笑道。

  「唉,都不知道要甚麼時候才學到小玉你這樣子。」華望天回頭望著燕玉道。



  「慢慢來~不心急。」燕玉笑道。

  「唉,說起來,不知嚴恩那傢伙教到了婷婷了嗎?」華望天突然道。

  「安啦,嚴恩是我的青梅竹馬,他的能力並不是可以和你比擬的。」尹寶兒道。

  「對啊,我給他練習的巨頭長槍他也練習得很好,加上他以前是一個軍人,應該沒有問題的。」燕玉道。

  「那麼我有一些事情想和你們兩位商量一下...」華望天似乎想起了甚麼事情。

  「還是說那一件事嗎?我覺得最好問一下燕大俠比較好。」尹寶兒道。

  「對啊,不然又要麻煩我和爹爹去救你啊。」燕玉笑道。

  「不是說那件事啊!我想說的是...........」





第五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