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船上,甲板傳來了一陣陣的哀號,還有一連串"噗通"的聲音,似乎是有甚麼東西一直跌在水中。平常其他人一定會以為船上發生了命案,但是現在每個人都非常的冷靜坐在自己的位置,做著自己的事,完全不在意甲板上的那一陣哀號聲和怪聲。

  「噁~~~!!!!!!」

   這一把聲原來是出自單騎陷陣,在七劍門的本部把華婷婷由江天豪的魔掌救出來,十分威風的退伍將軍,嚴恩。

  「你呀,明明騎馬比這架船更加搖晃,反而你坐船會嘔到快要連五臟也要吐出來。」華婷婷一直在拍嚴恩的背部,希望可以舒緩一下嚴恩的痛苦。

  「騎馬的時候可是前後搖晃啊,現在的是左右...噁~~~~~!!!!」嚴恩連話也不能說完。



  「其實你真的是將軍嗎...」華婷婷依然拍著嚴恩的後背,懷疑眼前暈船的嚴恩。

  「我對付的可是遊牧民族,難道我要在草原上開船嗎?」嚴恩終於吐完了。

  「客倌,我們快要泊岸了。麻煩客倌準備收拾一下自己的包袱行裝。」突然有一個人來到華婷婷面前說。

  「太好了...我的腸胃快受不了。」嚴恩面色蒼白,無力的坐在地上。

   船已經泊岸了,嚴恩急不及待當先跑下船了。



  「這裡是那裡啊?我們現在要怎樣?是要去甚麼地方?」華婷婷追上了嚴恩,問了一連串問題。

   未等到嚴恩的回答,突然遠處有六七人,他們皆手持住一把長槍,騎著馬來勢洶洶的跑過來嚴恩和華婷婷面前。

   這時候華婷婷已經暗地裡運勁,準備和眼前的六七人拚命。

  「大哥!我們來接你了!」其中一名大漢道。

  「咦?大哥?你們是認識的嗎?」華婷婷感到疑惑。



  「他們都是我以前摩下的猛將,不要少我們只有幾人,每一個人也受過了很嚴格的鍛鍊。我們可是連外敵看見我們也會怕怕的"嚴家軍"啊!」嚴恩簡單地介紹了這件事。

  「大哥,你說得對。最近這一條村真的多了很多七劍門的弟子出現,而且他們所作所為根本與山賊無異!不,應該說他們就是山賊!」

  「嗯...那麼我們先回去嚴家村再說吧。」嚴恩道。

  「咦?我們不是說好要四處流浪嗎?為甚麼現在又要回家?」華婷婷又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不過嚴恩和嚴家軍並沒有回答華婷婷的問題,其中一人更直接把華婷婷像一隻小貓般拉起來,放在馬背上,往嚴恩所說的嚴家村進發。

   而另一方面,華望天仍然跟著燕玉學習武功。

  「一...百...八十一...一...一百...八十二...」華望天和之前一樣,依然只用一隻左手做出拿頂的動作。

  「好了好了~!今天先到這裡吧!」燕玉大叫道。



   一聽到練習完畢之後,華望天立委躺在地上動彈不行。這段跟著燕玉的日子,華望天每一天都是練習這一些和武功無關的東西,慢慢地開始感到懷疑。

  「小玉...究竟...究竟我要到甚麼時候...才會...真正的...教我武功...」華望天躺在地上喘掉道。

  「嗯...等你先可以做到五百次的時候再說吧~」燕玉想了一下道。

  「不要怪我...我想問...為甚麼...我要幹這一種事。而不直接...教我...新的武功?」華望天問道。

  「你連基礎也未打好,怎能那麼快教你武功?我就是有一個哥哥,他天份很高,甚至他的武功根本不需別人教導。很厲害吧?但是我可以說,要是和高手打起上來,不到半分鐘,我哥哥就會慘敗。」燕玉道。

  「不半分鐘!?」華望天吃驚道。

  「就算是天下第一的武功,要是沒有一個好好的基礎,又怎能發揮出來呢?不過休息是為了走遠的路。你去休息一下吧。」燕玉慢愎道。



  

第六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