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七劍門現已變得不堪入目,當日輝煌的聲譽沒有了,以前由多名前人傳承下來的意志化為虛無了。

   現在的七劍門在武恆的失蹤,江天豪接替了掌門之位後,變得猶如市井流氓的國度,因為燕義而聞名的七劍門主要武功<<太穴真氣>>成絕響,剩下的就只是招搖撞騙之術。

   要是說二十多年前仁皇殿令江湖大亂人人自危...那麼二十多年後的七劍門就是將歷史再一次活生生的重現在大家的眼前。

   大家都在期待著燕義會像當年挺身而出,號召其他有志之士,去把七劍門鏟除。

   但可惜的是由七劍門墮落的一刻開始,燕義等人從來沒有回應大家的期望,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嚴瓊玉已死,燕義失蹤,上官巧、雲彩霞行蹤不明。除了以前和鐵山河對立的慕容莊外,究竟還有誰人可以終止二十年前的歷史再現?

   就在七劍門的殿堂內,江天豪正在和一個身型略高的男子相討事宜。而那一個男人竟然就是之前逃脫了的古中正。

  「江兄弟,你都當上掌門了,怎麼你還是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古中正問道。

  「在上一個月,原本我就可以玩到一個"很不錯的玩具"。不過正當得手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騎著馬闖進來了,而且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那"玩具"救走了。」

   江天豪說著說著,提起了酒杯,一飲而盡,接著未完的說話。



  「我已經叫了很多人出去找尋那個人的蹤跡,但就是一點消息也沒有,更不要提那鮮肉了。」

  「那麼要是你捉到那一個人之後你會怎樣做?」古中正道。

  「先砍掉他的雙手和雙腳,再挖掉他一隻眼,割掉他的鼻。然後我就要在他的面前玩那個"玩具"。當我玩厭了之後就送給其他人。」江天豪慢慢道。

  「玩具?這不像你的作風啊。你心裡是這樣想嗎?」古中正淡淡道。

  「哈哈哈,果然是古兄,那麼輕易就看穿了我的想法。」江天豪大笑道。



  「我是真的要找出那個人。將他殺掉。」江天豪突然冷冷道。

  「不錯。」古中正在懷中取出了一瓶小小的藥瓶,和一本殘舊的書本。

  「這是?」江天豪問道。

  「你應該知道當年楊寶是如何得到鐵山河的真氣吧?」古中正在輕輕搖晃那小小的藥瓶。

  「當年楊寶是咬破了鐵山河的喉嚨,直接吸乾鐵山河的血液...等等,莫非那一瓶是...!?」江天豪似乎意識到那一瓶是甚麼東西。

  「這藥瓶內的就是以鐵山河的血液提煉而成的丹藥。當日大家都著眼楊寶和燕義的對峙,沒有人留意到原來有個小小的家僕在處理鐵山河的屍體。雖然這些丹藥所用的血液是二十年前,但是經過我反覆的提煉,可以保證它的真氣一點也沒有少。」古中正道。

  「那麼那一本書?」江天豪續問道。

  「鐵山河的家傳武功<<舞龍七十二打>>。」古中正答道。



  「哼,古兄有了這一些東西。真的有如楊寶再世。」江天豪道。

  「不,這些是給你的。」古中正道。

  「給我!?」江天豪不相信自己聽到的說話。

  「你身上懷有七劍門的武學,之前我給了你楊寶武功精要,現在再交給你鐵山河的真氣丹和家傳武學。這樣恐怕就連燕義也不會是你的對手。」古中正緩緩道。

  「為甚麼要交給我?不怕我當上天下第一之後第一個就先殺掉你嗎?」江天豪問道。

  「我的武功本來就不夠你高,要是你要殺我的話,在剛才就已經殺掉我了。還需要等你成為天下第一才取我的性命?你應該比我更明白,沒有我的話,你根本不可能天下第一。」古中正非常的冷靜,說完了起身背著江天豪,大步地離開七劍門的殿堂。

   江天豪沒有說話,密密地坐著望著古中正放下的東西沉思道。



  「天豪,我看古中正那傢伙只是虛張聲勢,不如我先去殺了他。」在一個暗角處出現了一個人。

  「不用,他說的對。我還需要他提供資源來協助我去實行我的計劃。」江天豪回答道。

  「對啊,千奇。江大哥說的沒有錯。」暗角再次出現一把女聲。

  「我還是覺得那個人不可以留...」那個叫"千奇"的人道。

  「倒是我拜託你們的事,進展如何?」江天豪問道。

  「嗯,整件事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女聲回答道。

   兩人向江天豪詳細解釋了一些事情,之後就慢慢離去了。而江天豪就一個人坐在房內。把古中正藥瓶內的丹藥一飲而儘。





第七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