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兒!寶兒!」華望天在一間木屋裡叫著。

  「怎樣了?發生了甚麼事情?」尹寶兒推開了木屋的門,望向尹寶兒。尹寶兒身上穿著的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布衣,而不是平時穿著的錦繡綿衣。但是尹寶兒一舉一動所散發出的氣質,並沒有因為穿上了布衣而減退。

  「咦?為甚麼寶兒你穿成這樣?你的衣服呢?」華望天看見問道。

  「衣服?我那一件飛鳳紅綿衣?現在本小姐為大家準備點心,要是穿著那件衣服進入廚房的話就很容易沾上油漬。那一件可是我最喜歡的衣服啊。」尹寶兒答道。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尹家大小姐竟然懂得下廚...」華望天道。



  「不要看我是大小姐就以為我甚麼也不懂,我從小就背著我爹向尹家的下人學習不同的手藝!」尹寶兒嘟嘴道。

  「不過我覺得你叫我來並不是要看我的衣服吧?」尹寶兒接著道。

  「啊?啊!對了,寶兒你有看見小玉嗎?我有點問題想問一下她。」華望天記起了自己的初衷。

   華望天一行人一邊旅行一邊修行,他們來到了某座山的樹林內的一間荒廢的木屋。因為華望天等人和燕義約定了,所以會在這荒廢的木屋逗留一段時間。

   燕義因為一點事情而離開,因此在燕義不在期間,交由燕玉代為訓練華望天。



   而尹寶兒為甚麼會跟著過來?據聞她是將尹家的事情交代給了自己的妹妹尹安兒之後,硬是要跟過來,就算自己爹爹尹財也阻止不了。

   尹寶兒不但沒有和華望天一齊跟著燕玉修行,反而更像在遊山玩水,完全沒有接觸任何關於武學內功的事情。尹寶兒離開自己舒適的房間,而跟上華望天以天為蓋,以地為廬,四海為家。

   誰會知道尹寶兒心裡的想法!

  「小玉!小玉!」華望天穿過了樹林,跑到了一個山谷瀑布。果然看到了燕玉一個人靜靜的在瀑布旁邊打坐。

  "咦?莫非小玉是在修煉關於那個叫甚麼..."元氣"的內功心法!?"華望天心裡想道。



   華望天經過了燕玉和燕義的訓練,現在的輕功比以前在七劍門時更加精進。華望天輕輕一躍,雙手抓住樹枝一盪,飛身穿過了茂密的樹林,輕輕踏著懸崖峭壁交錯之間,落地無聲的落在燕玉的旁邊。

   不過燕玉並沒有任何反應,依然維持原本打坐的姿勢。

  "讓我來偷學一下吧~"華望天跟著燕玉的姿勢,在燕玉旁邊打坐起來。

   時間過了一刻鐘,正當華望天覺得漸入佳境的時候,突然在旁邊的燕玉打了一個呵欠來。

  「真好睡啊~~!!咦?你甚麼時候來了?」燕玉見到旁邊的華望天,問道。

   原來燕玉在瀑布旁邊,並不是打坐修煉,而是在小睡。

  「你...你剛才是在睡覺...?」華望天無奈問道。

  「對啊!聽著瀑布水流的聲音睡覺,很容易令人入睡啊!」燕玉笑道。



   華望天原本以為燕玉是在練功,豈料原來是在睡覺,一時之間真的想不出可以回應甚麼說話。

  「咦,今天你應該是休息?不用陪著寶兒姐姐嗎?不怕寶兒姐姐生氣嗎?」燕玉問道。

  「啊...這個嘛...其實我是得到了寶兒的准許...」華望天越說越細聲。

  「哦~~」燕玉語氣略帶輕挑,明顯是意會到一些華望天和尹寶兒之間的關係。

  「不要說這個了!我是有些事情想問一下你。」華望天正色道。

  「你問吧。」燕玉答道。

  「我記得...在長安重遇你們時,燕大俠說過要教我一些武功。所以我才跟著你們...不過...先說好我只是好奇一問!不過為甚麼到現在...還是沒有有教我半點武功?」華望天不好意思問道。



  「我已經教了你,只是你不知道。」燕玉亦是正經答道。

  「甚麼!?」華望天驚訝道。

  「你覺得以前的你,可以在那個唯一可以下來的路平安無事下來嗎?」燕玉轉身指了一指剛才華望天下來的位置。

  「我一直是在幫你鍛鍊自己的身體,要是你身體沒有一定的強壯。現在直接教你爹爹的武功,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突如其來的龐大真氣,經脈盡碎。因此就算你學過武功,也要由基本功從頭再學。」燕玉繼續說道。

  「但是聽說燕大俠當初很像也是沒有學過基本功,就已經練成了神功?」華望天問道。

  「其實也只是一連串巧合組成的傳說。爹爹墮崖時經脈盡碎,碰巧遇到一名神醫幫他打開全身脈門讓真氣流通,之後又碰巧學習了那名神醫的功夫,又碰巧爹爹原來是一個武學奇材。」燕玉答道。

  「聽說你有一個同樣天份很高的哥哥?」華望天問道。

  「嗯,沒錯。哥哥他只是在一旁偷看爹爹教我武功,自學自練就已經學會了爹爹的武功,完全不需要爹爹的指導。」燕玉答道。



  「既然已經學會了燕大俠的武功,那為甚麼你會說他和高手比試的話,會快被別人打敗?」華望天問道。

  「就是沒有基礎啊!我光是練習基本功就花了五年的時間。而哥哥就連基本功也沒有練習過。」燕玉起身道。

  「雖然哥哥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爹爹的影子,但也只是影子。對付武功平平的人還可以,但遇到高手的話...」燕玉搖頭道「爹爹到現在還是很不想教哥哥武功,因為他的好勝心太強了,一直想自己變得比別人強。終有一天會為自己太來惡果。」

  「那麼究竟要懷著甚麼的想法去學武功?學習武功的目的不就是要比別人強,令別人傷害不到你嗎?」華望天問道。

  「終有一天,你會自己推翻這一句說話。來!回去了~!」燕玉說完了,有如一隻燕子急速飛上懸崖離開了。

第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