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幾日馬不停蹄的趕路,華婷婷一行人終於來到了嚴恩和他昔日舊部所在的據點,嚴家村。

   嚴家村...不但沒有任何居民,周圍也只有一兩間破爛的茅屋,附近亦不見有任何村落。要不是跟著嚴恩到來,根本不知道眼前荒廢了的村子就是所謂的"嚴家村",甚至根本找不到嚴家村的位置。

  「等等,這裡是...?」華婷婷望著眼前的村子,不禁疑惑道。

  「嚴家村啊。」嚴恩回答道。

  「是廢村吧...?」華婷婷道。



  「這的確是一條廢村,但是我們嚴家軍進駐在這裡,不就成為了嚴家村嗎?哈哈哈哈。」嚴恩大笑道。

   但很快地嚴恩立即嚴肅正經下來。

  「不過現在不是說笑的時候。」嚴恩向他的舊部說了一些話,並指示到四周戒備,之後突然趴在地上,耳朵貼著地面。

  「嗯......附近應該沒有人跟了過來。」嚴恩爬了起身,拍了一拍自己身上的泥土。

  「你這是在做甚麼?光是趴在地上就知道附近有沒有人?」華婷婷問道。



  「這只是一些行軍的經驗,等等再給你解釋。」嚴恩說完,行到了一間最大的破爛茅屋前,推開了破爛的門進內。華婷婷不知道嚴恩的舉動有甚麼意義,但很快地又得到了一個有點恐怖的疑問。

   嚴恩在庭園某處的廢井前,想也沒有多想,就一躍而起投井了!!

   華婷婷見狀,立即跑到了廢井前,往井內一看。這一個井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井底,更別說看不看到投井的嚴恩。

   不過雖然在這幾年內,華婷婷的武功並沒有任何進步,但輕功亦不是省油的燈。這一個井對華婷婷來說,要安全下去絕對沒有難度。

   於是華婷婷取出並點燃自己的火摺子,準備跳入這個深不見底的廢井,把嚴恩抓出來,在他的臉上賞個幾巴掌,再問清楚他為甚麼要輕生投井。



   正當華婷婷準備好跳下去的時候,突然聽到嚴恩的聲音由井底傳上來。

  「喂喂喂!!不要點燃火摺子!!很危險的!!」嚴恩似乎很著急。

  「你沒有事嗎?」華婷婷對著廢井大叫道。

  「要是有事的話還可以回應你嗎?弄熄火摺子再跟著跳下來吧!」

   華婷婷半信半疑,但是也聽嚴恩的說話,收起了自己的火摺子,一躍跳進廢井內。

   這一個廢井原來比想像中還要淺,而且底部有一些稻草、棉花等等的東西墊著跳下來的華婷婷。而嚴恩就站在華婷婷的前面。

  「你現在明白為甚麼要你弄熄火摺子吧。」嚴恩淡淡道。

  「要是沒有弄熄火摺子的話,恐怕你是第一個在井底被燒死的將軍。」華婷婷嘻嘻笑道。



  「我可不想要這樣一個奇怪矛盾的死法...」嚴恩嘆了一口氣道。

   華婷婷笑完了,望了一望四周。雖然環境比較暗,但也是看得很清楚她和嚴恩身處在井底的一個房間,這一個房間四周都放滿了不同的兵器;長槍、雙劍、盾牌、判官筆、雙戟...還有很多奇型怪狀的兵器。

  「這裡才是真正嚴家村,上面的那一些只是為了掩飾這個地下的兵器庫據點。」嚴恩道。

   突然嚴恩背後的牆打開了,有六七個大漢行了出來。"咦?這些大漢剛才不是被嚴恩指示到附近戒備嗎?這裡不是要投井才來到嗎?原來還有其他入口?"

  「少主,附近安全,沒有發現有人來過。」

  「大哥,我們那一邊也沒有見到異樣!」

  「很好,辛苦你們了。」嚴恩點頭道。



  「那麼,華婷婷姑娘,歡迎你加入我們"嚴家流浪軍"。」嚴恩伸手到華婷婷面前,似乎是想扶起華婷婷。

  「等一等啊,"流浪"不是應該四海為家的嗎?怎麼會有一個據點的?」華婷婷拉著嚴恩的手起身道。

  「嗯?你們這一些所謂武林人士的"流浪"是這樣解釋的嗎?不過我們當士兵的,"流浪"就是意思不受別人管制的組織或是軍團啊。」其中一個大漢道。

  「先不說這一些了。來,我來教你一些殺敵技巧吧~!」嚴恩望著華婷婷大笑道。

  「我想走啊...」華婷婷無奈道。

  「不要說這些令人傷感的事情吧~」嚴恩說完了就拉著華婷婷走了。

  「嗚嘩~哥哥快來救我~!」華婷婷心裡想著道。

第九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