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嚴恩的秘密據點,嚴家村內。嚴恩拉著華婷婷來到了一間擺滿了稻草人的地方,房間的四周同樣是放滿了不同的兵器以及不同類型的盔甲,這一個地方彷彿就像練兵場。

  「你和霧山上的那一隻禽獸是同一個師門吧?」嚴恩選了一把輕巧的銀劍,拋到華婷婷的手上。

  「我也算是和他交過手兩次,大概你們都不擅長使用一些比較重的武器吧?這一把銀劍對你們來說,應該適合有餘吧?」嚴恩將房間內其中一個稻草人慢慢拖到華婷婷面前。

  「不單是適合,而且比我們的佩劍感覺還要輕。」華婷婷反覆撿查著手上的銀劍。

   嚴恩一個人把一個稻草人拖出來,也很像花了不少氣力才勉強可以拖行著,看來房間內的稻草人都是嚴恩他們平時用來練習的東西。



  「你們的門派是教你甚麼的?」嚴恩問道。

  「我們七劍門的武功是講求真氣的運用,兵器只是其次。只要體內真氣可以...」華婷婷還未說完,嚴恩就打斷了華婷婷的說話。

  「好了好了!甚麼真氣閉氣小腸氣,我真的完全聽不明白。」

  「那麼,你就用你最擅長的方法,攻擊要害又或是一劍割喉、甚麼甚麼神掌等等,"殺掉"這一個稻草人吧。」嚴恩拍了一下稻草人的肩膀之後行得遠遠。

  "唉...只好聽他的說話上吧,不然都不知道他會怎樣煩著我。"華婷婷心裡想著。



   華婷婷一個輕步,迅速大步踏前。彎下身軀一個右轉身,藉著轉身時的速度和力度,稻草人前一道銀光劃過,只見稻草人的頸部被劃破了。

   之後華婷婷同樣順著那一道力道和速度,動作如流水,再有一道銀光把稻草人的右腹劃破,最後再一個左轉身使出一招回馬槍,銀劍畢直的刺在心臟的位置。

   華婷婷這幾招看似簡單,但其實打中的地方都正正是人體的要害,劍法簡單而致命。

  「嗯...很快的劍,而且每一下都準確的打中了要害...」嚴恩摸著下巴道。

  「怎樣了?雖然這兩年武功我有點生疏,但是我也不是省油的燈!」華婷婷得意自滿道。



  「不過就欠了一點東西,你試下用力一點,看看那把銀劍可否把這稻草人刺穿。」嚴恩微笑道。

   華婷婷並不明白自己的劍法究竟是差了甚麼,所以依照嚴恩的說話,嘗試把銀劍刺穿稻草人。

   但是華婷婷無論如何重覆自己剛才的回馬槍,又或是強行把銀劍推入去,稻草人仍沒有被刺穿。這時候華婷婷懷疑究竟是不是嚴恩在戲弄她,於是將手中的銀劍交回到嚴恩的手中。

  「這一把銀劍又薄又軟,根本就沒有可能刺入去這一個包滿了稻草的稻草人!」華婷婷大叫道。

  「真的嗎?」嚴恩說完,慢慢行到稻草人前面。

   突然,「沙」的一聲,有一件東西飛了起來,並跌在華婷婷的腳邊。看清楚,原來那件東西就是稻草人的頭!

   華婷婷立即將目光回到嚴恩的身上,嚴恩並沒有像華婷婷那麼多動作,就只是雙腳打開,密密的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劍法的架式。

   又發出「沙」的一聲。這一次看到稻草人右邊的整個腹部,被嚴恩用一把銀劍就削了出來。華婷婷還未反應過來,只見嚴恩一劍刺在稻草人心臟的位置,整個稻草人被嚴恩刺穿了!



  「你看,我用你的銀劍把這個稻草人分屍了~」嚴恩笑充。

  「這是發生甚麼事...真的是用剛才的那一把銀劍嗎?」華婷婷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說你欠缺的,就是威力,其次就是沒有好勝心。」

  「你們武林人士所練的武功,又講甚麼真氣,又甚麼十六式八招等等,光是要練到萬人敵就最少要花上幾十年。反觀我們軍人所學的就簡單多了,無招無式,亦沒有那些甚麼甚麼氣。完全靠平時的練習,訓練出來的體力。」嚴恩將手中的銀劍插在地上。

  「無招無式?那麼和小孩子亂練有甚麼分別?」華婷婷不解道。

  「無招無式不等於亂練...你就不要看那麼多戲劇吧。兩個人在生死拚鬥的關頭,那會有時間去想下一招用甚麼招,當然最好就一出手就了結掉對方。要是我們像你們這些武林人士,我看我們以前打仗應該死了不下數百次。」嚴恩淡淡道。

  「那麼你是想教我的就是這一些?」華婷婷問道。



  「沒有錯,既然你加入了我們,多少又要有點可以自衛的技倆。」嚴恩道。

  「那麼明天一早,你就來跟我去跑步吧~!」嚴恩接大笑道。  

第十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