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溯到尹寶兒和華望天第一次見過燕義的那一天,即是華望天與古中正第一次交鋒的那一日。

  在這一天,原本因為墮岸失憶,而化名為"尹天"的華望天,因為燕義的一種沒有名字,不明的技術,而恢復了自己的記憶。記憶恢復後的華望天決定還是暫時以"尹天"的身份,在尹府內工作,暫時避一下風頭。

   而華望天恢復記憶的這一個秘密,除了燕義和他的女兒燕玉外,就只有尹寶兒一人知道。

   不過就在"那一天",華望天的秘密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

  「阿四,尹天人呢?」尹寶兒面無表情問道。



  「阿天?我記得他很像是去了後園打掃。大小姐是有甚麼事情嗎?需要小的幫忙嗎?」尹四回答道。

  「不了,你繼續工作吧,我自己去找尹天。」尹寶兒指示尹四回到自己的崗位後,一個人來到了尹家的後園,四周張望尋找華望天的身影,不過華望天似乎並不在後園。

  「阿六,有見到尹天嗎?」華望天就找不到,反而找到了另一個家丁。

  「他剛才上了山砍柴啊。」尹六回答道。

   尹寶兒透過了家丁提供的線索,終於在一個山林上找到了華望天。不過正當找到華望天的時候,只見華望天一個人閉上眼睛,盤膝坐在地上。



   尹寶兒見狀,隨手在地上拾起了一塊小石。以自己得意的武功<<散華鏢>>的手法,將手中的小石射向華望天的額頭上。

  「哎呀!」華望天真的被那一塊小石射中了前額。

  「尹天!有工作不做,上來偷懶?柴砍了嗎!打掃了嗎!」尹寶兒怒聲責備華望天。

   華望天看到尹寶兒如此生氣,坐在地上看得目瞪口呆。

  「噗嘻!」突然尹寶兒笑了出來。



  「大小姐!你嚇死我了!」華望天才知道原來尹寶兒是在作弄自己。

  「你啊。你已經找回了自己的名字,你已經不是尹家的下人了,叫我寶兒就好了。」尹寶兒行到了華望天身邊,慢慢的坐了下來。

  「對了,為甚麼你會來到這裡?」華望天問道。

  「就是想見你,所以來找你啊。那你呢?為甚麼你一個人坐在這裡?」尹寶兒問道。

  「記得嗎?上次和古中正交手的時候,明明是我佔了上風,但很快地就覺得呼吸困難,身體也不聽使。古中正說是因為我的真氣只有輸出,但又回不了氣,所以我想上來靜靜的修練一下內功。」華望天道。

  「那麼有成績了嗎?」尹寶兒再問。

  「沒有...總覺得有一道牆擋著我的真氣流動。我以前在七劍門時,師傅都忙得沒有時間教我武功,都交給了江天豪來教我。但是他總是教我最簡單的,像是七劍門的內功心法<<太穴真氣>>,也是只教到我第二重。」華望天答道。

  「你有帶著秘笈在身上嗎?」尹寶兒似乎想看一下<<太穴真氣>>的內容。



  「就只有這幾頁,我看是因為在墮岸時遺失了。」華望天在懷中取出了破爛了,只有幾頁的書本。

  「我看一下。」尹寶兒認真的在看秘笈中的內容。

  「我想到了。這裡寫"用真氣衝破脈門",而這裡遺失的部份應該是"先將真氣運行全身,其後將真氣集中在一起並且再一次運行全身,一口氣用真氣衝破脈門。"」尹寶兒突然道。

  「你不是不懂內功心法,你又會明白?」華望天以一個恥笑的眼神望著尹寶兒。

  「不信你可以試一下啊~反正又不會走火入魔又不會死~」尹寶兒得意地笑著。

  「我就讓你心服口服!」華望天立即盤膝而坐,嘗試使用尹寶兒所說的方法來運行真氣。

   原本華望天臉上一直帶著恥笑的笑容。慢慢地,恥笑的笑容慢慢變得蒼白了起來,並且臉上充滿了冷汗。



  「怎樣了?能讓我心服口服嗎?」尹寶兒問道。

  「你...你...你不是不會內功心法嗎...為...為...為甚麼你會知道如何修練...」原來華望天按著尹寶兒所說的方法,真的成功突破了原先自己所說的牆壁。

  「嘻嘻,忘記了我們尹家可是行商的嗎?恐怕我見過的武林人士以及武功的種類比你還要多。」尹寶兒笑道。

  「時候不早了,我已經做完了要做的事,我先回去了~」尹寶兒一個人離開,留下了被嚇呆的華望天。

外傳1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