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唷?姐姐你今天不是應該要處理帳房的工作嗎?為甚麼你會在後園那一邊的回來?出來偷懶嗎?要是被爹爹發現,少不了又要被迫聽一大輪訓話啊。」

   一名大約十多歲的小女孩手持著風車以及冰糖葫蘆,看見尹寶兒從尹家的後園行過來,嘻嘻笑道。

  「咦,安兒?你也為甚麼會在這裡?」尹寶兒聽到了,回答那一個女孩。

   那一個女孩和尹寶兒的樣子十分的相似,而且亦比尹寶兒年少,遙遠望過去,就像縮少了的尹寶兒。這女孩身穿著有如天空的藍白配色的綿衣,腰間掛著一個刻有"安"字的青碧玉佩。

   她臉上常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雖然商隊的事都是尹寶兒打理,但是將來她也會和尹寶兒一起打理尹家的事務。



   這女孩就是尹家的二小姐,尹寶兒的親妹,尹安兒。

  「嗯,安兒剛和虎牙由市集回來。」尹安兒指了一下後面跟著的那一名大漢。

   這一個叫虎牙的大漢的裝扮很奇怪,他戴著一個覆蓋整塊臉的鐵制面具,破爛的布衣和草鞋,背著一把大斧。據說虎牙是被尹財在路邊救回來,那時他臉部被嚴重的毀容,連喉嚨也被灌了毒藥,致使變成啞巴,只能發出十分沙啞的嘶叫聲。

   所以尹財就給他一個虎頭的鐵制面具,配上那些嘶叫聲,尹財就給了虎牙這一個名字給他。至於他真實的名字?因為虎牙不但是啞巴,而且目不識丁,恐怕就只有虎牙自己才知道自己本來的名字。

  「等等!說起來你現在這個時間不是應該要和萬先生上課嗎?先生呢?」尹寶兒看見那個女孩,雙手撐腰問道。



  「哈哈,這個嘛...」尹安兒想一笑帶過尹寶兒的問題。

   尹寶兒見狀,並沒有等尹安兒回答,直接急步行到尹安兒的房間,用力推開了門,萬先生果然一個人在房間內。

   不過萬先生在房間內並不是被迫幫尹安兒處理所有的功課,而是對比替尹安兒處理功課還要慘。

   萬先生坐在一張木椅上,由頭到腳都被很多條粗麻繩綁在木椅上,而且口中還被塞了毛巾,以防萬先生大叫被人發現,又或是自己用口自行鬆綁。

  「嗯嗯嗯!!」萬先生看見尹寶兒推門進來,掙扎著。



  「萬先生!」尹寶兒立即上前跪在地上,為萬先生解開身上的所有麻繩。

  「要是說你們不是親生姊妹,相信也沒有人相信。以前你小時候也是很常偷走,不過幸好你是直接把我敲暈,不會讓我這樣受苦。」萬先生摸了一下自己的長鬚笑道,似乎沒有半點怪責尹安兒的意思。

  「安兒!你還不過來向萬先生道歉!」雖然萬先生不責怪尹安兒,但尹寶兒似乎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尹安兒。

  「知道了...」尹安兒垂下頭慢慢走進來。

  「呵呵呵,寶兒,今次就算了吧。」萬先生笑道。

  「萬先生...你總是這樣的...」尹寶兒無奈笑道。

  「萬先生...安兒向先生請過...」尹安兒細聲道。

  「安兒,要是再有下次,就算萬先生不怪你,但是姐姐亦不會輕易就放過你。最少你綁住萬先生之後,也要把先生敲暈,令先生不用活受罪。今天就準許你休息一天吧。」尹寶兒向著尹安兒的一字一字道。



  「我是不是年老,聽力變差,很像聽到一些不對的事情...」萬先生喃喃道。

   一場鬧劇之後,時間的飛逝,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於某日,滿天星斗的晚上。尹寶兒一個人靜靜地捧著一些糕點,鬼鬼祟祟地一個人去到華望天的房間。

  「喂喂~小笨蛋,我可以進來嗎?」尹寶兒敲著門道。

  「寶兒?我今天掃地掃了一整天,連練功也沒有練,我現在很累很想睡...有事明天才聊好嗎?」華望天躺在床上轉了一個身道。

  「尹天!我命令你立即開門!」尹寶兒突然厲聲道。

  「知...知道!」華望天聽到尹寶兒的命令後,立即連忙彈起身,穿上了衣服去開門給尹寶兒。



   華望天明白生氣了的尹寶兒並不好惹,但最緊要的就是華望天根本不會知道尹寶兒甚麼時候生氣,所以還是乖乖聽尹寶兒的說話會比較少麻煩。

  「那麼夜前來是因為甚麼事情啊?」華望天整理好儀容後,開門讓尹寶兒進來。

  「最近你都在忙尹家的事情,我見你最近都很疲勞的樣子,所以特地造了一些糕點來慰勞你!」尹寶兒咪起眼睛笑道。

  「既然你知道我很累,現在不是應該讓我睡覺而不是要我吃糕點嗎?」華望天看著糕點無奈道。

  「哈哈哈,你在說甚麼?來試一下我的廚藝吧~!」尹寶兒說完了,就拿起一件糕點伸到華望天面前。

   華望天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拒絕尹寶兒的餘地,那麼隨便吃幾口,把尹寶兒打發掉,之後立即回到自己的床上大睡一場。

   但是在華望天要吃糕點之前,突然房外傳來了一把聲音,把尹寶兒嚇到了。

  「哦~原來姐姐一直都和尹天哥混在一起!安兒都覺得你們兩人有點古怪了!」



  「安兒!?」尹寶兒慌張的站了起身,望出房外。不過華望天就睡意襲來,沒有力氣起身,還是坐著不動。

  「哈哈,要是讓爹爹知道你們兩人的事情的話就好玩了~」尹安兒得意道。

  「安兒你為甚麼會在這裡!」尹寶兒大聲問道。

  「呵,安兒只是去個方便,想不到竟然見到姐姐你的秘密!」尹安兒笑著,進入了華望天的房間。

   原本只有華望天一人居住的房間,突然因為這兩姊妹變得熱鬧起來。

  「那個...你們要吵架的話...可以在別處嗎?我很想睡...」華望天輕輕問道。不過這兩姊妹在爭論著,沒有人理會華望天的說話。

   因為尹寶兒被尹安兒發現了秘密,所以又不能責備她,不然要是尹安兒向尹財告密,就有可能永遠再見不到華望天了。



   尹寶兒眼睛一轉,拿起了自己造的糕點,雙手遞到尹安兒的面前。

  「好妹妹~乖妹妹~你看,這是你最喜歡的白糖糕。是姐姐親手造的~」尹寶兒道。

  「哼,姐姐你不是很聰明的嗎?難道認為一塊白糖糕就可以蓋著安兒的口?」尹安兒接過了白糖糕,邊吃邊得意道。

  「安兒明天就和爹...」尹安兒還未說完,就暈倒在地上。

  「安...安兒!」華望天緊張道。

  「呵呵呵,不用擔心,安兒只是吃了我那些糕點,所以睡著了。」尹寶兒掩口笑道。

  「等等,你那些糕點下了迷藥...?那你強迫我吃的目的莫非是...」華望天舌了一下口水,顫聲道。

  「甚麼迷藥!太失禮了!我可是知道你最近辛苦了,所以在糕點上落了一些寧神靜心散,好讓你可以放鬆身體輕易入睡!而安兒只是吃了成人的份量才會立即睡著!」尹寶兒臉紅道。

  「那麼我現在吃完糕點之後就可以睡了吧?」華望天問道。但是尹寶兒沒有回答,站在原地用一個不屑冷漠的表情望著華望天。

  「唉,知道了,知道了!我先去把安兒抱回去房間吧。」華望天嘆氣道。

   將尹安兒放回到她的床時,正當華望天回房的時候,突然尹寶兒拉著華望天的衣袖。

  「我們的秘密被安兒知道了,按她的性格,她一定會和爹爹說。那麼...到時候...你就會被爹爹趕走了...雖然知道你終有一天會離開尹家,但沒有想到會是明天...」尹寶兒緩緩道,說著說著,眼睛變得紅紅了。

  「天下無不散的...的甚麼忘記了。不過要是可以的話,我也想妳一直在我身邊,和你一起感覺煩惱都沒有了。等我解決掉江天豪救了婷婷之後,我會回來的。」華望天微笑道。

  「嗯...明天你一早就去大廳,和爹爹交代事情吧,明天就是最後的見面了。」尹寶兒露出了微笑,回頭跑回自己的房間。

   一想到終於要和尹寶兒分開了,就算吃過了尹寶兒造的糕點,華望天依然不能入睡,希望時間可以為了他們而停下來。

   在早上,尹府的大廳。尹財一個人坐在大廳的當家位置,而尹寶兒則是站在尹財的旁邊,臉上面無表情,望著華望天就像望著一個陌生人。

  「聽寶兒說,你似乎有一些說話想和我說吧?薪金不夠?還是要加伙食?」尹財問道。

  「不,我是來向閣下請辭的。」華望天握拳恭敬道。

  「啊?怎麼說?」尹財道。

  「其實我很久之前已經回覆記憶了。」華望天道。

  「那你本來的名字是...?」尹財道。

  「我本姓華,名望天。」華望天回答道。

  「華望天...那麼寶兒你告訴華望天,我們尹家的家規。」尹財向尹寶兒打了一個手勢。

  「刻意隱瞞身份潛伏在尹家。按尹家家規,視為細作,先痛打五十丈,後報官處理。」尹寶兒冷冷道。

  "這些規條我一直都不知道!"華望天吃了一驚。

  「不過,我尹財也是一個重情義的人,你之前保護我家的寶兒有功。之前的事就算了吧。但代價是華望天你終身不能行商,以及不能踏入尹府半步,和尹家的任何人都視為陌路人。」尹財道。

  「那麼華公子,請你立即離開尹府,恕不送客。」尹寶兒道。

   華望天想不到最後一次見尹寶兒,竟然是這麼嚴肅的場合,而且還要沒有和尹寶兒說上一句"再會",心裡只能不斷的悔恨自責。

   當尹財和尹寶兒目送華望天閉上了尹府的大門後,兩人開始聊起天來。

  「那麼寶兒,今天我和王婆安排兩個富家子弟和你相親。」尹財笑道。

   尹寶兒沒有回答。

  「那兩個富家子弟我已經見過了,完全符合你的要求。而且他們的才智雖比不上臥龍鳳鄒,但是絕對輸你太遠!」尹財笑道。

  「感謝爹爹的美意,不過女兒已經有人選了,而且那位公子亦同樣選擇了女兒。」尹寶兒緩緩道。

  「啊啊!最緊要是兩情相悅啊!不知是誰家子弟?」尹財興奮道。

  「只怕爹爹並不准許女兒和那位公子交往。」尹寶兒道。

  「哈哈哈,我尹財的女兒可是掌管著長安最大的商隊,眼光一定不會差。告訴爹爹他是誰,爹爹立即為你安排,絕不反悔!」尹財真的興奮過頭了,那麼輕易就答應尹寶兒的要求。

  「那名公子姓華,名望天。」尹寶兒道。

  「那小子!!!!」尹財的心情由山頂跌到山腳。

  「不行不行不行,他襯不上你!」尹財猛烈搖頭道。

  「爹爹,難道你不相信女兒的眼光?而且商人行商最緊要就是一個"信"字。爹爹莫非你想反悔剛才自己的說話?」尹寶兒微笑道。

  「但是這...」未等尹財說完,尹寶兒打斷道。

  「爹爹的女兒可是掌管著長安最大的商隊,眼光一定不會差的。」

  「唉,算了算了算了!」尹財按著頭道,完全想不到如何反擊尹寶兒。

  「謝謝爹爹了解,那麼女兒跟著華望天走了。」尹寶兒說完,立即從身後取出了一個包袱就走了。

  「原來你包袱都已經收拾好了!」尹財驚覺道。

  「爹爹,下次我會捉住華望天來提親的!」尹寶兒笑道。

  「但...但是你走了,尹家的商隊要怎麼辦?」尹財問道。

  「安兒應該差不多要學習如何行商了,就請爹爹教授安兒行商之術吧。另外還煩請爹爹將這一封信交給安兒吧。」尹寶兒將信交到尹財的手中,就立即追出去,追華望天了。

  「喂!小笨蛋!」尹寶兒終於追到華望天了。

  「寶兒?為甚麼你會...?」華望天一時之間反應不來。

  「我來和你一起去旅行啊~你不是說"想我一直在你身邊"嗎?」尹寶兒笑道。

  「我那裡有說過!」華望天臉紅道,說完就立即跑走了。

  「喂!等等我啊!」尹寶兒跟著華望天跑去。

   同一時間,尹安兒終於睡醒了。

  「真好睡~!!好,現在就去揭穿姐姐的秘密,看看姐姐的表情!」尹安兒忍不住笑道。

  「安兒,睡醒了嗎?爹爹可以進來嗎?」

  「是爹爹!」尹安兒立即跑去打開房門。

  「爹爹,安兒告訴你,原來姐姐和尹天...」尹安兒未說完這個秘密,尹財就接著道。

  「寶兒和那小子一起了,對嗎?寶兒剛才已經告訴我了。」

  「真無趣,想不到會是姐姐親自說。那麼爹爹找安兒是有甚麼事情?」尹安兒道。

  「就是寶兒已經跟那小子走了,所以今天開始你就要學習如何行商,幫助爹爹處理一下要事。」尹財道。

  「吓!但是我還未準備好!」尹安兒大驚道。

  「啊,對了,寶兒有一封信要交給你。」尹財從懷中取出了尹寶兒的信交給尹安兒。

   尹安兒拆開那一封信,只見信上只有幾行字體秀麗的字。

  <給八卦的妹妹:

          商隊以後靠你了,哈哈哈哈!

                       你親愛的姐姐>

外傳2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