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在一條安寧的小小村子內,大家都正在為一日的工作作總結。任誰也沒有想到原來不久前才剛上演了一場"清理門戶"。

  「哦!將軍你終於回來了!你明明是說去調查一下,但是卻去了那麼久,我還在猜想是否你們遇上出事了。」

  「就只是...遇到一點點麻煩了...」嚴恩無奈笑道。

  「嗯?你的左手怎樣了?」

  「只是下馬車的時候,被車門夾到了,哈哈哈。」嚴恩笑道。



  「看來你的馬車的車門也頗為霸道...那麼回到正題吧,慕容莊的大型兇殺案有線索了嗎?是那一個叫宋千奇的人做嗎?」

  「其實兇手就是七...」華婷婷說到"七"字的時候,立即被嚴恩打斷。

  「兇手就只是七個山賊,沒有甚麼特別。他們留在慕容莊廢墟沒有離去,而且還想加害我們,不過婷婷已經將他們就地正法了。」嚴恩緩緩道。

  「嗯...最近的山賊還真是喪心病狂...」

  「對了,這一次我有一個麻煩想拜託你。」嚴恩緩緩道。



  「將軍不用客氣,有事請說。」

  「事情是這樣的,你看一看坐在出面的那個老頭和他的孫女。」嚴恩指住出面坐在石椅上的兩人。

  「那兩個人?他們有甚麼問題?」

  「他們是我在慕容莊附近撿回來的,那個老頭叫"慕容老",女的叫"慕容小妹"。雖然兩人都是姓慕容,但卻不是住在慕容莊內,所以我有點懷疑那兩個人根本就不是慕容莊的人。」嚴恩細聲道,深怕有其他人聽到他這一番的說話。

  「將軍你懷疑那兩個人和慕容莊的兇殺案有關?」



  「嗯,所以我想麻煩你派出密探替我調查他們兩人的身份。要是查出真的是有關係的話...」嚴恩一字一字道。

  「下官明白,放心交給我處理吧。只要三天就好了,這段時間麻煩將軍你想辦法把他們留在這裡。」

  「嗯,交給你了。」嚴恩道。

  「好了!你沒有清空我們的客房吧?」嚴恩伸了一個懶腰道。

  「當然,下官一直等候著將軍的歸來。」

  「真是太好了!我身上的骨頭都快要散了。」嚴恩和沈默的華婷婷準備回到各自的房間。就在此時,嚴恩想起了一些事情,輕輕拍了一下華婷婷的手臀。

  「婷婷等等晚飯後,我有一點事情想和你討論一下,是一些關於你的事情。那麼我先去睡一下,麻煩晚飯的時候叫我一下。」嚴恩懶洋洋道。

   於是乎,嚴恩和華婷婷晚飯後,兩人沒有到大家的房間。反而是去坐上停泊在外,嚴恩的馬車上。這時候馬車的馬伕已經去休息了,所以在這輛馬車上,就只有嚴恩和華婷婷兩人。



  「嚴恩你是有甚麼關於我的事情想知?而且還要特地跑那麼遠而不是留在官府內,究竟是因為甚麼事情?」華婷婷側頭笑道。

  「婷婷,你不用再裝了。」嚴恩嘆了一口氣道。

  「甚麼?」華婷婷問道。

  「你認為我真的看不出嗎?」嚴恩道。

  「所以你究竟是在說甚麼?」華婷婷續問道。

  「今天下午的時候,你一個人解決了八個七劍門的人。雖然口說是"清理門戶"但你心裡真的是那樣想嗎?」嚴恩淡淡道。

  「當然不是...」華婷婷低頭細聲道。



  「難道你沒有感覺的嗎?」嚴恩接著道。

  「當然是有感覺啦!」華婷婷抬起頭大聲道,眼睛泛上了淚光。

  「他們就算再壞,說到底也曾經是我的弟子。在以前,我武功的確是七劍門內最弱...但是就算如此,竟然有人願意當我的弟子,那個時候我真的...真的十分興奮...」

   華婷婷說到這裡,遇想遇傷心,伏到嚴恩的懷裡大哭起來。而嚴恩亦沒有動作,沒有說話,任由華婷婷,讓她的眼淚弄濕衣服。

   直到華婷婷哭夠了,才繼續剛才未完的說話。

  「我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就像看到我最早在宜昌的時候。景仰著被別人稱頌為大俠,景仰著比任何人都要強。所以江天豪沒空教他們的時候,我都會主動去教他們武功。之後晚上再秘密的修練,好等自己可以好好的指導他們。」華婷婷慢慢道。

  「真的看不出他們原本是那麼純真。」嚴恩摸了一下下巴道。

  「我看見七劍門的人做出這些過份的事,我很內疚...但我一直裝著沒事,不緊要。就是不想你費心這些多餘的事!你明白我的感受嗎!」華婷婷越說越激動。



  「我...我曾經發生過和你一樣的事情,而且就是因為我,所以才...。」嚴恩想了一下低頭道。

  「將軍!將軍!你在這裡嗎?下官有事找你!」

   突然的一句說話打斷了嚴恩和華婷婷...

第二十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