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將軍!你在這裡嗎?下官有事找你!」

   突然其來的說話,把原本在馬車上嚴恩和華婷婷的對談打斷了。

  「婷婷,今天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不過我希望你不要怕麻煩而把自己藏起來,改天我們在說完這個未完的說話吧。」嚴恩說完,推開車門出去了。

  「嚴恩他...究竟以前是發生了甚麼事情?是和馬伕之前所說的事情有關嗎?不過...感覺心裡的石頭稍為變輕...謝謝了...」華婷婷望著嚴恩的背影,低聲喃喃道。

  「那麼著急找我,難道是查到了那老頭和女孩的消息了?」嚴恩問道。



  「才半日時間,怎會有可能這麼快!」

  「哈哈哈,說笑罷了!那麼究竟是有甚麼事情?」原來剛才嚴恩是明知故問的。

  「咳咳,其實剛才下官收到自稱是慕容莊兇殺案的倖存者通信,是有關兇手的去向。」

  「倖存者?我仔細調查過整個廢墟,在回來的路上亦故意放慢,不斷留意附近的環境。除了那老頭和女孩之後,都不見路上有半個人影。知道那個"倖存者"是從何方過來?」嚴恩察覺出這個"倖存者"有點奇怪。

  「嗯,下官多番查問,那個人一直都不願意透露關於自己的事情。」



  「那麼就不必須要理會他吧,反正可疑的人提供的情報多是陷阱來的。」嚴恩似乎不太感興趣。

  「不過將軍你不是說過不要放過任何機會嗎?虧下官在收到消息後,還特意邀請了一個人來幫忙一下。」

  「唉,連人也邀請了,這明顯是先斬後奏吧。那麼明天才說吧。先說好了,無論是不是陷阱,這一次的酬金要雙倍。」嚴恩抓了一下頭道。

   寂靜的夜晚後,又到新的一天,各家各戶如常的準備一天的勞動。

   嚴恩和華婷婷兩人早早就起床到了市集吃著早點了,兩人的相處並沒有因為昨日馬車上的事情而受影響,反而兩人比以前更加的親密。



   吃著、玩著、逛著。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兩人回到了官府,已經看到有人在等著他們。

  「將軍回來得真是時候,下官邀請的人剛剛比你們早一步到達了,他就躺在旁邊休息著。」

   嚴恩望了一下,看見有一名從未見過的女子,不顧儀態的,脫下了自己的牛皮靴,躺在旁邊的長椅上。

  "唉,明明身為女子,並如此不顧自己的儀態。"嚴恩心裡嘆道。

  「上官女俠!上官女俠!麻煩你醒一下吧!」

  「女俠?又是那些武林人士?」嚴恩細聲問道。

  「你不要小看她,她的本領不下於你,甚至比你更高啊。」

  「喂~你們在細聲的說甚麼?我的壞話嗎?」



   直至剛才,那位"上官女俠"明明是躺在旁邊的木椅。在不知甚麼時候,一瞬間擠到了嚴恩和華婷婷兩人中間,雙手分別搭著兩人肩膀。

  "好快!"嚴恩心裡吃驚道。

  「喂,小子。你的名字是嚴甚麼?」"上官女俠"道。

  「你...你為甚麼知道我是姓嚴的?」嚴恩轉頭問道,但是卻又看不見"上官女俠"的身影。

  「就說了她是很厲害吧,她在你轉頭的一瞬間已經在我旁邊了。」

  「抱歉了,我以前曾經是一個小小的"三隻手",一時犯癮了~」"上官女俠"將一個刻有"嚴"字的銅牌,拋回到嚴恩的手上。

  「咳!先讓下官來介紹一下,這兩位是嚴恩和華婷婷。其中嚴恩更是一個退伍了的年輕將軍。」



  「而這一位是上官巧,她暫時在替下官做一些調查或是文件發送等工作。下官見她的身手不錯,所以邀請她來協助一下將軍。」

  「上...上官巧...!?難道你是七劍門的...」華婷婷似乎聽過上官巧的名字。

  「哦,我和這位小姑娘是認識的嗎?」上官巧驚奇問道。

  「師...師叔!見到師叔你真是太好了!」華婷婷立即上前跪在上官巧面前,不過在跪下之前,就已經被上官巧快手的扶住了。

   這時候,嚴恩向其他人示意了一下"不關事的人還是先行迴避"。

   現在大廳就只剩下華婷婷和上官巧兩人。

  「師叔啊...我都很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難道你是師兄的弟子嗎?師兄身體還好嗎?」上官巧望著華婷婷的臉問道。

  「師傅他...他已經失蹤了很久!」華婷婷道。



  「甚麼!失蹤了!?」上官巧驚訝道。

  「沒錯,自從師傅失蹤,江天豪接任為代掌門之後,七劍門就已經變得不像樣了。希望師叔你能夠回去坐鎮,清理門戶!」華婷婷說著,眼睛流出淚內。

  「嗯...說實話,我在這裡工作其實是為了賺取我那隻小船的維修費用。所以這一趟工作完了,我會回到大海上。而且我對江湖上,打打殺殺的生活已經很厭倦了。」上官巧抓了一下頭,苦笑道。

  「但...但是...」華婷婷的說話被上官巧打斷。

  「其實這一趟工作我本身不太想接,因為這次的死者是我的一位好朋友...」雖然上官巧裝出不在意的樣子,但是聲音卻有點在顫抖了。

   這時候,上官巧深呼吸了一下。

  「放心吧!有一個本領比我更高,帶著女兒的笨蛋會很樂意處理七劍門的這一件事!」上官巧拍了一下華婷婷的肩膀,微笑道。



  「笨蛋?」華婷婷不解道。

  「請問兩位姑娘的私事好了嗎?」

  「快擦好眼淚吧。」上官巧把一張手帕遞給華婷婷。

  「好了!進來吧!」上官巧接著大聲道。

   現在嚴恩他們回到了大廳上,準備出發到自稱"慕容莊倖存者"提供的地方。

  「根據那個人的情報,兇手的特徵,就是身型略為高大,留有一頭黑色的長髮貼著肩膀。而且他的身邊還帶著一個瘋癲的姑娘,和一個背著雙劍的姑娘。」

  「特徵就只有這樣!?這和在大海之中找一根針有甚麼分別?」嚴恩道。

  「這個下官也沒有辦法,那個人就是這樣說...不過有一個情報應該很有用的。」

  「是那一個?」嚴恩續問道。

  「兇手在幾日前,曾經經過此村。」

  「所以呢?」嚴恩問道。

  「他們打算去大巴山的唐門,所以將軍就是要在發生類似慕容莊的兇殺案之前,趕到唐門!」

第二十一章  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