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看,那個無賴果然還在這裡!」上官巧指著唐門大殿內堂內的一個強壯男子的背影。

  「殊!師叔,你太大聲了!」華婷婷壓低了聲音道。

  「怎樣了?怕那個無賴會殺死我們嗎?」上官巧的表情輕挑道,但是未等尾隨在後面嚴恩和華婷婷答話,就回頭向著內堂大叫。

  「喂!前面那個臭老頭、天下第一無賴!」

   上官巧叫得非常的大聲,大聲到就算和內堂有一段距離,但聲音仍然可以傳達到,內堂的人目光立即向上官巧的方向觀望。



  「糟了!那個人望了出來!婷婷我們快躲起來吧!」嚴恩著急道。

  「哦...哦!」華婷婷跟著嚴恩轉身逃離。

   突然,嚴恩和華婷婷兩人感覺被人拉著了衣領,兩人向後倒了一下,險些跌到地上。回頭看一下,拉著他們衣領的人竟然是剛才還在內堂的無賴,電光石火。嚴恩不懂輕功,無話可說。但用華婷婷的輕功相比,那個無賴的速度快得完全是華婷婷接觸不到的境界。

  「你們很怕我嗎?」無賴慢慢道,話帶輕挑,但夾雜一點恐嚇的語氣。

  「這...這...」華婷婷身在顫抖著。



   而嚴恩二話不說,就轉身一拳揮向那個無賴的臉上。

  "看來這個叫嚴恩的,以前是大將軍的一事並不是吹牛。那一拳無論力道還是速度也介乎完美。不過對這個無賴來說..."上官巧心裡想著。

   砰!!

   很清楚的聲音,嚴恩的那一拳狠狠地打在那個無賴的臉上,那個無賴鬆開了手按著鼻,鼻孔流出鼻血來,一滴兩滴的,滴在地上。

  「好機會!走!」嚴恩立即拉著華婷婷。



  「喂啊!我說你到底在做甚麼!」上官巧上前,一巴掌由上而下,打在無賴的頭頂上。

  「我完全沒有想過他真的會打過來嘛。」無賴按著鼻道。

   突然,內堂傳來了吵雜的聲音,似乎是有很多人同時在說話,而且聲音同樣十分的大。

  「剛才那一把聲音是婷婷嗎!我要出去看看!」

  「喂!你不要亂動,剛塗的藥油都流到地上了!」

  「哎呀,是誰用針刺我!咦...我整個人都很像有點發不上力...」

  「沒事沒事~是我特製的毒藥~功效和麻藥很像,分別就是你越亂動,毒液流得越快~效力越快見效~」

  「你認為這些毒藥可以難到我嗎...!」



  「彩玉姐,你先把他按著。我和小玉去倉庫拿一些機關把他鎖在地上好了!又或是直接用我的暗器筒把他射成殘廢吧!」

   一連串的對話後,內堂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看來你入面很快樂的樣子?我們可以加入嗎?」上官巧聽完整段對話後,向著剛止了鼻血的無賴道。

  「對了,我忘了向你們兩位介紹!這一位沒有大俠應有儀態的,就是傳聞中的天下第一神劍,燕義!」上官巧回頭向著欲想逃走的嚴恩和華婷婷兩人。

   嚴恩本來就不是武林人士,聽到燕義的名字當然沒有任何反應。但是華婷婷則產生了疑惑。

  「等等!他不是燕大俠吧?我曾經和燕大俠有一臉之緣,絕對不是這個人。」華婷婷道。

  「我知道是甚麼事情了,我們先入內再說吧。」燕義道。



   結束了整場鬧劇之後,華婷婷也和被釘在地上的華望天重逢了,眾人在內堂坐著,並且互相交換各自知道的情報。

  「那麼根據大家知道的情報,慕容莊的元凶可以確定是江天豪吧?」嚴恩慢慢道。

  「我反而好奇那一個古中正是誰?」上官巧問道。

  「那一個人據說是以前在流水山莊內的僕人。當初我和師父在流水山莊和鐵山河對峙的時候,他就在鐵山河旁邊。不過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最後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楊寶殺死鐵山河的時候,包括我在內,沒有人發現他已經逃脫了。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燕義慢慢道。

  「關於古中正的事情,寶兒她應該知道古中正的事情!」華望天解綁了,坐了起身插嘴道。

  「說起來,和你一起私奔的Y頭呢?怎樣很像一直都沒有看見她?」嚴恩問道。

  「咦?啊......啊!!」華望天變成一枝箭衝出了內堂。

   原來大家都在交換著情報,忘了尹寶兒依然留在出面的樹上。不過大家可以忘記尹寶兒,但就只有華望天絕對不能忘記尹寶兒!



   華望天將尹寶兒帶回到內堂後,立即再次被釘到地上,胸口放上了一塊大石,之後尹寶兒就坐上了那塊石頭。

  「爹爹,華望天不會死吧?」燕玉細聲的和燕義說。

  「我已經見識過他的內功了,就算吃了林小六一拳也沒有事。現在被大石壓住,對他來說也只是小問題。」燕義細聲道。

  「古中正這個人,他以前是身上一分錢也沒有。而從一些小道消息知道,他似乎和一些邪道或是山賊有勾結,致使一夜暴富,能與我們尹府相比。當然曾經有人調查他的底細,希望可以鏟除這個人。不過結果嘛,不用我說吧。」尹寶兒坐在壓在華望天身上的大石道。

  「那就糟糕了,看來江天豪惹來了麻煩的人。我想起了一些事情要一個人先走。幾個月之後,在我鐵林村的老家碰頭吧。」燕義收起了從秋欣奪來的雙劍,一個人離開大巴山。

第二十七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