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望天等人和燕義在唐門分開之後的兩個月,每一個人都有他們要做的事而各散東西,但大家都是相約在兩個月後到燕義的老家,鐵林村碰頭。

    在這兩個月的期間,嚴芳留在唐門接受失心瘋的治療,幸好多年前嚴芳曾經逗留過在唐門,並教授嚴家醫術予唐天音以及其他唐門的人。兩個月內得到唐天音親自的照料,病情基本上已經好轉,接下來就只需靜心休養。

    燕玉、華望天和尹寶兒三人反正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就乾脆留在唐門,好讓可以和唐天音一起照顧嚴芳。另外華望天一直鍛鍊的內功得到了燕義的認同,所以燕義拜託了得到真傳的燕玉,改為去訓練華望天最疏於練習的外功。

    不過外功反而難到了華望天,無論怎樣的練習,但是和繼承了唐門"彎刀"的唐彩玉比試,在五十次場比試之中,也只是贏過四次。而且四次之中,有三次還要是險勝;唯一完勝的那一次,其實是尹寶兒和旁邊提示。

    嚴恩和華婷婷則意外地分頭行事,嚴恩和上官巧兩人回去了小村子領賞金。而華婷婷則是聽從嚴恩的建議,在和江天豪、古中正等人正式開戰之前,先把雙親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而華婷婷選擇安置雙親的地方,亦正是唐門。



    因此華婷婷接過雙親之後,同樣留在唐門。據說在這段期間,華望天和華婷婷兩兄妹曾經比試過數十場。不過這次華望天的對手,是接受過軍事戰鬥訓練的華婷婷,數十次的比試華望天完敗。但是在輕功、內力方面,因為華婷婷長期缺乏鍛鍊,因此這方面則是華望天完勝。

    雖然有曾經商量過由嚴恩來訓練華望天外功,但是嚴恩的外功需要長時間的鍛鍊,但兩個月內嚴恩並不在唐門,結果最後還是由燕玉訓練。

    至於林小六連夜偷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甚麼地方。

    時間飛逝,兩個月後,亦即是約定的日子。除了唐門、尹寶兒和嚴芳之外,燕玉、華望天、華婷婷、嚴恩、上官巧、雲彩霞等六人齊集在鐵林村。

   「爹爹很遲啊!」燕玉不耐煩道。



   「那個笨蛋有試過準時嗎?」雲彩霞道。

   「沒有!一次也沒有!上次我們討伐楊寶的那一次他也是遲到!」上官巧的反應比燕玉更大。

   「要是以前從軍的時候遲到,恐怕已經軍法處置了。」嚴恩雙手撐腰道。

   「我們再等等吧...不過想不到已經這麼多年,鐵林村還是一條廢村。」上官巧周圍望道。

   「大概是因為鐵林村是在宜昌城城外吧,加上最近山賊土匪又變多了。」嚴恩答道。



   「喂!燕大俠來了!」坐在樹上的華望天大叫道。

    燕義由遠方的正在往鐵林村前進,眾人放眼望過去,看見燕義背著一件用布包著的東西。

   「對不起!我來遲了!」燕義揮手大叫道。

   「真是的!你有那一次是會比我們早到!」上官巧跑到燕義面前。

   「哈哈哈,對不起了!因為我去了以前華兒相熟的打鐵店,怎料那一個大叔並沒有好好鍛鍊華兒的技術,結果由我自己來鑄造,所以要花了比預料更長的時間!」燕義放下了背著的東西。

   「那是甚麼?是給我的嗎?」上官巧一手搶掉了。

   「那是給華望天的!」燕義一手搶回來了。

   「我的?」華望天從樹上一躍到達了燕義的面前。



   「你的長刀不是被小六打壞了嗎?我用上次那個被我丟下山的Y頭的雙劍,再加上我娘子的鑄劍技術,重新鑄造的長刀。鋒利的程度可能不及我娘子親自鑄造的燕華劍,不過應該勝過世上其他普通的兵器。」燕義把手中的長刀遞給華望天。

   「為它改個名字,那麼它就是屬於你一個人的長刀。」燕玉看了一下那把長刀,向著華望天道。

   「名字...那麼叫...寶兒刀?」華望天想了一下道。

   「哼哼哼,寶兒刀,真是一個"好名字"。」華婷婷按著嘴巴偷笑道。

   「不錯啊,這個笨蛋也是用他的"燕"字和我義妹,方華兒的"華"字來命名他的佩劍。」上官巧旁邊道。

   「閒話說完了吧。燕義,你叫我們在這裡,應該不會只是這一件小事吧?」雲彩霞在旁邊冷冷道。

   「雲兄真是了解我!」燕義大笑道。



   「哼!」雲彩霞得意的笑道。

   「那麼我就直接進入話題吧,大家知道霧山離我們不遠吧?」燕義正色道。

   「最快大概七日就可以到達山腳。」華望天答道。

   「我叫大家來到鐵林村這裡,的確不是為了將那把新鑄造的刀交給華望天...」燕義深呼吸了一下。

   「我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大家去進攻霧山的七劍門。」

    燕義這一句說話震懾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特別是上官巧和華婷婷。

   「七劍門!?燕大俠你要我們攻擊自己的師門!?」華望天激動道。

   「現在的七劍門的根本只是一個賊窩,本來的弟子早就已經離開了。對嗎?」燕義望向華婷婷,而華婷婷面有難色,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古中正竟然願意將楊寶所學的武功秘笈交給江天豪,而不是自己修練。恐怕那一本秘笈亦不是真正楊寶的武功。再加上古中正安插了兩個人跟在江天豪身邊,我懷疑古中正有意圖吞併掉七劍門。」燕義慢慢道。

   「吞併七劍門!?為甚麼?」華望天驚訝道。

   「自從燕義多年前智破鐵山河陰謀,以及手誅楊寶之後。七劍門在江湖上有了一定的地位,雖然最近的事情多少有損七劍門的名聲。但始終正派的形象也沒有改變,古中正想吞併七劍門,我看多是想達成鐵山河的遺願,掌握正邪兩派。」雲彩霞道。

   「雲兄你搶掉了我的對白。」燕義苦笑道。

   「所以就先攻佔,並重建七劍門?」華婷婷問道。

   「你們的江湖事很亂啊,總之敵人就在七劍門嗎?但是關我甚麼事?」嚴恩插口問道。

   「我們來不及找其他門派的人幫忙,所以不能硬攻上去。因此我們需要曾經上過戰場的你來調兵遣將。」燕義拍了一下嚴恩的背部。



   「最後,我要再說多一件事。」燕義續道。

   「這一次,我、雲兄和巧兒三人都不會施以援手。」

   「為...為甚麼!」華望天大聲道。

   「我們的時代已經過了,你們年輕人不能一直依賴我們這些過去了的人。我們三人的確可以輕鬆的將七劍門上下都殲滅掉。但要是現在你們時代的事情我們也要插手,那麼我們死後就怎麼辦?」上官巧道。

   「所以現在就將這個大任交給你們年輕人,由你們來繼承我們!」燕義笑道。

第二十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