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突襲七劍門的總共有四人,雖然只是小貓三四隻,但是每一個都有各自的本領。擅長於內功方面的華望天、專精外功的華婷婷和嚴恩,以及繼承了"天下第一神劍"燕義武功的養女 - 燕玉。

   而燕義、上官巧和雲彩霞三人則已經表明了,他們並不會加入這一次的突襲。所以對於華望天等人來說,這件簡直是燕義給予他們最大的考驗。他們現在已經齊集在霧山附近的驛站內,嚴恩正運用昔日在戰場上調兵遣將的經驗,安排各人的位置。

  「我回來了,現在七劍門上面大概有二、三十人在上面。而江天豪人則在山頂上最高的大殿堂內,另外江天豪身邊還跟著同是背上雙劍的一男一女。」燕玉慢慢道。

  「根據燕玉的情報,敵人大概有三十人,而跟在江天豪身邊的應該就是宋千奇和秋欣了。但是不見那個叫古中正的傢伙嗎?」嚴恩問道。

  "咦?三十人?在這一段日子,怎麼七劍門的弟子少了接近一半?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嗎,但是江湖上可是一點消息和傳言也沒有。"華婷婷似乎覺得在不知甚麼地方出了一點問題。



  「周圍都是穿著七劍門服飾的人,就只有江天豪三人的服飾不一樣。」燕玉回想道。

  「那麼我們知道了敵方的陣容,比我預想的少人。而我們有四個人,我的計劃是這樣的,大家先看一下霧山的地圖。霧山的通道除了在中間路段有一條分支通往一個叫桃源鄉的地方外,基本是只有一條道路,附近都是一些山崖。」

  「因為我不懂甚麼輕功,婷婷的輕功又不太了得。所以我想華兄和燕玉兩人可以到這條分支口前方不遠處的山崖下面埋伏,另外還要拜託一下燕玉稍為胡鬧一下,將七劍門的弟子全都引出來。而我和婷婷兩人會在這個分支口塞住離開霧山的路,不讓一個人可以逃離霧山。」嚴恩向大家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原來如此,所以你就想在這一條狹窄的路上夾擊。」燕義聽了計劃之後說道。

  「沒錯,而且我們這一次用的武器全是用鈍器。我們不是要滅門,只要把七劍門弟子全都打暈就好了。」嚴恩從自己的馬車拿出了不少鈍器,圓盾、鐵鞭、長棍、木棍等。



  「我用回我自己的長棍就好了。」燕玉拿起了自己的紅色長棍。

  「計劃也頗周到,果然是有行軍經驗的人。」燕義摸著下巴道。

  「不過就有一個致命的漏洞。」嚴恩按著前額嘆氣道。

  「就是在中途江天豪等人出現的話,計劃就完全失敗了嗎?」雲彩霞道。

   嚴恩沒有回答,只是點了一下頭。



   要是可能的話,當然盡可能找多一點人,不過就算是燕義去召集,應該沒有幾個去願意冒險加入這一場沒有必勝把握的襲擊戰。贏了的,固然會被稱為新一代大俠;輸了的,就要背負攻擊名門正派的罪名。

  「那麼我們只要速戰速決就好了嗎?我一向對你的計劃都有信心!哥哥你呢?」華婷婷望向華望天。

  「既然婷婷你對這傢伙那麼有信心,應該問題不大吧?不過要是寶兒也在的話或許可以提供一些意見...」華望天想了一下道。

  「吓?那個行商的妹子,她也會行軍策略?不要說笑了!」嚴恩輕挑道。

  「要是你見過寶兒的本事,你就不會這樣說了!」華望天回嘴道。

  「好了~好了~你們不是要速戰速決嗎?」上官巧慢慢地將嚴恩和華婷婷推出驛站。

   在上官巧離開了驛站的時候,燕義悄悄地和雲彩霞對話著。

  「雲兄,我拜託你的事好了嗎?」燕義細聲道。



  「當然。」雲彩霞同樣細聲道。

  「很好很好,這一次巧兒這傢伙逃不掉了,但你真的沒有問題嗎?」燕義道。

  「有問題的話,我就不會做。」雲彩霞道。

  「哎呀,你們在說甚麼?」上官巧回到了驛站內。

  「沒有,只是在商量等等的事情罷了~」燕義笑道。

   現在,華望天他們已經在自己的位置準備好了,就只差燕玉將七劍門弟子引誘到這個計劃地點。燕玉不負所託,成功地將七劍門一共三十名弟子全都引誘出來。

   計劃很順利,由華婷婷和嚴恩兩人堵在唯一的路,把迎面而來的人準確的逐個擊暈,並沒有漏網之魚成功穿過兩人離開霧山。華望天和燕玉兩人則在這團"七劍門軍"的後方夾擊。



   雖然人數差距上很遠,但是這一群嘍囉卻沒有一個可以應付到這四人。

   終於,將最後一個人擊暈。果然四人應付三十人有點吃力,正當他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休息一下的時候,突然有一群大約五、六十人由嚴恩背後的桃源鄉和華望天背後的七劍門方向湧出,並反過來在這條狹窄的山道上包圍住四人。

  「中計!?」華望天吃驚道。

  「難怪弟子人數少了那麼多,我就覺得有點怪怪了...」華婷婷道。

  「幸好古兄就想到你們會來襲擊七劍門,一早就挖好了一條密道,把部份人安置在密道內等你們到來。對了,先說一下,這裡的人身上全都有楊寶的武功。你們可以怎樣突破重圍?」有一個人從桃源鄉行出來。

  「江天豪!!」華望天大聲道。

  「我終於見到你了。」江天豪笑道。

  「你們先走,我來擋住他們!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拜託你們去求爹爹來出手!」燕玉環觀四周道。



  「你就是...燕義的傳人吧?當年楊寶一人可以令燕義苦戰,不知道你又可以應付多少人?」江天豪望著燕玉道。

  「古兄,你真是有先見之明,哈哈哈!」江天豪笑道。

  「古兄前,古兄後。不知古兄有沒有想到這一步?」突然響起了一把女聲。

   連帶那一把女聲,天空中有無數枝銀針、飛鏢如雨般落下。每一枝銀針、每一把飛鏢都正中江天豪的手下,而華望天四人則一點事也沒有,就像那些暗器懂得避過他們。

   這時候,有一名穿著鏽上了飛鳳圖案的紅色綿衣,行為舉止優雅的女子,臉上帶著自信笑容的女子,正慢慢的上山。



第二十九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