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六!?那麼小玉呢?婷婷呢?"華望天看見滿身傷痕、連路也行不穩的林小六出現在眼前,於是立即望向大門外,理應會見到華婷婷和嚴恩、又或是秋欣和宋千奇。可是門外根本一個人也沒有。

    究竟門外的人又去了那裡?難道和林小六有關係?現在只有林小六出現,難道一起墮崖的燕玉已經遭遇不測?

   「林...小六...你來得真是時候...」古中正總算勉強支撐住身體,用內力暫時壓制住毒性。

   「......」林小六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扶著古中正。

    要是林小六謬然接近的話,就會和地上的江天豪一樣,被咬破喉嚨吸食鮮血,不單喪命,連體內的三氣都會被奪取。現在大殿內,扣除不會插手的燕義外,就只有華望天一人可以應付。



    雖然如此,現在華望天就算想起身,但身體還未回過氣,連站起來也很吃力。

   "嗯...小六感覺有點不對。"燕義只是默默的望著林小六。

   「怎可能...婷婷姐他們呢...!?」唐彩玉跑出了大殿外,四周都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你將婷婷...她們怎樣了...?」華望天吃力道。

    林小六只是望著華望天,一樣沒有說話。



   「你來對了時候啊...林小六...」古中正慢慢將身體靠近林小六,在林小六不為意下,一口咬向喉嚨。

    就算是燕義,看見自己的養子快要死在眼前,也忍不住要動手。

    突然,林小六向燕義舉高了手掌,示意燕義不要過來。並用另一隻手緊緊的將古中正的頭按到自己的頸部,並不讓古中正的頭縮回去。

   「你叫華望天吧?趁現在,快點調息好體內的真氣!」林小六突然向著華望天大叫道。

   「哦...哦!」華望天並沒有追問林小六,就坐在地上運氣調息。



    古中正被林小六強按著頭部迫飲自己的血,古中正掙扎著,並一直揮舞手上的鐵鞭,重重打在林小六的背部。這時候,可以清楚看見從林小六的傷口流出來的,竟然是黑色的血液!

    林小六在破壞的衣服中,跌出了一個小小的藥瓶。

   「那一個藥瓶...難道那傢伙也中了三妹的毒!?」剛才唐彩玉從大殿外回來,看到林小六的情況,吃驚道。

   「林小六...你...!」古中正憤怒道。

   「哼...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親自下手...可是我傷得太重了...雙手的手骨已經在剛才一場兄妹的胡鬧中...亦被妹妹打碎了...光是要這樣按著你的頭...我都已經很辛苦了...但如果犧牲我一個人...就可以除掉你的話...也不錯啊...」林小六大笑道。

   「爹...這是我最後可以做的事情...你說我報復心太強...所以...我的仇恨...咳咳咳...之後就拜託了...」林小六轉望著燕義道。

   「喂...你...那個叫尹寶兒的...真是個聰明的...女孩...」林小六對著華望天說完了之後鬆開了按著古中正的手,倒在地上。

    一代大俠的養子,帶著滿身傷痕的身體,不昔犧牲生命,服用唐門的劇毒,並引誘古中正吸食自己的毒血。究竟林小六是為了報復燕義不教自己武功,而走錯了路導致向妹妹出手?還是說報復古中正利用自己?



    這一個問題就只有林小六自己才知道。

   「可惡...!咳咳咳!」古中正用力踢林小六的屍體。

   「...雖然中毒更深...但我可是奪取了林小六的內力...憑你們...這一些殘兵敗將...可以打嬴我嗎...?」古中正以內力壓制住毒性發作。

    林小六剛才為華望天爭取了歇息的時間,華望天已經可以站起身來。但動作比剛才遲鈍,果然只有一點點的時間還不夠嗎?可是,現在就只有華望天一個人能夠應付古中正。

    幸好,古中正的動作也慢了下來。畢竟要同時分配真氣壓制體內的毒性,是要分神了,恐怕就立即毒氣攻心,變成第三具屍體了。

   「...看你的動作...你還可以揮刀嗎...?」古中正強顏笑道。

   「我看你...根本就發不出力吧...」華望天回嘴道。



   「哼...看來我們下一次...就會有一個人要死了...」兩人同時嘆道。

    兩人慢慢的,一步一步行近對方。兩人的動作異常微小,似乎都是想盡量減少體力的消耗。

    古中正揮動鐵鞭,打中了華望天的腰部,華望天吐出了一口鮮血;華望天橫砍長刀,劃破了古中正的肩膀,古中正傷口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在兩人準備下一次交鋒時,古中正因為肩膀的傷口,突然的痛楚致使分神,一時壓制不了毒性,影響了動作慢了華望天一步。

    華望天往古中正頭上砍下去,但還是被古中正的鐵鞭擋下。這一擊使華望天失去了平衡,而古中正看準了這一個時候向華望天的要害反擊。

    就在快要打中華望天的時候,古中正突然停了下來。

    唐彩玉拾起了自己的小刀,插在古中正的臀部。臀部肌肉一痛一縮,比剛才華望天劃破的傷口還要痛。古中正轉身,一腳重重的踢在唐彩玉身上,唐彩玉痛得在地上捲成一團。

    看準機會,華望天再一次準備往古中正頭上砍下去,不過古中正和剛才一樣,已經架起鐵鞭。華望天想起了剛才要不是唐彩玉,可能就已經喪命,因此慢下了手腳來。



   「以氣御刀,沒有東西是斬不斷的。」突然燕義道。

    華望天聽了之後,用盡了最後的真氣,不帶任何一點猶豫,一刀砍在古中正的鐵鞭上。

   "噹!!"

第三十八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