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天。

我到了一間獨立屋,全間都是白色的。

這裡很隱敝,殺了人,恐怕一兩個月裡也難已發現。

獨立屋充滿了隔音設備,室內的人大開殺戒,外面的人大概也能靜心拼好一幅一萬片的拼圖。



我隨著老頭到了獨立屋的地下室,看得我在心中哇了一聲,真他媽的大,都能用來踢足球了。

看到這裡,我才真正相信這老頭不是單純的瘋子。

地下室的燈光很充足,沒有多餘的裝飾,整個地下室都是白色的,我像是到了精神時光屋。因為我這兩年都要在這裡接受訓練。

這裡分為幾個空間,沒有明顯的分隔,我只是靠所擺放的東西來作區分。一處放置槍械、武器、靶子以及各種不知名的東西,我稱為軍事區。軍事區旁有各種健身器械,我叫作健身室。一處放有投影器、白板、桌椅等東西,該是對我進行授課的地方,我稱為課室。課室旁放有滿書的書架,是個小型圖書館。

雖然覺得可怕,但看到眼前的設備,我還是禁不住感到興奮。對一個乖孩子來說,沒有甚麼能比黑暗、犯罪、神秘這些元素更有趣。



除了剛才所講的四處,就剩下我和老頭現在所處的一大片空間,和角落處的一間四方型建築。我指著那建築問:「那裡是甚麼?」

「你的套房。」老頭這樣說。

這樣啊,真感激你這麼照顧我的私隱權。

至於我們所處的地方,我也馬上得到了答案。

「訓練開始,實戰練習。」這裡是實戰區。



我脫下外套,問穿著西裝的他:「你不脫?」

他說:「打完再脫,省點時間。」

我嘿的一聲,用力踏出一步,猛撲向他,想著出其不意,把他撲倒,最好能就此將他殺掉。這裡可是個殺人藏屍的好地方。

就在快碰到他時,我突然頭部一麻,一陣天旋地轉,我甚至不知甚麼地方被擊中了,就這樣昏迷過去。

我被一陣涼水叫醒。

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他媽的,他幹掉我還真用不上三秒。我用兩年真的能打倒他嗎?

他冷眼看著我,手上正拿著一桶蒸餾水。我本對放在地下室入口那幾十桶蒸餾水感到疑惑,兩個人哪喝得了這麼多水,原來它們不只用來喝的。

它們佇立在那裡,好像在跟我說,做好不斷暈倒的心理準備。



我剛才會不會是大意了?我想到這一點。

我正當年少氣盛,雖然比較瘦弱,但不可能這麼容易被個老頭子打倒,這次要留心點。

我站起來,一陣眩暈,又跪了在地上。

「你意識恢復了,但腦部還未恢復過來。你就坐在地上聽我說話吧。基本上,你以後大部分時間都會在這裡過,每天二十個小時訓練,訓練除了基本的格鬥技巧、殺人技術、心理學知識、外語、情緒控制、體能訓練,還有各種令你生存下去的技倆。兩小時休息,分為六次睡眠,每次二十分鐘。兩小時自由時間,每次你要用的時候就向我示意,可並不能把一天的自由時間累積至第二天。大小便以及洗澡等瑣碎事也歸在自由時間裡面,你喜歡的話也能把它用來睡覺。」

我閉起眼睛問:「每天訓練二十個小時?!怎麼可能?」

他聲音毫無語氣變化:「特工不存在可能與不可能,有了目標只要去完成就好,不必有任何想法。如果不這樣做,你過一百年還是不能打贏我。你還有沒有問題?」

「過一百年你早死了,我還怎麼打贏你?」我這樣問。



半小時後,我又暈了三次。

不可能,我過一百年還是不可能打贏他。剛才的三次我都全神戒備,不去主動進攻,而是細心留神的觀察他的動作,每次看到他把手向我伸手,我便去擋,然後我的頭便貼在地上,相當莫名其妙。

他應該是地球上最強的老頭。

我不再企圖在兩年後打贏他,只能寄望找到機會向他偷襲,一槍打爆他的頭。

這次我醒了,他對我說:「你應該開始適應昏迷的感覺了。今次你醒來,是不是馬上就意識清醒,不像第一次醒來時朦朦朧朧?」

我站起來,不會再失平衡跌下了,於是我點點頭表示他說得對。

「習慣使意識保持清醒,這會救你一命。只是,先要令你變得不要這麼容易暈倒。只要暈倒短短五秒,那你有十條命也不夠死。現在就提升你的抗打能力。」

他一說完,我馬上做好防禦的姿勢,也就是發射十字死光的姿勢。在我認知中,提升抗打能力的意思就是不斷挨打。可是,他卻轉身往軍事區走去,我唯有裝作沒事發生過地跟在他身後。



走近了軍事區,我才發現這裡的槍和武器多得足夠組織一隊數百人的武鬥集團。

老頭指指一張類似椅子的東西,示意我坐下去。我搖搖頭。

正如我所說,這是一張類似椅子的東西,它並不是椅子,更像一種行刑工具,與貼切的形容是,這是張電椅。

我的頭搖得像吳立身,他卻視若無睹,一手抓著我的頭往椅子猛烈撞去。他媽的,我又他媽的昏過去了。

我一醒來,不顧得頭上的疼痛和灼熱的雙頰,手腳猛掙幾下,我又被挷住了。

唉,為甚麼要這樣對我?

「你放心,這不是你想像中的電椅,雖然它的確是張電椅。」老頭在發神經。



「操你媽!你明明就是個變態,還說甚麼禪偈!」我恚怒之極。

他不理我,自顧自道:「這部機器有四個用途。第一個是逼供及把人處死。」

「操,這就是我想像中的電椅啊,完完全全就是我想像中的電椅!」

「第一個用途我們今天不會用到。」他說。

「你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以後會用到嗎?甚麼時候,該不是明天吧!」

他又繼續說:「第二個用途是透過接駁在你身上的傳導器,去獨立刺激你的肌肉。再配合健身和格鬥訓練,你的肌肉會得到爆發性的力量,更有效掌控你的身體,並且能控制一些原本不能控制的肌肉。」

這番話倒有點根據,據說李小龍也利用電去刺激肌肉。

「第三個用途,是改造你的身體。人體本來就有電的流動,只是過於強大的電流會把人的皮膚燒焦,及使心臟停頓。但人體的適應力也很強,只要以人體能適應的電壓和電流
,慢慢去提升能承受的極限,將會得到一個能抵受強烈痛楚和種種逼供的強壯軀體。也就是說,長期處於瀕臨昏迷邊緣,久而久之,會養成一個極難暈倒的身體,你的抗打能力會飛速發展。而且,對於一個特工必備的堅定精神力,它很有效果。你準備好沒有?」

「未啊,你不要……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我被電得像在唱「拔萃有個大仆街」。

過了不知多久,他才把電停下了。我感覺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並且多處出現痙攣,感覺極為難受,而且精神完全集中不起來。

我好像只是喘了兩口氣,他又開始把電源啟動。

如此周而復始了不知多少次,每次我都極痛極痛,感覺快要昏過去,只想快點死了得到解脫,卻不單不能昏過去,連想咬舌也是不能。

過了好久好久,像過了十年一樣久,我才終於感到自己還活著。

「第四種用途,透過溫和微弱的電流,去把你的知覺和身體喚醒,並使你的腦袋變得活躍。」

他說完,身上彷似有人在替我按摩,間中會有輕微的刺痛感,但比起剛才的折磨,現時我簡直像置身天堂一樣。

過了好一會,這些感覺消失了,挷著我的皮帶都鬆開了。我把身上的傳導器一一拔除,站起身,感覺身體比坐上電椅前還輕鬆了一點。

我看著老頭,突然不知說甚麼好。

我恨得想殺死他,剝下他的皮,把他破壞得體無完膚,但我只是呆立當場,不知做甚麼才恰當。

他神情冷漠的轉身,說了聲,跟我來。

我看到他的背影,忽然明白我心中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

我竟然在覺得他可憐。

他要培養我成為他的接班人,所謂接班人,就是把自己經歷過的痛苦,傳授給弟子。

他也經歷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