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二十分鐘後,我重新出到外面——帶著我寶貴的空氣枕頭。

「有沒有東西吃?」我問一群MIB。

一個黑人走進屋子,向我遞上一隻獅子腿,生的。

我接過來,敲在他那不管用的腦袋。



好歹也幫阿拉特燒熟它啊。

算了,我自己來。

「你們平時是怎樣燒熟它的?」我總不相信他們徒手BBQ。

兩個反應快的MIB跑進屋子,拿出自制烤架。烤架用植物和石頭砌成,會把食物插起吊在半空,不帶旋轉功能,看上去受熱不太均勻。

要燒熟整隻獅子腿好像要很久。



我自己做一個吧。

我找了塊石頭,把它摔在地上,又用其他石頭把它敲敲打打,最後打造成一塊大概厚二點五釐米,長四十釐米,闊三十釐米的石頭。

又把一根木頭用石斧斬開,分為四份,俱大致十三釐米長。

一群MIB都用好奇的目光,看我在做甚麼。

我沒有理會他們,自顧自在地上生了個火,架起石頭,把它燒熱。



至於獅子肉這種食材,在我這麼多年的烹調生涯裡都沒有處理過——我想都沒有多少城市人處理過吧。

總之把它當牛肉處理吧。

我拔出屠龍刀,把獅子腿的皮剖開,一層連著脂肪的皮立時分離。我又逆著腿肉的肉紋切去,切成一塊塊厚兩釐米的獅子扒。獅子肉很結實,而且脂肪不多,看來口感不會很好。

越是差的食材,越要用心烹調!

「你們有沒有令肉變得好吃的東西?」我的意思是問他們有沒有調味料。

一個黑人點點頭,向屋裡跑去,我趁這空檔把脂肪放在石板上加熱。

滋——

香氣四溢。



我用刀子拖著脂肪在石板上遊走,石板立時變得亮晶晶的。

那個黑人回來,手拿兩個石盆,分別盛載著紫色和綠色的液體。

哇,他媽的像外星人的血——雖然我沒有見過外星人。

我估計應該是某些植物的汁液。

我用手指蘸了點嚐,紫色很鹹,綠色很甜,該是充當鹽和糖的作用,我姑且把它們叫作鹽及糖。

我把少許鹽盛在手上,均勻地抹在獅子扒,又抹了很微量的糖,便把獅子扒放在石板上。

滋——



香氣四溢。

怎麼我就只懂得香氣四溢?

一眾MIB都眼瞪瞪看著他們的阿拉特,如何巧手施展美味魔法。

我從容不迫地用刀子把獅子扒翻面,燒得金黃好看,令人食慾大盛。

又烤了兩分鐘,我用刀子插起一塊,放在鼻子前一嗅。

嗯,香氣四溢。

我掃視一眾垂涎三尺的MIB,張口往肉一咬。

哇,他媽的難吃。



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小塊肉撕開,放在嘴裡不停咀嚼,像在吃豐田的輪胎。

想像,靠想像,難吃的食物只要靠想像就能變得好吃!

我不是在吃豐田的輪胎,這不是豐田的輪胎,這不是豐田的輪胎。

終於在我努力下,豐田的輪胎變成了法拉利的輪胎。啊,原來是這樣,不管怎樣努力也好,輪胎就是輪胎嘛。

反正不好吃,我笑著揚手叫MIB過來一起吃。

十多個MIB爭先恐後的衝過來,直接用手拿肉,即時熱得「嗚哇」的脫手,於是幾塊肉就在天上飛翔,而一眾MIB就在下方撲肉。

正是:



剛要尋別的肉去,怱見前面一塊玉色獅子扒,大如團扇,一上一下迎風翩躚,十分有趣。黑人意欲撲了來咀嚼,遂向腰間取出套子來,向草地下來撲。

我看得心情大暢,我大笑幾聲,又把輪胎放入口。

原來只要心情好,就是輪胎也能當擦膠吃。

此時,只見一個MIB躍起,伸出血盆大口,一排利齒往空中的肉咬去,明明像條狗,但又瀟灑好看。

終於一個MIB撲肉成功,擺出防範架勢,口中發出低吟,向其他人作出警告。

他正要開吃,一個MIB如狼似虎的向他撲去,動作快捷,但撲肉得手的MIB又豈是易與之輩,只見他一手撐地,使出一個前空翻,避過攻勢。最精彩的還是他在空中輕鬆把一大塊肉咬下,用力咀嚼,表現出他靈敏的反應和非凡的咬噬力。

他剛下地,立時大叫:「好好吃啊!」

我不禁動容,虎目含淚。

這塊輪胎你也說好吃,平時你們都在吃屎嗎?

我十分感動,大叫一聲好,用心去吃輪胎。

其餘的肉亦相繼出現主人,爭不到的黑人一個個都垂頭喪氣,扁嘴欲哭。

放心,你們放心,阿拉特會令你們人人有肉吃!

我下定決心,在石板塗抹脂肪,又為肉扒調味。

一小時後,一眾MIB都邊吃著輪胎,邊激動地感謝阿拉特。我看到眼前的景況,亦是非常感動。

一眾攤在地上的MIB肚子發出驚天巨響,我知道,我的烤肉之旅又要開始了。
已有 0 人追稿